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声灯影里的竹皮河
初三 散文 1518字 114人浏览 bamboocui

歌声灯影里的竹皮河

歌声灯影里的竹皮河

下完班,吃罢饭,在荆门城区,只要天没有下雨,或其它什么要紧的事,我总是喜欢从家里出来,经葡萄园·城市花园,沿着竹皮河两岸,来回地走一圈。 先是从葡萄园路石化三小开始,往隧道口方向,但不过公路桥。桥旁的河边,有一座六层楼高的独立的钟楼。每次我走到这里的时候,还不到傍晚七点钟,于是就在钟楼下站一会儿。这时,暮色已经开始降临了,住在城市花园小区里的人,都陆续地从各自楼道的门洞里,冒了出来。年轻的骑着摩托车,或者开着停在小区的自驾车,沿着葡萄园路,一溜烟地钻进隧道里。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便一齐涌到钟楼旁河边的小广场,在早已准备的音响声中,一进来就忙着找个位置,很投入地踩着节奏跳着或学着舞。舞曲最多的是高原和草原的,加上歌手雄浑高亢的音乐,顿时给在场的每一个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令人不由自主地翩翩起舞。也有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太,带着小孙孙,就坐在广场边的亭子里,摇头晃脑地或一动不动地饶有趣味地看着,连头上稀疏的白发也似乎散发有奕奕神采。

“咣”的七声连续的钟响,划破了入夜的宁静,但丝毫也没有打扰广场上正在即兴的人们。她(他)们依然沉浸在音乐和舞蹈的世界里,专心致志地出神入化地好像生活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就像身边的竹皮河水一样自然地流淌,静静的,盈盈的,清清的,没有一丝波澜,连河岸两旁的满冠树叶里的宿鸟,也不会倏地惊飞。

我折身下桥,沿着河岸有石砌栏杆的水泥路面,踽踽前行。时候已是暮春,竹皮河两岸的绿杨一簇簇地垂垂如发,在间隔有序的桔黄色的路灯照映下,一株株的杨树就好像一个个正准备临水而浴的妙龄女子,清新而脱俗,曼舞而轻扬。间或也有一些香樟,在我的心目之中,它一年四季没有掉过一片树叶,始终绿着守着这日夜不停地流着的竹皮河水,好像从来就应该是这样地相依相望。偶而也有一些修竹,但是露出地面的竹竿,都是成簇成簇的,显然该是人工栽植。竹皮河名字的来由,是否与过去河的两岸多竹有关,我不得而知。只知道此时的竹皮河里,即使是到了夜晚,依然将鹅黄的杨,深绿的樟,以及密不可分的斑驳的竹,一律尽深水底;在河两岸路灯的映照下,更显清纯透彻,揺曳多姿。

到了大桥底下的月亮湖广场,可以从河面悬空的木板铺面的斜拉桥,上东宝山森林公园;也可以继续前行,去竹皮河中的月牙岛。岛的四围和河的两岸一样,已经过整治,用石齐齐地砌起,其形更加状似月牙。岛与两岸有铁桥相通,上去之后,但见茂林修竹之处,有一幢略带古式建筑的房屋,里面人头撵撵,酒溢芳香;原来是一家郑氏郭场鸡酒店,虽处闹市,但并不喧哗,飘逸有古风味道。竹皮河在这里东西流向,两岸的铁桥就在店边分别南北落脚。岛上店前的月牙是一片空旷地,在夹岸的杨、樟、柏、杉树之中,中间有一汉白玉雕成的荷花仙子,不少的红男绿女随着汤灿的一曲悠扬清致的《幸福万年长》

在翩翩起舞。岛面比两岸要低了许多,音乐和流水在此处的夜晚,便更觉深邃、空旷和悠远。“手把一只划船的小浆,载满了鲜花儿去街上;划呀划呀划呀划呀,清清的河水花儿香„„”。岛的北岸仍然是月亮湖广场,但从岛上看去,北岸要高出许多,且被许多茂密的树木苗圃包裹,除了公园里的路灯外,根本就看不到林荫道,只听到公园再北的月亮湖路,如梭的来往的车辆穿行的声音。岛上横空而跨的高耸的铁路大桥,隔不了多久,便有一列南来北往的火车,隆隆地呼嘨而过。岛的南岸依山而建的是一栋栋高高的住宅小区,此时,家家都可能有人回来了;户户的窗灯倒映在竹皮河里,与两岸的路灯,以及天上的月亮和偶尔的星星,一起璀璨了整个河面。天和地与人,在竹皮河里,隐隐地柔柔地在一起,更显和谐与静谧。

(通联:湖北省荆门市白庙路50号中国石化管道储运公司荆门输油处 宋和平)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