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香中的父爱
初三 散文 878字 77人浏览 天天有喜136479

五月的熏风一日日地吹,田野里的麦子黄了,麦黄杏熟,我仿佛闻到了老家院子里杏子的香味。父亲打了两次电话,说老家院子里的贵妃杏熟了,让我和儿子回去一趟。我本来希望儿子和我一起回去,儿子抱怨说,现在城里到处都有卖杏的,大老远的,取什么杏我责备了儿子几句,儿子一脸的不服气。周日早上,我一个人回了老家。

父亲早早地等在门口,见到我,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问过父母的身体,叙完家常,我来到后院,五年前父亲栽的那株杏树,已是枝繁叶茂,挂果两年了。贵妃杏属早熟品种,个大肉厚核小,每年的5月20号左右,黄澄澄的杏子就熟透了,院子里弥漫着杏子甜甜的香味。

父亲有高血压病,一个月前,又得了脑梗塞,手麻腿软,行走无力,在城里住了二十多天院,身体刚刚恢复。听说我回来,不顾母亲的劝阻,踩着凳子,攀上跳下,摘了满满一篮子杏。我瞥见父亲的上衣袖口有片血迹,忙问怎么回事,父亲笑笑说没啥。母亲说,你爸为了摘树梢上几个大杏子,胳膊被枝条划破了,流了不少血。我要看父亲的伤口,父亲不让,我坚持要看,父亲嗔怪地说,“你这娃子,有啥看的?不就是擦破点皮,都好了。”在我的强求下,父亲很不情愿地解开袖口,露出黑红色的胳膊,一道两、三寸长的划伤呈现在我的面前,“爸,你……”,抚着父亲的伤口,我的鼻子一酸,有两颗泪珠掉了下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母亲告诉我,自栽下这棵杏树,父亲就像添了个宝贝似的,精心伺弄。冬天下了雪后,把院子里的积雪一锨一锨铲净,全部堆在树根,说雪水养树。春风一吹,杏树开花了,一片粉白,满院飘香,父亲搬个小板凳,坐在树下,像个小孩似的,一朵一朵数,边数边笑。今年杏花开时,遇到了“倒春寒”,杏花一朵朵掉落,父亲愁得晚上觉都睡不好。杏子挂果了,父亲又是施肥,又是浇水,杏子一天一天长,父亲一天一天笑。杏子快熟时,常常有麻雀来啄果子,父亲就坐在树旁,见到麻雀飞来,就举起手中的木棍赶,一点也不嫌麻烦。在父亲的精心呵护下,才有了这香喷喷的贵妃杏。

“华,吃杏呀,”父亲递给我一个杏。

我感觉到了父亲慈爱的目光,接过那个杏,轻轻剥开,咬了一口,又香又甜,就像父亲的爱,甜蜜而温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