人性的真实,传统的回归1
高一 议论文 9211字 191人浏览 吉祥2108

人性的真实,传统的回归

--《草房子》中桑桑的人物形象特点

摘要:桑桑是《草房子》这部小说中最主要的人物。在曹文轩的笔下,他就像无处不在的空气,充盈着这部小说的始终。在五六十年代的那个特殊时期,物质生活的贫乏没有泯灭他的朝气和灵性,相反,这种生活却更凸显了他的人性的真实—一种毫无造作的真实;一种体现传统美德的真实;一种充满温暖阳光的真实。而这种真实,不单单是他一个人独有的品质,陆鹤、纸月、杜小康、白雀、细马、秦大奶奶、温幼菊等一个个鲜活的人物,或执着坚守,或温情娴静,或大善无疆、或爱如满月,而正是这个性迥异而又毫无违和的人物形象,恰似一幅幅拼图,将桑桑真实的人性构建的更加丰满,在桑桑的身上,我们真切的体味到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男孩的真实内心和闪光的品质,感受到作者通过桑桑这个人物,对充满人文色彩的“仁义礼智信”的传统美德的推崇和向往。 关键词: 人性 传统

桑桑是作者童年的映像,他的身上,折射着作者童年生活的回忆,铭刻着作者对人性美的不懈追求和对传统美德深刻的印记。正如曹文轩所说的那样:“桑桑具有至高无上的神性,他是落入凡间的精灵。”(1)从他的身上,我们不仅感受到童年的快乐,更感受到一种无邪的童真,尤为可贵的是桑桑身上最闪亮的品质—人性的美,更是在曹文轩如流水般的笔下汩汩流淌,从头至尾,没有一刻的停歇。而在作者充满梦幻般的诗意的文字中,更闪烁着一种浸润到骨子里的对中华传统美德的推崇。虽然,在曹文轩的笔下,没有那种刻意追求所谓的深刻,但却有中国文学那种闲适的雅致—尽管这种雅致带有那么一点点的酸楚、一点点的忧伤、一点点的沉重。正是这种雅致的文字很好的将自己民族的传统价值和传统的美德纤毫毕露的展现在我们面前,桑桑就是这个结合的中心,就像一幅幅唯美的水墨山水,将那个特殊年代的特殊风情展露在我们面前,无声的让你体会其中的意境。笔者尝试用两个部分来解读桑桑这个儿童人物形象,尝试走进这个充满浓浓中华人文色彩的画卷,领略桑桑真实的内心世界,品味这个让人不忍释卷的人物的魅力。

一、桑桑身上人性的真实

文学是人学,表现人性、人道、人权和人生,而人性则是文学创作的永恒主题,著名作家沈从文认为:“一部伟大作品,总是表现人性最真切的欲望。”(2)。而人性美,则是指人性中求真、向善、爱美的价值取向和体现。曹文轩笔下的桑桑,在物质贫乏的时代背景中,质朴、纯真、善良、单纯的品性夹杂着一点顽皮和不谙世事,甚至做出一些荒唐的恶作剧,却使这个人物的人性显现的更加真实。在曹文轩闲适的文笔中,桑桑的形象一点点的勾勒出来,活生生的站在我们的面前,里面有他的影子,也有你的影子,每个人都会在桑桑的身上找回属于自己的童年,咀嚼自己已经逝去的儿时岁月。

(一) 、充满灵性而又顽皮的天性

桑桑喜爱鸽子,为了让自己鸽子住上温暖而宽敞的“房子”,毫无顾忌的将自己家的橱柜改装成了“豪华”的鸽子窝,即便被母亲暴打也无怨无悔;因为羡慕大人们能用大网捕鱼,于是他自作主张的将自己家中的蚊帐改成渔网,即便他抓到了许多的鱼,却仍然被母亲惩罚不得使用蚊帐,饱尝被蚊虫叮咬之苦;为了验证冰棍为什么不化,他自己在夏日里穿上冬天衣服去晒太阳,出尽了洋相和风头。几个小小的情节片段,一个调皮、活泼,想象力丰富的小男孩形象跃然纸上。这些看似愚蠢、不经大脑的行为,却最容易在读者的心中引起共鸣,正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每个人都做过属于自己的调皮事一样,桑桑给了我们一个最好的代入感。闭上眼睛,一个精灵古怪、大胆莽撞的男孩子就活生生的站在我们的面前。曹文轩将自己的经历和艺术加工糅合在这个小男孩身上,在他的眼中,桑桑是他,他是桑桑,在我们的眼中,桑桑是我们,我们就是桑桑。

