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班会(我们一起走过)
初三 散文 2532字 1102人浏览 52papamama

主题班会

一 起 走 过……

2004年11月24日,左伏桃老师在武汉粮道街中学初三(5)班上了一堂题为“一起走过”的主题班会,探讨学生如何与家长进行沟通。会后《楚天都市报》、《楚天金报》等地方媒体进行了相关报道。2004年12月28日,应中央电视台邀请,左伏桃老师带着几个学生和家长,到北京做了一期访谈节目,并于2005年2月25日在央视播出。一次普通的主题班会,引起了从地方到中央的媒体热切关注。这是一堂怎样的班会,何以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一、主题产生

本学期,我布置了一道作文题:我向往______的生活。结果在作文中大多数学生将矛头对准了家长,认为家长对自己管束过于严格,与自己没有共同语言。他们向往的是“自由的生活”、“没有父母唠叨的生活”、“没有父母管束的生活”。面对这个问题,我陷入了沉思:学生与家长之间有太多的结需要解开,而这个结的根源是缺少沟通、了解和理解。于是,我萌生了开这样一个主题班会的念头,来引导学生学会与家长沟通。

二、活动过程

1. 用小品创设情境

小品表演《父与子》。故事情节:父亲偶尔到学校,发现儿子成绩非常差,是年级倒数第一名。父亲慌了,为了提高儿子的学习成绩,父亲为儿子报了四个培优班。儿子很配合,经过努力,期中时,儿子的成绩提高了很多。儿子期待着父亲的肯定与赏识。出乎意料的是,父亲强压住心里的喜悦,依然板着脸教训儿子,认为提高不够,又给儿子报了更多的培优班。受伤的儿子产生了逆反心理,一怒之下,扔掉书本,不再学习。

教师引导学生思考,是否和家长之间有过类似的矛盾?是如何解决这些矛盾的?学生纷纷发言,敞开心扉,述说自己与家长之间的种种矛盾、心结。说到动情之处,有的学生激动起来。

教师总结:出现矛盾,你们要么顶撞父母,要么以沉默来对抗,有的甚至离家出走。最后都因此而与家长产生感情上的隔膜,形同路人,无话可说。我相信从心里来讲,你们都不愿意与父母闹僵,那该怎么办呢?

2. 用游戏引发思考

游戏:解绳结。我在一根十多米长的绳子上打了十多个不同形状的结。请学生解开。游戏结束后,教师采访参与游戏的学生。晓宇同学说,解结的游戏让他想到了他与爸妈之间的隔阂,其实那就是一些“心结”,如果我们一味地逞强好胜,顶撞争吵,这个“结”会越来越紧。

晓婧同学说,解结要找到结的头,解“心结”亦要找到问题的源头。

媛媛同学说,要尝试用不同方法,这样会解决得更快更好。

晓畅说,我认为解结需要合作。只靠一个人是解不开的,就像我们和父母需要沟通。

3. 用测试展示差距

几对父(母)子(女)同时答题。三个问题分别是:对方生日是什么时间?对方有什么爱好?对方最喜欢吃的食物是什么?

结果是家长对学生了如指掌,每个问题都回答得非常准确,而学生基本不能准确回答这三个问题,有的甚至一个问题也答不上来。

教师:一个小小的测试展示了巨大的差距,这不得不引起我们深深的思考。在我们十多年的生活里,父母竭尽所能,关爱着我们,温暖着我们,这中间该有多少感人至深的故事。请同学们回忆一下,讲讲父母最让你感动的故事。

晓聪讲述了妈妈为他辞掉了心爱工作的故事。

晓馨说:“本月我收到远在海南的父母的一封信,他们说你是上帝赐予我们的最好礼物,我们会把对你的爱深埋在心底。”

晓韬讲述了与父亲摔跤的故事:“每周末我都会和父亲摔上一跤,如果我输了,我就特别高兴,因为这说明我的父亲还没有老,还是很年轻。我希望他永远年轻。”

教师:父母为我们付出了很多很多,我们却常常视而不见。今天,我们强烈地体会到父母对我们的关爱与牺牲。下面请说一句:你最想对父母说的话。

有的说:“爸爸、妈妈,下辈子我们还做一家人。”

有的说:“对你们的爱我会永远珍藏在心底。”

有的说:“妈妈,请原谅女儿的无知给您带来的伤害。如果可以,我愿意化作冬天里的一簇火苗,温暖您受伤的心„„”

4. 用行动表达真情:

关灯,点上十四支蜡烛(寓意学生的十四岁),播放《烛光里的妈妈》。让学生自己选择一种方式表达对父母的理解与回报。

晓韬、晓琼两位学生端来热水,为父母洗脚。

身材高大的晓旭给他瘦弱的母亲一个温暖而有力的拥抱。

晓宁捧着美丽的鲜花送给母亲。

晓琳深情地为母亲梳理早生的白发„„

教师总结:古诗云“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今天,你们用饱含深情的语言,抒发了对父母的感激;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表达了对父母的理解。我相信通过这个活动你们一定会思考如何与父母沟通,最终找到沟通的方式。相信你们会以健康的成长、优异的成绩,来报答父母的深恩。

三、活动反馈

班会后,来自学生、家长、同行的声音:

晓宇在他的作文中写到:“我与父母一起走过的几千个日日夜夜,他们为我付出了很多很多。而我却没有体会出来!在深深的愧疚中,我发誓:在今后的几万个日日夜夜里,我将对父母奉献我所有的爱。”

晓琼感慨地写到:“抚摸着父亲脚上的老茧,不禁想起父亲熟悉的身影、期盼的眼神和沉重的脚步声。一股热浪冲开了我的心扉,泪水滴在盆里,溶入心底。看见父亲站在讲台上激动地发言时,我发现自己心中所有的矛盾都化作了一种力量。泪水哗哗地顺着脸颊流下来,这是我对父亲的愧疚和理解。我会用一生的时间来理解、体会。”

晓琼的父亲说,这个班会让他反思自己的教育方法和教育态度,以前总不断提高对孩子的要求,从没考虑过她的感受。

晓宁的母亲写到:“在班会上,我突然发现孩子们长大了,他们的自我意识在增强,更需要家长的理解和信任。现在大多数家庭只有一个孩子,父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我们老抱怨现在的孩子不懂事,不懂得父母的良苦用心,为她们创造了良好的条件还不好好学习;却很少或者根本没有考虑孩子的想法,没有把她们作为一个独立的人来平等地交流和相处,因此与孩子间产生了一些隔阂,经常为一些小事而争执。我觉得今后无论是从成人、还是成才的角度,我都应该改变以前单方面强制、命令、凡事包办的教育方法,而应与孩子真诚、平等地沟通,帮助孩子自己选择正确的人生道路,而不是硬逼她们走家长代为设计的前程。”

一位参加了班会的老师说,那天会后,我想到了自己,从读书到工作到成家立业,多年在外,与父母很少沟通,也很少去关心他们,晚上我就打了一个电话回家问候父母,告诉他们我爱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