鳄鱼的眼泪作文
初一 议论文 2335字 258人浏览 了了东篱

对于铜川陈家山煤矿的166名矿工的家庭来说,11月28日绝对是一个悲惨到了痛不欲生的日子。只因井下瓦斯爆炸,这166名矿工的生命瞬间即逝。

据说,这166名矿工本来是可以不死的。因为在22号的时候,该矿井下部分工作面就发生火灾,虽经灭火队及时扑救,至事发前一日,井下仍有残存明火。事发当日,有经验丰富的工人曾以此为由拒绝下井,可最终还是慑于矿领导的胁迫,导致166名矿工纷纷奔向了不归路。

一时间,铜川陈家山煤矿的上空就弥漫起了男女老幼呼天抢地的悲泣,且这悲泣还像长了翅膀似的通过各种媒体飞往世界的各个角落,啄食人们的心脏。

于是,菩萨心肠的人捶胸顿足一起悲泣的同时稀里糊涂地捐款捐物;正气凛然的人则怒发冲冠犀利之语直指有关领导,说此次灾难纯属人祸,狗日的矿领导不亚于道貌岸然的食人兽,166名矿工的生命就是被他们吞食掉的。并强烈反对神秘人物趁机发起的所谓向罹难者捐款捐物的爱心倡议。更有义愤填膺者振振有词,说既然是人祸,那就应该冤有头,债有主,不看到那事故直接责任人倾家荡产、锒铛入狱,这世间喧嚣的民愤就永无平息之日。 然而,不管你是哪一种人,也不管你都做了些什么,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是铜川陈家山煤矿在11月28日这天发生了瓦斯爆炸,有166名矿工因此离开了这个世界。

还有一个事实也是无法改变的,那就是11月28日离我们已越来越远,166名矿工家人心头的悲痛也在越来越淡。

的确是过去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这样告诉自己,却不知为何那166名矿工的身影在眼前反而越发清晰起来。 我仿佛看到他们雄纠纠气昂昂很英雄的样子,就在死亡降临的一刹那,他们纷纷振臂高呼:为人民利益而死,死得光荣,死得伟大。中国共产党万岁。

若真如此,这166名矿工似应被追认为中共党员及烈士的。而事实上,他们终结的生命已神秘地化作了家人手中用于乞讨的脏兮兮的破碗。也许这才是他们生命的本质意义所在。

我的心一直静如止水,只是有各种异样的感觉纷至沓来,使繁乱的思绪里积聚起几分挥之不去的沉重。

说句心里话,我仿佛看到的情景只是一种虚幻意义上的美好愿望,实际上,这166名矿工的死是毫无意义的。哪怕他们真的在死前高呼了那些个充满意义的口号。

作为一个高瓦斯煤矿的工人,不可能不知道井下有明火意味着什么。而一但发生瓦斯爆炸,对于井下的人来说又意味着什么,他们更应该比谁都清楚。

然而,这166名矿工还是去了井下,结果等于去了地狱。因此,说他们视自己的生命如儿戏甚或纯粹找死或者死有余辜都不算为过。

常听到犯了错误的学生在接受老师的批评时这样狡辩:是谁谁谁让我干的。 此时的老师往往会怒斥:你自己没脑子?他让你吃屎你也吃?

如果这166名矿工在天有灵,我真相问问他们:明知下去会死,为什么还要下?不错,领导是发话了,不下去就处罚你们,可你们怎么就想不到,此时的领导早已是把你们当成了某种意义上的畜牲。难道你们自己真的没脑子?领导让你们吃屎你们也吃?

似乎已不需要答案,166名矿工已用实际行动将答案清清楚楚地写在了我的眼前。我不能不认为,他们似乎的确是可以吃屎的。

如此看来,赔他们8万似显多了。因为其生命的灭失是有其自己找死的成份的,他们应该负主要责任。

这与几天前发生的空难相比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人家一条命只所以值40余万,主要是因为人家的死纯粹是意外事故所致,毫无自己找死的成份。

所以我认为,陈家山煤矿依据上级以及国家的各种各样的政策条例制定出的赔付方

案是无懈可击的、合情合理的。不过百余个脑子进水的草民,死就死了,何足挂齿。

可是,在例行的铜川陈家山煤矿“11.28”特大瓦斯爆炸事故新闻发布会上,陕西省煤炭工业局局长、“11.28”事故抢险指挥中心新闻发言人霍世昌,讲到动情处一度抽泣、哽咽长达3分钟。这是从何说起?

据说,霍世昌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12月2日到3日的抢险救灾情况时,讲到了事故善后处理过程中多数遇难者家属,在失去亲人的巨大悲痛下,却依然能以大局为重,积极配合善后处理工作,表现出了很高的思想觉悟。其中原矿通灭科科长、退休职工段新春,听到儿子遇难的消息后,坚强地给矿务局副局长张仿文打电话说:“孩子不在了,给我们带来了不幸,谁也不愿看到这种结果。但我相信组织会处理好这件事,我不会给组织找麻烦。”

霍世昌就是讲到这里开始长时间哽咽的,而且不断抽泣,先后七次用手巾擦拭眼泪。 我想我要是霍世昌也会如此的。

此类遇难者家属的言行的确已抵达某种神的层面,儿子分明都被人害死了,居然还信誓旦旦说不会给组织找麻烦。

组织是个什么东西?狗日的组织都把你儿子的命要去了,你居然还能想到替组织分忧,想到不能给组织找麻烦。我不能不在钦佩的前提下,怀疑你这种胸怀不过是包裹在开明之外衣内的奴性再现。

如此说来,儿子脑子里进水是和老子脱不了干系的。

看人家秋菊,那村长也代表着一级组织,不过踢伤了丈夫的下身,远不致要命,可秋菊楞是纠住不放,非要个说法不可。

应该说这也是一种很高的思想觉悟,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做人的境界。全社会都应该支持秋菊。就是捐款捐物,也应该捐给秋菊这样的人。像那些被领导们认为很有思想觉悟实则奴性实足的人,是不应该得到任何的社会捐助的。因为,铜川陈家山煤矿此次瓦斯爆炸事故看似领导意志使然,实则是潜藏在职工骨子里的奴性作崇所致。

眼下似有越炒越热的为铜川陈家山煤矿166名矿工捐款捐物的情景,谁又能说不是领导意志淫威下民众奴性的又一次登台表演呢?

写到这里,始发现似乎疏远了题目。

想一想,其实从一开始眼前就有陕西省煤炭工业局局长霍世昌流泪的样子时隐时现,这也是本文题目的由来。只是到这里,眼前时隐时现的情景已是越发清晰起来,有两颗混浊的泪珠如拉近的特写一般突然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