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冰雪奇缘》观后感
六年级 其它 7559字 3862人浏览 niuyinong123

观《冰雪奇缘》有感 在四面环海、风景如画的阿伦黛尔王国,生活着两位可爱美丽的小公主,艾莎和安娜。艾莎天生具有制造冰雪的能力,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能力越来越强,甚至险些夺走妹妹的生命。为此国王紧闭宫门,也中断了两姐妹的联系。悲哀的海难过后,艾莎终于到了加冕的年龄,各国王公齐来祝贺。艾莎战战兢兢,唯恐被人识破隐藏了多年的秘密。然而当听说安娜将要和初次见面的南埃尔斯王子汉斯结婚时,依然情绪失控露出了马脚。在此之后她逃到山中,构建了属于自己的冰雪王国,而阿伦黛尔也陷入可怕的寒冷之中。 自从皮克斯和梦工厂崛起后,迪士尼一直处于一种困境中。他们在努力找寻和其他Animation Studio 相比,自己身上最独特的地方是什么,自己代表着什么。他们也比谁都清楚,没有创新就不会前进,但同时也不能丢掉自己的文化遗产。本片也算是真正做到了”keep moving forward”的承诺

其实和其他动画公司比,迪士尼动画最大的特点就是他们的音乐。每当观众想起那些经典的迪士尼动画的时候,音乐往往是他们第一个回忆起的元素。《小美人鱼的》”Part of Your World”,《美女与野兽》里动人的旋律,《狮子王》的”Circle of Life”,还有迪士尼公园里总在单曲循环的”A Whole New World”......往往是音乐让迪士尼动画有如此不朽的魔力。本片便是迪士尼又一次对音乐剧的拥抱。这也体现出了电影制作中的核心—合作。本片作曲家Robert Lopez和Kristen Anderson-Lopez(还竟然是夫妻) 为本片创作的音乐可以说是令人印象深刻并且积极为电影叙事服务。开头短短三分钟的由“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这首歌带领的montage 干净利索的把Elsa 和Anna 从小到大的隔阂表现的淋漓精致,并且旋律令人心碎,节奏和情感把握的相当到位。很有《飞屋环游记》前十分钟的感觉。如果没有前期导演与作曲家的配合,这段剪辑是绝对不会如此有力。“Frozen”前身“Snow Queen”这个项目可算是历经坎坷。由于迪士尼当时的一个头头非常喜欢这个安徒生原版的童话,让这个项目立的很早,可是在故事上有很多挫折。原版故事中Snow Queen是个大反派,如果不改动的话就又会成为典型的女主为了救男主踏上一个旅程然后皆大欢喜归来,live happily ever after 的片子,那和以前那些动画又有什么区别呢?这个项目后来被搁置,然后班底经过了大换血,换成了现在Chris Buck 和Jennifer Lee 带领的团队。(两位导演也是故事的创作者,但只有Jennifer Lee是编剧) 两位作曲家也是积极的与导演们沟通和创作音乐。有意思的是,本片的所有由配音演员唱的曲子都是夫妻俩人操刀的(他们是songwriter) ,但是原声带(score)是另外一个人Chris Beck创作的。所以夫妻二人组也少了些压力,可以更加专心的创作有百老汇风格的歌曲。Chris Beck在自己的背景音乐加入了他们二人原创歌曲的一些旋律以保证整张专辑的连续性。比如说全片最结尾的音乐就是“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的变奏版,这又体现了合作 。

一首关于Heir 和Spare 的曲子(有一版故事中将两姐妹关系重点放在Elsa 是皇位继承人而Anna 只是一个被忽视的备胎上。这首歌是Anna 的独白,说自己不仅仅是一个备胎,有自己的价值。最终的故事没有把重心放在这个关系上,但Elsa 仍然还是皇位继承人。Anna 是备胎这个信息在最终版中没有被突出,但是从这首被剪掉的歌中我们确实可以更好的理解Anna 这个人物),

