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摘录作文
初二 记叙文 8018字 113人浏览 hjmlrf1

1 生命的色彩

人生犹如一张空白的纸页,当你握起手中的彩笔在上面绘画时,它便绽放出七彩的光芒。 这是一抹红色,它赋予了我滔滔的血液,让我的生命像长河一样奔放不羁。

这是一抹绿色,它赐予我顽强的生命力量,让我在生命的长河里乘风破浪。

噢,绿色的下面是一抹金色,它给我人生的希望与目标,让我在生命里生生不息。 生命,力量与希望组成了生命的一半,那么另一半又该怎样去染色呢?我思来想去,应该是这样的————

粉色是诚信的垫底,它让我做事不至于丧失原则,否则,否则就会难以站立于人群中。 白色是纯洁的象征,它让我不会在人生的旅途中迷失方向。

蓝色是勇气的写照,它让我勇敢地面对生活中的每一天。

最后一笔我想不出要画什么,不料,墨墨一滴,便是一道完美的结局。生命中有了诚信,纯洁和勇气,就差一个无怨无悔的终结。这浓浓的黑色正是这一笔。

生活的每一天都是美好的,器材画笔予你七彩人生。朋友,握好手中的笔杆,为自己的生命谨慎地添上生活的色调……

跑道

跑道似乎平平常常,安安然然,其实,众多悲喜、幸福、烦恼都由它而来。

上体育课时,我怨恨跑道。老师一声令下,同学们愁眉苦脸,唉声叹气,拖着软软的腿走上跑道。我更是心慌不已,胳膊发颤,心跳加速,可是还要跑。一圈下来,腿里像灌满了铅,气管和肺在打架。我不知当时自己是怎样的一副样子,只觉得天旋地转,眼里只有面前的跑道。可跑道没有一点人情味,依然长长环卧在那里。我怨恨跑道,但没有屈服于跑道。一步一步。我气喘吁吁地跑下来,再回首那跑道。那次校冬季长跑运动会,体育健将们又来到跑道上。枪声响起,他们开始了一段看似短暂实则非常漫长的旅程。一圈、两圈……看台上的我们大喊加油。“有人摔倒了”“谁呀?”“是高逸。”“啊!”我的眼前像猛然降下了一层黑幕,我不情愿朝那儿看,可又不由自主扭过头去。没错!是他……他扭了脚,休息片刻就又跑起来,追了一个,两个,三个……而所有的人都是这样,谁的脑海里都有一种坚定的信念。人人都坚持着去拼搏、去追、去赶。虽然步子越来越沉,却依然片刻不停。顾不得疲惫不堪。俯视令人目眩的跑道,我突然感动得要流泪,慨叹溢满胸襟。跑道,你不感到幸福吗?有这么多人在你身上洒下汗水; 跑道,你不感到羞愧吗?你想征服人们却被人们征服!

我诅咒跑道,又寄情于跑道。谁能懂的?那沉重的脚步后面蕴藏着生命的活力。 人们在跑道上一圈圈地拼搏,跑向理想,跑向明天。

调色盘的秘密

父亲没有读过很多书,但他又聪明的头脑。因为有母亲的教导,我也从未让父亲操心过。可父亲,却用他独特的方式指引着我。

童年的我很安静,也有些孤僻。我容易和同学们打成一片,但从未和他们一起玩过游戏。课间,三五成群的小孩们嬉戏游玩,我就在一旁看着。不玩有两个原因,一是不想玩,另一个则是不会玩。

与我的安静形成鲜明对比,父亲是个极好玩的人,从来不得安闲。也许是父亲觉得我过于安静,有一天,他突然叫住欲回书房的我,拿出一个调色盘和几只颜料,说要和我玩个游戏。

虽然我不想玩,但我一直很听话。默默地坐在父亲身旁,看着他将几只颜料一起挤到调色盘的格子里。我看清楚了,是赤橙黄绿蓝紫白黑几种颜色。

父亲说,这里有几种颜色。你能挑出几种来?我轻声回答,至少有50种。父亲温和地

2 笑,这是游戏,不是数学题。我问的是“你能调出多少种”。我垂下眼睑,我不会调。父亲将调色盘和调色笔放在我的手中,意味深长地说,白色代表纯真善良,红色代表热烈大方,橙色代表活泼开朗,黄色代表欢快明亮,绿色代表内敛宽容,紫色代表神秘智慧,黑色代表肃穆庄重。

