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紫湘 卷帘见潇湘
高中 其它 1499字 69人浏览 dubai162

卷帘见潇湘

------梦里潇湘,就从这里开始。从潇湘渚到宋家洲,诗情和画意荟萃于百里平湖

2015-05-28 08:55:46

华夏经纬网

文紫湘

窗外有一个湖:潇湘平湖。其实就是在湘江上筑了一道坝,把一川江水截了下来,拦了下来,让它放慢匆匆远去的脚步,停下来,留在我们身边,成为与岁月长相厮守的风景。

筑坝的地方叫宋家洲,曾经是一片湍濑,滩浅水急,舟楫难留,因为有了大坝的拦截,如今江水积聚回流,平缓从容,丰腴有如美妇人。风和日丽的日子,行走岸上,但见长流浩浩,碧波荡漾,“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诗句自然而然就冒涌了出来;烟雨迷蒙的时节,徘徊河滨,心情仿佛融入了眼前的景致,绿绿的柳丝,细细的雨丝,浓浓的情思,就那么纠缠交织在一起,不知不觉在心里裹成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愁绪,使整个人也迷蒙起来。

“黄莺过水翻回去,燕子衔泥湿不妨。”这正是诗意江南的景象,是美丽潇湘的景象。越过迢遥的时空,放眼望去,我仿佛看到了一叶扁舟漂泊在烟波江上,一个瘦瘦的诗人在哀哀鹧鸪声里引颈而望:日光向晚却不知乡关何处?那样一种惆怅的情怀、那样一种低回的心绪、那样一种悠远的遐想,全都寄托在一幅意境深幽的潇湘图画里。欧阳修说:“画图曾识零陵郡,今日方知画不如。”时光流转,岁月不居,但一脉湘水涛声依旧,山河依旧,风光漪旎的潇湘图画依旧美轮美奂,光彩照人。怎不让人痴迷,怎不让人爱怜,怎不让人心疼!

卷起竹帘,斜倚门框,把目光投向远处,黛青色的南岭山脉横亘在苍穹之下,宛若巨龙奔腾起伏,划过了永州的大半个境域。那层峦叠嶂之中,有一座山叫九嶷山,清深的潇水就从那里淙淙流淌而来;另一座高峰叫海洋山,从那里潺缓而来的河流古人叫做湘水。这两条大水相汇于永州城区,诞生了一个美好的名词——“潇湘”。她们交缠的臂膊也确实环抱着一小块珍奇的陆地,正是刘禹锡“令人忽忆潇湘渚,回唱迎神三两声”的神奇之境,是《诗经》“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绝佳之域,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净土幻象。水在这里变得浩大,变得丰腴,变得秀美。山在这里变得青翠,变得葱茏,变得邈远而妩媚。也可以这样说吧:因为山青,所以水绿;因为有绿水的荡漾,青山才显得更加妩媚。

梦里潇湘,就从这里开始。从潇湘渚到宋家洲,诗情和画意荟萃于百里平湖。

我不敢说这是太阳下最美丽的风景,但至少是这块土地上不可多得的景观。虽然没有普里什文所描述的荒野湖泊那般原生态,却仍然可以称作是大地的眼睛、城市的心灵。幸运的是这眼睛尚没有完全蒙尘,这心灵还没有被过分污染。岚烟轻起的早晨,江面上水云缥缈,如梦似幻,依然十分清新、恬淡、安谧。水波不惊的正午,她又是那般的从容,那般的敞亮,那般的沉静,就像是心灵的明镜,映照着天光云影,映照着岸柳汀芷,仿佛要把人引入到静

修的妙境。最迷人的是水上黄昏,被夕照涂抹的天空与逐渐暗淡的江面两相对照,一点一点地发生着奇妙的变化,不等黑暗完全到来,蹒跚的暮霭即被沿岸的街灯照亮。霓虹灯下,休闲健身的市民已陆续来到如诗的滨江公园,以各自爱好的形式构筑另一道日常生活的绿色风景。如果时令恰好是夏季,游泳的人声浮荡江面,好久好久不会寂灭。那时节,我多半也浸泡在江水里,仰泳、蛙泳、蝶泳,停留于江心,卧于水上,仰望天空,任由自己在空无所依中漂荡,把身心完全地融入天地之间。

这一汪水就这样留在了我们的生活里,留在了这个城市的胸脯之上,成为窗外永恒不变的美景,接纳着渴望回归自然的心灵,在这里徜徉,在这里流连,在这里沉醉。一个劲地行走健身的妇人说:不管有事无事,每天到这江边来走一走,看看这一湖水,就心旷神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