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月考作文
初一 记叙文 2635字 988人浏览 勤奋的海英

夕阳的余晖透过轻薄的纱帘投射进来, 木桌子上不平的痕迹仿佛沐浴在其中. 我静静地捧着书津津有味地读着. 抬头环视周围, 图书馆里的其他人也在低着头沉醉在知识的海洋中. “啪、啪啪……” 如雷雨般的声音扰乱了这片宁静. 被惊扰的我不耐烦地回头一看,E 号书架的一排书打落在布满灰尘的水泥地上.“哎呀, 是谁那么缺德啊, 把书撞跌也不收拾一下.”中年的图书管理员从柜台里站起来, 看着那凌乱的书埋怨起来. 而撞书的年轻人则快步离开. 大约过了一分钟, 周围的人一如既往地安静地看书. 我的心开始不安. 这时我听见轻轻的整理书本的声音. 一看--一位穿着厚棉衣, 背着沉甸甸的书包的小男孩背对着我, 收拾着地上的图书. 我正打算走过去, 此时小男孩转过身子, 继续拾着. 我惊奇地发现, 他的右手打着石膏, 被一条系在脖子上的绷带牵引着, 小男孩用他的左手笨拙地一本一本把书叠放好, 小步地从书架一端挪向另一端. 他吃力地用稚嫩的小手两三本地把书放回书架, 再跑回拾起最后一本书, 拍拍封面的尘, 然后把书小心翼翼地放进书架. 他轻轻地擦擦小手, 把掉落的书包带重新拨上瘦小的肩膀就转身离开. 图书管理员冲小男孩笑着走到他旁边, 轻声说:“谢谢你啊, 孩子.”

“不客气”.小男孩走出了门口.

我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暖潮……

我想, 这应该是感动吧!

童年趣事

五六岁的时候, 我就被亲戚朋友冠以“十万个为什么”的称号. 我“十万个为什么”的称号的得来, 就是因为我有太多“为什么”要问, 却老是找不到答案而得来的. 因为这样也引出了许多笑话, 现在想起来也会忍俊不禁.

在我七八岁时, 我突然有个想法:“人在火车上, 人站在车上的一个点. 若人跳起来, 只是在原点跳, 但车在向前运动, 那人就会撞到车后了吧?”我为有了这样一个伟大的猜想而兴奋. 为了验证这一个猜想, 我查了不少书籍, 但书上没有人说到这个问题;问妈妈, 她认为不是什么问题, 不以理睬;问爸爸, 爸爸好像很是正经的思考, 好像是说有点道理, 但终究没给我答案. 我愣是等了半年. 终于. 一次旅游去长沙, 我们要坐火车去, 兴奋不已. 忙放下行李, 走到少人的地方, 准备起跳. 但我突然想到:“火车时速是多少公里? 我这么一跳会不会粉身碎骨的?”然后蹬蹬的跑回去, 问爸爸火车的时速, 爸爸说:“火车以超过200km/h的速度奔驰.”说完还摸摸我的脑瓜, 我心里有点紧张:“若我的猜想是正确的, 我一跳不就„壮烈‟了吗?”在犹豫不决中, 我想到了一句名言:为探求真理而不惜任何代价! 我咬了咬牙, 俨然像一个视死如归的英雄, 闭上了眼, 奋力一跳, 只听见风在耳边在“呼呼”大作……一定要在史书里记下我的名字啊!

诶? 四面静静的, 只有火车的“隆隆”的声音, 我脚感觉上还是踏踏实实踏在地板上, 我睁开眼, 发现我毫发无损, 并且还在原地. 那骇人的风声只不过是风吹窗户发出的声音罢了. 我又怀疑的跳了几次, 还是一样. 远处有几位大姐姐在偷笑, 难道我的猜想是错的? 虽然有点为自己“重获新生”而暗喜, 但更多的是为自己为自己伟大猜想破灭而懊悔. 但又是为什么呢? 最终, 我不得不求助于旁边早就摆出智者模样的爸爸. 爸爸这时才神气活现的说:“其实人在车上, 被车带动着走. 人在跳时, 依然有一个200km/h的惯性, 所以相对地面来说你已经在动了, 但相对车来说是静止的, 所以说不会飞走.”听完后, 我恍然大悟.