父亲随意将七种色彩混在一起,指着黑乎乎的一团说:“当所有的颜色混在一起变成了黑色,而两两相和则会变成另一种颜色,人生就如这个调色盘,另一种颜色你都要拥有,却不能在同一时期全部展现出来。一个时期里,将其中几种颜色混合在一起,才会拥有更漂亮的颜色。”

之后的几年里,父亲每天都会和我玩游戏,有时玩玩魔术,有时会出些智力题。我们的动静对比也渐渐淡了下去。

我一直很感激父亲,感谢他在我单调的童年里,教会我如何调配人生的颜色,而父亲的那番话,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渐渐明白了。

留住心中的歌

我心里一直回荡着一首歌,那是自然界里最美丽的四季之歌。

春天,最美丽的是萌芽。看着冷寂了一冬的树枝突然鼓出些好奇的嫩苞,脚下的黄土与残叶中渐渐冒出了柔细的嫩芽。我知道,那是大自然奏响了一首生命的生机与活力之歌。在绿的萌动之后,天也蓝了,水也蓝了。

夏日,是大自然谱写的奔放的旋律。我的心总缭绕着那夏夜的余音,品味那份淡淡的醉意,“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仰望天幕繁星闪闪,流萤点点,心头总掠过一丝惬意与甜蜜。

秋天,我最钟情蓝天。无论“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与“碧云天,黄花地”之间的辽阔自由,还是云畅云飞中的浪漫洒脱,都是大自然吟唱的舒缓旋律,令人心旷神怡。

冬天,我最爱清晨的美丽。那是大自然鸣奏的婉转悠扬的旋律。晓风残月,星光数点,冰凉的微风中拂着面颊,空气中带着清朗,使冬日的早晨越发显得宁静而悠然。

我总是心急,等不到上一季曲调的终结,便盼着下一季旋律的到来。朋友们,让我们一起倾听这动听的歌声,一起珍爱这美丽的自然。

乱世中的美景

愁,造就了乱世中最美的风景。

————题记

你乃宋朝官员李格非之女,出身名门,受过上等教育,幼时的富贵荣华,让你不知愁为何物,可李清照啊,你会料到你的下半生将在愁中度过吗?

新婚不久,丈夫因公务离你而去。李清照啊,你愁吗?否则你怎会写下“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名句?你的愁思,刚落眉梢,“又上心头”,愁啊愁,夫君的远去,你怎会不愁?

历史,绝不会让一代才女仅仅处于情仇之中,那她怎么会名垂千古?

金兵入侵,丈夫逝去,皇帝弃城而逃。李清照啊,你又愁了吗?我不知那首《声声慢》你在何处所作,但这绝不会使你有污点。“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你寻觅什么?是国家民族的前途吗?是自己的终身幸福吗?还是自身的价值?

你不能像岳飞一样奔赴沙场,杀敌报国,你不能像辛弃疾那朝上论事。你只有独自一人愁。你曾有过美满的婚姻,但却被击得粉碎。你做过幸福的梦,但却被碎得更加彻底,甚至含冤入狱。面对这些,你只有独自一人愁。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李清照啊,此时你的愁还是思愁,情愁吗?不,你的愁,

3 早已变成国愁,天愁,你是在替天发愁啊!

你也知道你有愁,更知道这愁的分量。不然,又怎会有“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感慨?

你愁国哀,你更愁,天子国破家亡,许多愁一起涌上心头,你流泪了吗?你有那么多愁,愁得你逝去红颜,失去了快乐与欢欣,但又是因为愁,造就了历史上最美丽的风景————李清照。

愁┅┅

有时,我也想这样潇洒

不曾想过,项羽的不肯过江东,是一种潇洒。

残阳铺江似血。微风拂乱了他的发丝,他站在乌江边,眼神空洞迷茫。他抬起头,脑海中涌现出江东父老殷切的面孔与虞美人的音容笑貌。当年的西楚霸王,再也忍不住满心的痛楚。“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他仰天大笑,随即剑气凛然,寒光一闪。他的自刎,书写了历史长河中不肯过江东,无颜见假古董父老的一代霸王真英雄的潇洒!