(二)勇敢而又细腻的内心

桑桑是勇敢的孩子,但却有着一颗细腻的内心。在本书中,在桑桑生活中出现频率蛮高的女孩纸月和他的交往的描写,把他的这个性格刻画的淋漓尽致。纸月这个从板仓小学转到油麻地小学的女孩,身上有着吸引人的性格,恬静娇美、温柔是她身上独有的特质,她的出现无疑为桑桑的生活增添了不一样的色彩。而作者笔下的女子除了明眸皓齿,身材纤细外就是单纯、不复杂,这一性格深得大众的喜爱。曹文轩曾说过:“我觉得无论什么时代中国10个男人中大概有9个会喜

欢含蓄、温柔的女人,1个喜欢热情、奔放的女人。她们都是千篇一律的善良,文弱,有才气、灵性。男人总是希望保护那些弱小的女人,表现自己的强大。”

(3)而桑桑的勇敢正是和纸月的柔弱相对应,桑桑的细腻和纸月的含蓄相呼应。这个女孩是和外婆一同出现在桑桑家的时候,桑桑冒失的出现在她们的面前却在彼此心中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再后来会有青涩的情感也就顺理成章了。而这种男孩女孩之间的懵懂的情谊都是在不经意的描写中得以体现,让人读之怦然心动。小说中有这么一段描写:桑桑到纸月上学的必经之路等她,结果发现板仓小学的恶霸“豁嘴大茶壶”刘一水和另外两个男孩在土路上拦截纸月欺负她。桑桑当时心里是很害怕的,但是为了保护纸月就算会被打个鼻青脸肿也在所不惜,面对那几个坏孩子,他采用大扔石头这招让她先逃了出去,紧接着自己也逃脱,虽然最终也受了点伤,但坏孩子们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在描写这一故事的时候,作者用了连续的动作描写、语言描写和心理描写将双方的对峙的情景描绘的让人身临其境。突出了桑桑的勇敢,对欺凌弱小的人的反击和对纸月的呵护。一直到全书的最后,桑桑和纸月之间的脉脉温情让人感喟不已。

三、坚强和奋发向上的品格

在苦难中坚强着寻求美追求美,并且在困境中发掘自身强大的力量,这是曹文轩贯穿始终的一条主线,将两者结合起来更加能展现作者丰富的内心世界,作者把苦难美写得活了起来,不再是人们想象的那种难以接受,他利用人道主义的怜悯情怀对世间及身边发生的一切苦难和悲剧痛惜着、感伤着、心疼着、关怀着。这种来自内心深处的伟大的爱是深沉的,也正是这种深沉才能直白的勇于面对苦难。在苦难中的油麻地却拥有着一张张充满阳光内心强大的笑脸,不论贫穷还是痛苦,这些孩子都会坚强乐观的去面对,这些也是作者寻求及想要保留的那些童真了。在作者的妙笔下,疾病也体现了一种美,古有林黛玉的病如西子胜三分,今有桑桑的病如天使温暖人。没有悲痛的离别,有的只是坚强和希望。当桑桑生病的时候除了桑桑陪伴他去求医外还有他最喜欢的女老师温幼菊替他煎药,在那让人头脑清醒的药香缭绕下,低矮的药寮里弱不禁风的温幼菊和身患重病的桑桑聊天并一起看着药,她神情淡然、语调温柔,一句外婆的“别怕”,让桑桑的内心世界变得越来越强大。她为桑桑唱得儿歌“咿呀„呀”,哀伤却又刚强,柔软却又沉重,简单的曲调却道尽生命的沧桑。在这之后,曾对苦药排斥的桑桑不再

任性的不喝,而是每当喝药之际耳边就会响起温幼菊常唱的歌和那句“别怕”,至此喝药在这个小孩子眼中竟成为了一件悲壮且优美的事情。这是桑桑在病时最大的收获,可谓一生受益。他拥有了同龄人不曾有的淡定和从容,拥有了看淡生死的豁达,拥有了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动力。当他配合家人及老师的治疗下成功的恢复了健康时,他同父亲去野地里放枪,抓起那烫手猎枪高高的对天空放七枪后大哭,这集聚力量的一系列动作定格在读者的心中,让我们感受到作者对生命的尊重,对生活的向往。