一首Anna 和Hans 的爱情歌(最终的曲子完全不是这个调子),

一首Elsa 和Anna 的曲子(由于冲突,Elsa 主动把Anna 的心冻上。最终版中这只是个意外), 另外一首Elsa 和Anna 的曲子(Elsa 在监狱里,Anna 开始慢慢被冻死,这个时候两个人才开始慢慢的理解对方。当然最终版也不是这个样子的)

总而言之,从这些没有采用的曲子中我非常欣慰的看到两位导演在积极的和作曲家合作,让音乐成为叙事的一部分,而不是在一切都决定好以后再”通知“他们二位去写几首歌。事实上,“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这首我认为是全片最催泪的曲子在一开始是没有被采用的。但是在试映给员工以后他们强烈要求留下这首曲子,连约翰拉赛特都说”我脑子里全是这首歌,我开车的时候都还在哼哼。” 后来这首歌也被留下,被制作成如此出色的一段montage 。我完全无法想象本片没有这段的样子。所以作曲家也能成为叙事成分中的重要一员,这一首曲子由于广受喜爱,甚至改变了原先的叙事。这也是很欣慰的一件事,因为这体现了电影制作的核心:合作。导演不是独裁者,他们没有守着已经定好的创意一点变化不许有,而是积极的与其他艺术家合作,经常改变和尝试以达到更好的效果。估计这也是本片音乐为何能如此出色的达

到叙事效果,而不是为了唱而唱。事实上,“Let It Go”是全片第一首确定的歌,也正是这首歌让导演们意识到,Elsa 不是邪恶的反派,她只是一个压抑的青少年,因此他们也决定放弃反派这个设定。导演Chris Buck一开始向迪士尼老总们pitch 故事的时候影片名是“Anna and the Snow Queen”,Elsa 还是反派。因为这首歌和约翰拉赛特的缘故,导演们打算把俩人变成姐妹关系,这样观众才会开始关心他们,然后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估计没有一部迪士尼动画中songwriter 会如此紧密的参与故事创作过程。金球奖的获奖感言里两位导演也都特别感谢了夫妻二人组,更体现了他们对整个故事的贡献

其实在动画片里用大量人声演唱的音乐也是双刃剑,因为会对国际市场有影响。我觉得当初之所以“Tangled”《魔发奇缘》没在大陆引进就是因为里面英文歌太多了,孩子们伤不起。去年的《无敌破坏王》绝对是看中文配音版的孩子们更多,因为好多小朋友还认不得字幕呢,你说再加上英文歌,然后就损失了好多儿童观众群,损失了孩子就损失了更多的陪他们的家长的票钱;就算引进字幕版,唱歌的时候大家都忙着看字幕了,对画面观赏绝对是有影响的。就想象Elsa 建城堡那一幕,如果有字幕的干扰,观众是不会对画面百分之百集中注意力的。如果集中注意力看画面却又忽视了Elsa 歌词里放开羁绊释放自我的信息,那又会缺点意思;除此之外,歌词一开始的韵律都是英文,翻译成别的语言真不见得还有原先的味道。本片的歌词还有叙事的作用,你要是为了韵律但翻译错了不行,意思翻译对了搞不齐韵律就没了。举例:"Let it go, let it go, can't hold it back anymore; Let it go, let it go, turn away and slam that door." 你看anymore 和door 押韵,所以唱起来很有感觉,如果翻译成中文会成什么样子...... 《悲惨世界》去年在中国上映了,不管获了多少奥斯卡提名,在大陆的票房不是那么理想,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个语言的问题。《悲惨世界》比《Frozen 》可能还更严重点,恨不得全片都在唱歌,所有的剧情交代,情感宣泄,人物描写统统都需要通过音乐歌唱来表现。海瑟薇的那首歌你只听旋律也就是优美悲伤而已,只有和歌词结合才能变成对命运的呐喊,对生命的绝望。但是在大家都忙着读字幕,弄懂你唱的是啥意思的时候就会有个delay ,造成脱离感,把音乐的力量削弱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每种语言都有自己的独特性,就像我们可以把古诗词翻译成英文,但是那种意蕴是根本无法翻译的