一直到现在, 我还有许多莫名其妙的问题, 也经常为这些问题兴奋不已.

我和我爸爸

父亲是个军人, 尽管已经退伍, 但仍保留了军人那种独有的黑脸庞, 宽大的手掌, 结实的臂膀, 还有爽朗的笑声. 从他一手把我抱过头顶的那一刻起, 他在我心中晋级为“神”,我的童年, 装满对他的崇拜.

可当父亲的头发开始变白时, 我却快乐不起来--父亲下岗了. 那时他颓废了很多, 家里少了他的爽朗笑声, 显得死气沉沉. 看着他下巴的胡渣, 他在我心中的形象开始沦落了. 那时我12岁, 处在叛逆期. 我看他的眼神少了崇拜, 却多了一些不屑, 有时甚至和他闹别扭, 他什么也没说, 只是本来空洞的眼神, 更多了一许悲哀.

他为了创业, 向别人借了许多钱, 甚至把房子也抵押出去, 那段日子可以说是惊天动地, 他每天早出晚归, 我也不甚在意. 知道那一天, 他破天荒地去接我上学, 开着那辆刚从二手市场买回来的小汽车, 带着极大的噪音. 打开锈迹斑斑的车门, 我仿佛感受到背后讽刺的目光. 那天天气很冷, 车里的暖气坏了, 冷极了. 外面下着蒙蒙细雨, 偶尔几丝雨水打在我的脸上, 凉丝丝的, 如我的心一般. 无奈老师布置要复印作业, 车刚在复印店前停下, 我本想出去, 父亲已一把把作业抢过去, 转身开门, 消失在漫漫细雨中. 他的动作干净利索, 并没有碰我手中的伞, 却细心的关上门窗, 把风雨隔绝在外.

他回来时, 雨水已经打湿了他的发他的衣, 水珠吊在他的短发上, 顺着脸留下, 勾勒出他年轻时的意气风发. 他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车里, 动作很大, 真的车窗叮当响. 他喘息着, 脸上有不自然的潮红, 我盯着他眼角的皱纹, 雪白的头发, 他, 终究还是老了.

只见他小心翼翼地擦干手, 才从那件褪色的旧外套里, 很宝贝地拿出了我的作业本和复印件. 他的外套湿透了, 可我的作业却完好如初, 我把作业拿在手里, 却仿佛拿着烫手的山芋, 上面似乎还残留着他的体温. 父亲没有说话, 沉默地开着车. 车外风景倒退, 恍惚间, 我仿佛看见他在雨中, 一手护着女儿的作业, 一手挡雨在马路上行走的身影. 他瘦了, 却依然硬朗, 他的眼里没有彷徨, 只有对女儿炽热的爱. 突然觉得手中的作业沉甸甸的, 就像父亲对我的爱. 那一晚, 我释怀了, 因为他认真的表情狠狠地震撼了我.

父亲的事业好转了, 债也还清了, 家里雨过天晴, 他的笑声如初. 逛街时, 习惯性去拉父亲的手, 却发现父亲的手不再光滑, 手指在上面滑过, 那种粗糙的触感, 一点一点, 传到心底时, 却化成无比尖锐的痛. 不由得, 双眸湿润.

灯光下, 父亲原本健壮的身躯已有些矮小, 有神的眼睛有了些干枯, 可他那布满老茧的树皮般的手, 却捧着对我绵绵不断的爱!

父亲是山--一座能为儿女遮风挡雨, 顶天立地的大山, 于无言中坚定, 执着地守望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