(四)、善良和博爱的胸怀。

桑桑是善良的。这种善良出于本心,行于自然,毫无造作。桑桑是博爱的,不论是自己的竞争对手还是天空中飞翔的鸽子和田野中游荡的牛羊。只要是生命,桑桑都给与他们尊重,给与自己能够付得起的关怀。桑桑妈妈的一句“长大后是个烂好人”的结论就足以说明这一切。为了给鸽子找个好住处,就把家里用的碗柜改制成一所鸽舍,甚至“觉得自己为鸽子做了一件大好事,心里觉得很高尚,自己被自己感动了”,虽然为此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顿揍;在刚到油麻地小学的时候,他心无挂碍的叫被很多人讨厌的秦大奶奶“奶奶”,一句奶奶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于是桑桑成了唯一敢和秦大奶奶往来的人,虽然被父亲称为“没有是非观念”也义无反顾的照顾她,陪伴她,在她死后,桑桑按照当地的风俗,为秦大奶奶送上他的一綹头发;当细马在生活的困顿中,是桑桑陪伴着细马走出了自己心灵的阴影;当杜小康决意要自己创业改变自己生活的时候,他义无反顾的卖掉了自己心爱的鸽子,为曾经的竞争对手筹集创业的资金。在桑桑的眼中,没有泾渭分明的好坏,只有做事对错之分。但不管对错,桑桑都是用自己的真诚的善良去对待周围的人,而这种质朴的善良正是桑桑最大的闪光点,也正是这种发自内心的善,和他博大的胸怀,才让他成为一个内心强大的人,真爱无敌,大爱无疆,一个幼小却高大的桑桑寄托了曹文轩的希望和梦想,也正是他,才给我们一个不同于其他文学作品的桑桑,独一无二的桑桑。

二、桑桑的形象和传统美德的契合(桑桑作为现代人,跟过去传统儿童或是古代文童文学中的主人公对性)

《草房子》之所以畅销至今,影响巨大,不仅仅是因为曹文轩的文笔,而是他对生活的一种真诚的体悟。这种体悟的表象是作者用如诗的语言描述了一个个催人泪下的故事,骨子里却是曹文轩的那种对中华传统文化和美德的推崇和向往。作者设定的背景年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在一个动荡的时代背景下,一块安贫乐道的油麻地,一间与世无争的“草房子”,一群闪烁着人性美的孩子,这正是作者浸润在灵魂里的中国文人的理想世界。而桑桑这个人物形象,与其说是作者对自身的代入,还不如讲是作者对传统美德的一种映射,对当下物欲横流的世界的一种变相的批判。读这本书,不仅让我们的心灵得到净化,更让我们明白了什么是当代中国应当坚守的道德底线。

众所周知,“仁义礼智信”是中国古代儒家归纳的五个最基本的伦理道德范畴,儒家称之为“五常”,时至今天,“五常”仍然具有永恒的、普泛的意义和价值。这是因为:一方面,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仁义礼智信”的具体内涵中已积淀了中华民族许多优良道德传统,具有普遍意义,其中不少内容,早已被公认为人类普遍的道德准则;另一方面,“仁义礼智信”的表述,作为概括和抽象的道德范畴形式,也是中国传统文化一份极其珍贵的遗产,可以说是中华民族传统伦理道德的“品牌”。几千年来,每个中国人都是接受的这种教育,在中国人的内心,这些传统的美德就像我们的黑头发黄皮肤,是一种独特的、无法泯灭的标示,流淌在血液里,烙印在骨头里。曹文轩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文人,他的《草房子》中桑桑的形象就具备着这些普遍意义的传统美德,甚至可以说桑桑的形象背后,是曹文轩作为对传统儒家思想进行现代转换的一种尝试,更是他对中国传统美德一种提炼,一种寄托,从桑桑的身上,我们清晰的看到中国传统美德在新的时代中无可替代的地位和强大的力量。

(一)、桑桑身上体现的“仁”。

“仁”的基本含义就是孔子所说的“爱人”,孟子所说的“恻隐之心”、“不忍之心”,是人类最基本的精神家园。桑桑的形象是对“仁”的最好的诠释。他可以为了鸽子毁掉自家的橱柜,也可以为了霜地里秦大奶奶的安危而陪她到天明;他可以陪着细马冒着严寒去刨柳树须,满手是血也在所不惜,也可以为了杜小康改变生活,宁愿卖掉自己心爱的鸽子。这些描写,正是体现了人与人之间应该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忠恕”态度友好相待,以“己欲立而立人,己