Elsa在“Let It Go”这首曲子中用自己魔力建造起冰城堡的montage 也是非常令人惊艳,这也是一个音乐和画面无缝衔接,各自给对方锦上添花的体现。迪士尼把这部电影改变成百老汇音乐剧的野心也是可见一斑,一是作曲家Robert 是托尼奖的获得者(The Book of Mormon),二是Elsa 的配音演员Idina Menzel本来就是百老汇火很多年的“Wicked”中Elphaba 的扮演者,她自己也因为对这个角色的出色表演获得了托尼奖。所以估计改编成音乐剧也不是什么难事。据说迪士尼已经开启《冰雪》的音乐剧版的制作了,不过是不同的班底。百老汇版的《阿拉丁》今年也要演出了,不知道怎么样呢

两位作曲家对于频率配合的掌握也真是很棒,让音乐嵌进人声。如果各位只听“For the first time in forever”的卡拉ok 伴奏的话,会发现基本上没有和人声旋律相似的旋律,这就意味着不会重合,不会相互抵消。Kristen Bell的声音频率很高,如果背景音乐频率也高两者就会相冲,对于乐器的选择也很重要。虽然是个正常的作曲家都知道这个法则,但是这个合起来最终的成品令人满意。“Let it go” 也是。据说夫妻二人写歌的时候是专门为Idina 写的,脑子里有她的声音,因此最后成品的频率配合也很出色,感觉也有点像同是Idina 演唱Wicked 中的“Defying Gravity”这首歌。很多编剧写剧本里某个人物的时候,会把某个演员(比方说皮特)想象成这个角色再写对话。就算最后没有cast 皮特,也可以让自己写的角色有独特的voice 。不过对于音乐而言,专门为某个演员的声线写歌也确实可以让最后的配合很和谐。点赞

不管怎样,迪士尼这次真的是守住了自己的音乐遗产,为本片增加了不少情感维度。我想他们也清楚和竞争对手的动画相比,自己的音乐是最大的优势吧

故事上其实还有很多隐喻和女权主义色彩。姐妹俩人的隔阂和他们父母对问题的处理方式也有很大的关系。童年的Elsa 在差点用魔法杀掉自己的妹妹之后,“爱”她的父母把她关了禁闭,让她把自己特殊的一面隐藏起来,”conceal, don’t feel, don’t let them know”,这难道没有在隐射同性恋群体吗?同时也在影射女性在社会中被强迫着适应某种准则。而Elsa 父母这种处理方式的后果就是Elsa 常年处于恐惧和自我怀疑中,这种恐惧也是后来一切事件的导火索。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我也很喜欢Elsa 的设定,她不是邪恶的反派,在不小心流露魔法后她逃到了荒郊野岭为了不伤害人,她的种种经历也让她成为全片观众最同