欲达而达人”的态度互相帮助的“仁”。曹文轩通过桑桑这个人物身上人性与人道精神的具体体现,阐述了“仁”在现实世界的普遍意义,也体现了对现有的价值观的反思。

小说中的桑桑的“仁”也是不断发展的。一开始桑桑的“仁”是一种自身品质的自然体现,是被动的,偶尔闪光的特质;而到了小说的最后部分,当桑桑饱受病痛折磨,在父亲、最喜欢的温幼菊老师和充满温情的同学的关爱中,他的“仁”因为他人的“仁”的互动而得到了升华,肉体的痛苦让他感受到了生命的深刻,面对着死亡,他的精神世界如凤凰涅槃,最终绽放出“仁”的光辉。书中是这样写道:“桑桑对谁都比以往任何时候显得更加善良,他每做一件事,哪怕是帮助别人从地上捡起一块橡皮,心里都为自己而感动。桑桑愿意为人做任何一件事情:帮细马看羊,端上一碗水送给一个饥渴的过路人---他甚至愿意为羊,为牛,为鸽子,为麻雀们做任何一件事情”。在这里,桑桑的仁爱精神已经不止于对自己同类的爱,已经推广到对自然界一切生灵和万物的爱。这正是孟子所说的“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的最高境界,也是中国人所推崇的“仁”的极致,更是曹文轩对传统美德中“仁”最终理想化的状态。

(二)、桑桑身上体现的“义”

《孟子·离娄下》:“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4)。每个人都有自己坚守的道德原则和底线,这正是“义”所存在价值。在桑桑身上,义有着多种的表现形式。他可以为了纸月不受刘一水的欺辱大打出手,是为了维护保护弱者的公义;他为了帮助杜小康改变生活而卖掉自己的鸽子,是为了帮助朋友生存的情义;他可以为杜小康隐瞒偷书的事实,是为了维护朋友尊严的私义;他也有为秦大奶奶滚苗圃而不告诉当校长的父亲,是为了怜悯老人的小义。而正是这种种“义”的表现,才赋予了桑桑这个人物完美的人性。在桑桑身上所体现的这些义的表现,有的是被人类普遍认为是“适宜”的道德原则,就是“天下之公义”,譬如维护弱者,帮助别人;也有出于违背原则,但不违反道德的私义,譬如隐瞒偷书的行为。而这些行为,却非常契合“惟义所在”的主旨,毫不脱离生活,这正是我们对曹文轩塑造的桑桑喜欢的原因之一。

在曹文轩的笔下,也有对桑桑坚守“义”的困惑。当他忍受不住偷看白雀写给将一轮的信的诱惑时,实际上也是在拷问自己的道德底线,书中用隐喻的手法

用一只鸟作为良知的守护者,当桑桑最终冲破道德底线后,他没有感受到任何成就感,相反他却遭受到了良心的折磨,在“义”和“利”的选择上,最终桑桑选择了良知,并为此做出了自己力所能及的弥补。他的弥补虽然没有改变将一轮和白雀的命运,但是桑桑却给我们很好的上了一课。当我们面对诱惑时,我们是否能够做到坚守我们的原则和道德,在“义”“利”之间做出自己的选择呢?曹文轩通过桑桑这个人物形象,很好的对我们自己的行为进行了一次灵魂的拷问,深刻而又睿智。

(三)、桑桑身上体现的“礼”

“礼”的内容十分庞杂,抛却儒家所讲述的礼的外在形式,作为伦理道德的“礼”的具体内容,包括孝、慈、恭、顺、敬、和、仁、义等等,都是这个社会道德文明程度的直观表征;对个人而言,礼则是其道德素质和教养程度的外在标志。而曹文轩笔下的桑桑,虽然顽皮但不野蛮,好动而有节制,“礼”在他身上有着别样的体现。当他恶作剧的戏弄陆鹤后,能够在当晚跑去当面道歉;遇见纸月后,把自己打扮的干干净净;第一次遇见人见人厌的秦大奶奶时,不像其他人那样喊“老太婆”,而是发自内心的喊“奶奶”;在桑桑要离开生活了六年的油麻地时候,他向所有的老师、朋友告别,甚至没有忘记已经长眠的秦大奶奶。在曹文轩的描述中,桑桑是一个心灵纯净的孩子,没有机心、没有功利,在生活中恪守着“礼”的准则,虽然物质生活十分贫乏,但温润如玉,谦和随性,也正是这样的桑桑,有缺陷但不失礼的桑桑才是真实的桑桑。