情的人物。影片名“Frozen”也因此达到双关,同时指代Elsa 魔法导致的冰冻,也代表了Elsa 和Anna 姐妹两人从小到大一直被冻住的这段姐妹情。

好像一提到“女权主义”就会有很多人表示反感,这并不是倡导女性比男性强,而是在提倡女性和男性平等。比方说结婚生孩子后,女性往往会“自动”辞掉工作留在家专职照顾孩子(美国这种现象仍然非常普遍)。女性也应该有追求自己理想的权利,有勇气独立自主,有能力掌握自己的命运。这是女权主义倡导的。从迪士尼的公主史也可以看出女权主义发展的缩影。最初期的公主比如白雪公主和睡美人,都好像在倡导“快去森林里瞎溜达这样你可以艳遇高富帅王子然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她们的命运不是自己的,是要靠男人拯救的,婚姻是她们的归属。小美人鱼可能是第一个迪士尼现代女性,开始离经叛道。她父亲的苛刻要求也是社会准则压抑的缩影,但是她不妥协,硬是要打破常规,但是仍然有局限。比如说和反派在高潮的决斗中很少是由这些公主亲自打败反派的(花木兰除外,不过反正人家也不是公主)。在好莱坞传统的三段式剧本结构中,最后的高潮永远是要涉及主人公和反派的最终大战。迪士尼的高潮设计总是有点避重就轻,为了获得圆满结局而让高潮很奇怪。比方说《小美人鱼》中巫婆是被王子的船撞死的,《美女与野兽》反派是自己摔死的,《魔发奇缘》中女反派也是自己摔死的,都和女主角没关系。电影的高潮在理论上是用来体现主人公为自己目标做出的最后的牺牲和奋斗,但是这些公主片都没有体现这点,而是为了创造一个反派被打败的高潮而创作,而不是为了体现主人公的挣扎与付出。这些公主也许有自己的想法,有渴望自由的欲望,但是总是要有外界的刺激才能做出行动。小美人鱼一直向往人类生活,但只有花痴上王子并和父亲大吵一架才有变成人类的决心;长发公主一直想看孔明灯,但只有一个熟悉外界的盗贼送上门才能给了她离开家的勇气。她们有自己的目标,但她们并不是在一直为自己的目标努力,也没有付出太多代价。这是这些公主的不足之处。她们有女权主义的苗子,但是她们仍然还需要外界引导。而《冰雪奇缘》女主安娜可以说目标非常明确并且一直在努力。与其说她的目标是找到真爱,不如说是想修复和姐姐的这段感情。安娜一直是主动的,一直在为自己的目标努力。姐姐出事,安娜自己一个人鼓起勇气只身前往;姐姐赶她走,她硬要留下来作伴;姐姐要被杀,她奋不顾身去救。从剧本创作的角度来说,安娜是一个高度统一的角色,她的目标很清楚,她也一直为目标付出汗水和代价,因此观众和她很有感情投射。电影最忌讳有一个被动的主角,因为如果主人公自己都不在乎目标,我们又为什么要在乎呢?本片也拥有迪士尼动画近些年最出彩的高潮。不仅是主人公自己战胜了反派,而且高度体现了女主为了达成目标而愿意做出的牺牲。电影是门视觉艺术,这意味着不是主人公内心的感情定义他们,而是他们的行动。如果不是本片高潮引出的行动,我们不知道安娜为了理想愿意付出多少代价。她牺牲了爱情,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就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没有人强迫她,没有人引导她,最后的选择都是她自己决定的, 这多么有力量,这才叫彻底的女权。For the first time in forever,迪士尼公主不需要王子拯救了。虽然最后免不了俗一定要成一对吧,但是安娜最终是和一个与自己相处时间最长的男人结婚,而不是嫁给一见钟情的高富帅,这也算给观看的小朋友和大朋友们建立了正确的爱情观吧:要选那个和你风雨同舟的男人

这片子为什么伟大,因为女主自己救了自己,act of true love(选择救姐姐牺牲自己) 是安娜自己完成的,不是靠外人,不是被动的靠别人的真爱之吻,是自己!自己救赎了自己!所以不落俗!公主不需要王子来拯救!公主不需要男人来拯救!公主反正就是不需要别人来拯救!所以我一直觉得和姐姐眼泪毛关系都没有。虽然姐姐眼泪肯定也属于act of true love,可是总有因才有果吧?为什么哭?女王殿下哭也是因为发现安娜决定牺牲自己,所以还是安娜自己的act of true love救自己在先,女王流泪在后。女王殿下全剧虽然可怜,我们都很同情她,但她确实是最被动的一个主角,总是外界在启发她,总是外界在强迫她行动,而不是像安娜那样一直主动。要不是不小心派对流露魔法,她肯定还是会一直忍着。Let it go也是因为“哎呀不小心被你们发现了算了反正也没必要再藏了”,而不是因为“老娘不想隐藏了所以你们这群sucker 都给老娘吃shi 吧”而主动流露魔法来let it go。看出区别了吗?我不认为这是坏事,有时候顾虑多就是因为太在乎,爱的太深,所以不愿意伤害,更何况她还有国家责任在身,我们也因此同情女王,但是这改变不了她