作者在书中有这样一个细节描写,当秦大奶奶去世后,面对着这样一个孤老太婆,桑桑在两根蜡烛的陪伴下为她守灵,在入殓的时候按照古礼为她送上自己的一缕头发。这些都是传统的大礼,这些礼仪看起来是那样的古板,甚至是让人难以接受,但桑桑却毫无造作的恪守着古礼,这份古礼看似近乎于宗教仪式,但却体现了桑桑对生命的尊重。曹文轩通过这样一个情节描写,既是对中国传统美德的一种表述,更是通过桑桑这个小说人物表达了对维系道德的“礼”的理解:桑桑既然能够对待一个毫无血缘的故去的老人给予足够的尊重,那么对待自己的家人、同学、同事、邻居和师长又会差到哪里呢?我觉得这才是曹文轩对桑桑守“礼”的描写的初衷。

(四)、桑桑身上体现的“智”

首先把“智”视为道德规范、道德品质或道德情操来使用的,是孔子。他把“智”与“仁”、“勇”两个道德规范并举,定位为君子之道,即所谓“知(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智”和“仁”是相辅相成的,而“智”和“勇”相结合,才是人们所推崇的“君子”。曹文轩笔下的桑桑,即有浓郁的悲悯人文色彩的“智”和“仁”,也不乏“勇” 的体现。为了认知冰棍捂在棉被里不化的原理,桑桑可以在炎炎夏日礼穿上冬装戴上棉帽来探索其中的道理,尽管行为幼稚可笑,但不能否认桑桑崇尚知识、追求真理的精神,也不能否认他为探索真理而做出的勇敢举动;为了完成给白雀送信的目的,他用尽心机将白三从屋里骗开,充分的体现了自己的智勇双全的一面;最重要的一点,桑桑对知识的渴求和重视,在他生病的时候,他还是断断续续的继续上课,毫无自暴自弃的样子,始终保持着好学求知的自觉,与其说桑桑是为了求知,还不如说他是与命运的抗争。

在曹文轩的笔下,桑桑不仅是一个儿童形象,更是一个不向命运屈服、敢于与命运抗争的智者人物,在桑桑的身上,积淀着太多中国传统的君子形象的印记,也承载着作者对心目中君子的向往和寄托。

(五)、桑桑身上体现的“信”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信”,即诚信。儒家把诚信作为人的基本道德。《中庸》认为“诚”是“天之道”,“诚之”是“人之道”。这等于是把“诚”作为至高无上的价值源头来看待。“信”的道德要求,内涵很丰富,包括说话算数,言行如一;尊重事实,反映真相;信守承诺,忠于职守;勇于承担责任,认真履行义务等等,无疑,桑桑就是一个契合“信”传统美德的人物,尽管他是个孩子,但是在小说中他的“信”得到了完美的体现。为了帮助蒋一轮老师给白雀送信,他风雨无阻,甚至为了他们约会,自己一个人等在夜色中的小船上,白雀和蒋一轮都给与了桑桑无比的信任,而桑桑也确实没有辜负他们的信任,始终为他们保守着秘密;在他禁不住探索蒋一轮和白雀之间的秘密而将他们的信件毁掉后,他没有隐瞒事实,而是主动的向蒋一轮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和过失,并主动的去弥补自己的过错;在病重的时候,为了安慰妹妹而做出一个美丽的谎言,更为了自己的一个承诺,他拖着病躯,背着妹妹柳柳去看县城,尽管家人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筋疲力尽。从桑桑的身

上,我们看到了一种在现代社会已经稀缺的资源-诚信,更难为可贵的是这种“信”在《草房子》一书中,在多个人物的身上得以体现,杜小康第一次养鸭失败后给桑桑送来的几枚双黄鸭蛋;细马在陌生和充满歧视的环境中决意离开后的回归和为继母承诺的红砖房,都是这种传统美德的闪亮。与其说桑桑是“信”这种美德的集中,还不如说桑桑是油麻地这片净土中“信” 的代表。

“一个民族的文学和艺术,哪怕是在极端强调所谓现实主义时,是不是还要为这个民族保留一份最起码的体面呢?”(5)这其实是曹文轩对文学的根本认识。只有植根于民族文化的沃土中,文学作品才有生命力,只有吸收中国文化的营养,文学作品才会不朽,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曹文轩《草房子》的创作,真切的体现了这一点。他没有刻意去剖视那段特殊历史留在中国人心灵上的印记,而是从人性的真实入手,将一个民族最弥足珍贵的东西—“仁”表现的淋漓尽致。无论是桑桑、纸月、陆鹤,还是秦大奶奶、蒋一轮、白雀、温幼菊,每一个人都有其人性的闪光点,每一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现实或者过去的影子,他们就是我们,我们就是他们,他塑造的每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说形象,都是跌落人间的精灵,读书的过程,就是和他们同生活共呼吸的过程,我想这也许是《草房子》畅销不衰的根源吧。

“就中国而言,他在谈论一首诗、一篇文章或一部小说时,用的是另样的标准、另样的范畴:雅、雅兴、趣、雅趣、情、情趣、性情、智慧、境界、意境、格、格调、滋味、妙、微妙----”。(6)《草房子》的创作,曹文轩就忠实的体现了这一点。他用中国人能够体会的传统水墨画的方式展现了一群中国普通孩子的生活,用诗一般的语言和已经将中国社会所推崇的传统美德蕴含在其中。在小说中,苦难是一种另类的美,苦难是一种人生的磨砺,苦难是寻“道”的过程。而这种“道”,就是中国人眼中的“君子之道”,以“仁”为核心的“仁义礼智信”的君子之道。桑桑的形象,无疑就是作者将自己思想深处对传统美德颂扬的代入,对今天的孩子们来讲,桑桑所代表的传统美德更加具有现实意义。

“在当下文学创作或耽于叙述游戏,或认同庸常人生而放弃美感之际,以古典的梦境般‘温馨与温暖’关怀现代人的精神世界,创造了一种既注重审

美情感,又不薄思想,既注重形而上而又不轻慢形而下的‘新古典主义’形态的文学,其独特意义是新世纪完成文学创作美与真的重构,为中国本土文学在全球的文化浪潮中寻求一条个性化发展的道路”。(7)曹文轩笔下的桑桑的形象正是思想上厚重、人性上真实、意境上丰满的结合,在他身上拥有的“是千古不变的道义的力量、情感的力量、智慧的力量和美的力量”,“这些力量会冲决时代的、阶层的、集团的、城市与乡村的藩篱,我们的文字只有交给这些力量,才有存在的理由,也才有可能熠熠生辉,光彩照人”(8),也正是这些,才奠定了《草房子》经典品质,也使桑桑成为中国儿童文学中一个经典的形象。

请逐一为文中引文加上引注,

论文格式基本不对,请多看看别人的!

参考文献:1、曹文轩. 混乱时代的文学选择[C] // 曹文轩. 曹文轩自选集. 武汉: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06:

2、沈从文. 沈从文全集[M].太原:北岳文艺出版社,2002.

3. 曹文轩.草房子(曹文轩文集):外国文学,2011-10-1:17-18

4、张奇伟《仁义礼智四位一体——论孟子伦理哲学思想》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1年第3期

5、《草房子》序. 曹文轩-北京:天天出版社.2011.10 6、 《草房子》序. 曹文轩-北京:天天出版社.2011.10

7. 尹凡.新古典主义之勃兴,———兼论曹文轩的小说创作[J].当代文坛 2001(6).

8、曹文轩、《文学是不死的》(代跋二),《草房子》. 曹文轩-北京:天天出版社.2011.10

1

2

4. 《草房子》 .新华网[引用日期2015-07-25] 3 4. 许军娥. 对美的厚实追求:《草房子》[J]. 理论月刊, 2008, (10): 149-152.

4

5. 曹文轩. 草房子[M].北京:作家出版社,2003. 5 6. 曹文轩.曹文轩儿童文学论集[C].北京,:21 世纪出版社,1998.

6

8. 迄今为止最美的曹文轩《草房子》 .中国日报网.2015-08-01[引用日期2015-11-17] 7 9. 曹文轩:《丁丁当当》的到来与我的文学观 .中国社会科学网.2015年11月03日[引用日

期2015-11-18]

10 朱海林《先秦儒家智德观及其现代启示》华北电力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2期 ∙ 11、. 胡启勇《先秦儒家“智”德思想述略》兰州学刊2006年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