还是比较被动这一事实。

节奏上前半段堪称完美,一直到Elsa 用魔法建造冰城堡, 非常紧凑 ,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但是从那里以后就好像是两个人写的剧本,一个人写的前半段,一个人写的后半段。不过这和本片大部分的有人声演唱的音乐集中在前一部分很有关系(9首歌里用了6首)。鉴于这个项目中途的那么多变故,这种节奏的紊乱也不是很奇怪。如果后半段没有反派的揭露,真的会有点拖沓和无聊。但是雪人Olaf 身上满满的笑点很好的调节了气氛,也算是弥补了不足吧

反派被揭露的那一刻虽然我很震惊,但是有一刻觉得好俗,因为迪士尼最近这个伎俩用的太多了。离我们最近的是同是Jennifer Lee 编剧的《无敌破坏王》 ,反派是一个貌似是好人的人;《玩具总动员3》里的那只熊一开始也貌似是好人;《赛车总动员2》里的那个爵士也是一开始貌似是好人...... 所以纵然我觉得这个设定不错但是还是有点觉得,咋又是一个好人是反派呢?我觉得迪士尼一是用这个超大的reversal 来弥补后半段微缓慢的节奏,二是为了照顾成人观众。很多成年人被拽进电影院纯粹是为了陪孩子,并不代表他们多喜欢动画片。想要让他们也认可故事,用这个方法也是不错的选择

视觉上非常惊艳。作为一部用电脑制作的动画片,可以如此真实的完成对冰雪质感的重塑真是很不容易。剧组的人员去过挪威,看那里的地形和习俗,借鉴了不少(比如说舞会上人是怎么跳舞的,舞会音乐是什么样的,服装是什么样的)使用在影片中;他们也住过那个全球很著名的全是冰做的旅馆,就是为了观察在那种情况下冰会是怎样的质感,光会怎样反射的。这个经历对后来建造Elsa 的冰城堡很有帮助;他们还特意研究雪在人踩过以后会是怎样的反应。有一个剧组女成员还特意穿上17世纪的蓬蓬裙在雪里走,为后来Anna 穿着裙子在雪里走提供了很好的素材;Elsa 的魔法效果也是花了不少时间用很复杂的电脑软件完成的,保证颗粒,亮度,还有那种美丽的小漩涡效果能很好的配合;最有意思的是为了绘制那个抢镜的驯鹿Sven ,剧组真的在工作室里整来一只驯鹿供画家们取材。动画片向来以制作周期长著称。从幕后这些小故事来看迪士尼真的是花了不少心血让这个冰雪世界既真实又浪漫美丽。最后的呈现效果上来看也确实很惊艳

还有一些小细节可以看出整个团队的用心,那就是冰雪的状态是和Elsa 的情绪紧密相关的。在开头知道自己父母去世以后,Elsa 房间里的雪是固定在空中的,不是动的。然后在结尾Elsa 知道自己妹妹死掉的消息后,风暴瞬间停息,所有雪花不再飘动而是定在空中,和开头的一样。所以我们知道在Elsa 极度悲痛的时候雪花会定住;在Elsa 不小心误伤了Anna 之后,如果仔细观察,她的城堡是在慢慢融化的,估计这是因为她内疚了,甚至有一刻城堡都有点泛红色。然后她不停的告诉自己”don’t feel, don’t feel”,然后城堡就停止融化,又渐渐的长回去了,但是结出来的冰柱更尖锐更可怕了;在监狱的时候,墙上的冰随着Elsa 每一次的挣扎而变多...... 所以这些细节都可以看出整个团队认真的态度。他们知道特效不是为了炫技,而是为了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