不曾想过,屈原的纵身一跃,是一种潇洒。

江面萧条,长满青苔的江岸。他颓败地拖着沉重的步履来到汨罗江畔。逐出郑都,流放江南,辗转流离┅┅他仰头望望天空的飞鸟,是那样的自由,朝着梦想奋力翱翔。“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满心悲愤,他转身一跃。他的一跃,凝成一条弧线,宣明了满心的爱国情怀和“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潇洒。

不曾想过,李白的醉后吟诗,是一种潇洒。

清冷的月光下,身着一袭白衣的他手握觥筹,朝着月儿饮酒对唱。了无知己的苦楚深深浸入他的心中。此时没有任何人。只有孤寂的月儿以及单薄的影子陪伴着他。他孤独吗?不!他不孤独!他虽然没有知音,但他还有诗篇!“永结无情游,相期邀云汉。”他的约定,吟唱了豁达开朗、乐观向上的潇洒。

不曾想过,诸葛亮的拂袖一挥,是一种潇洒。

火烧赤壁,草船借箭;六出祁山,七擒孟获。谈笑间,历史上下辗转千年。羽扇纶巾,一挥间一切灰飞烟灭。他是忠与智的化身,但是,命运与他开了个玩笑:“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他的一逝,诠释了忠诚智慧的潇洒。

不曾想过~~~

历史长河,源远流长。活着,就要活得潇洒;死了,依旧弥留潇洒。这潇洒,让我折服;这潇洒,让我心驰神往。

后记:其实每个人都很潇洒。你,我,他,都有为被人发现的潇洒,。我们何不潇洒走一回,做一个真正的自己!

我作主

“一模”考试临近了,老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听说你每天睡觉很早,而且喜欢看闲书,我想奉劝你要充分利用双休日和晚上的时间,要充分利用起来。”

晚上,妈妈的唠叨更是一刻没有停过,什么不能再看闲书,什么晚上要学习到十点,什么隔壁的小明双休日整天在家复习┅┅

难道我真的错了吗?我应该遵从老师和父母的方法吗?让我天天两眼盯着书本,看着干巴巴的文字,过着枯燥乏味的生活吗?我应该改变自己的生活和学习方式吗?可是我觉得自己做得对啊,对!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只要无愧于心。我的生活我作主!

清晨,当太阳从美丽的东方升起,我为自己泡上一杯清茶,将其置于案上。嫩嫩的叶芽散发出清醇的浓香,漫延在我的小屋内。我顿时觉得格外神清气爽。背书之余,轻轻呷上一

4 口,似乎每个细胞都舒展开了,如同回到大自然的郁郁山林之中,似乎微风拂面,顿时心旷神怡。

中午,我听着轻音乐,一人坐在卧室的地板上,沐浴着从窗口留下来的明媚阳光,手捧着《唐诗三百首》,陶醉在诗歌的海洋里,忘乎所以┅┅

下午,休息片刻,两小时的复习后,我又穿上球衣球鞋,将篮球放于车筐,骑车来到球场,和伙伴们尽情挥洒青春的汗水。愉快与活力一丝丝扩散至全身,倍感惬意。

晚上,短暂的学习后,我怀揣着今天的喜悦和对明天的憧憬早早进入梦乡。

一天,两天┅┅“一模”考试终于到来了,我端坐在静静的考场上,胸有成竹,轻松地答完了试卷,并仔细检查后交了上去。

一天,两天,三天┅┅分数终于出来了,全班第二,整整进步了四个名次,引起了全班的轰动。老师虽然没有表扬我,但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喜悦。刻他哪知道,我并没有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啊!

通过这次体验,我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我的青春我作主,我的生活我作主。只要自己认为是对的就行。

初三,或许是紧张,忙碌的,然而在我看来,初三也可以有诗意的生活。

在乎

天刚蒙蒙亮,淡淡的月光依然笼罩着整个大地,星星依稀可辨。门轻轻地被推开,又关上,一个中年男子,扛着锄头,拖着沉重的步伐,走上了一条青灰色的小路。路上不时传来阵阵咳嗽声。

这就是我的父亲。

父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由于母亲在外打工,家里的琐事全落在他的肩上。他每天起早贪黑,忙里忙外。我真担心那沉重的担子会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来。我时常让他歇歇,刻他总说,没事,我不累。

又是一个夜晚,空气沉闷。我正在复习,准备迎接中考。忽然门开了,父亲轻轻走过来,轻声说:“热不热?我去给你倒杯水?”我点了点头。父亲很快便回来了,很是欣慰的样子,似乎帮我倒水是他的荣幸。

月已中天。父亲打开门,说:“早点儿睡,明早我还要起早割麦子,可能会影响你。”说完,父亲又轻轻地关上门。我家有块田在河边,地势低,收割机无法进入,所以每年这时,父亲总要去抢割。真是“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

复习完功课,正准备睡时,忽然想起家里的镰刀已锈迹斑斑,明早父亲肯定又要费力去磨,而他又那么累,不如┅┅

我关上了灯,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月光透过窗户,射进堂屋来,在地上形成一块块斑驳的影子。父亲早已熟睡。从他房里传来阵阵的鼾声,是那样的熟悉而又沉重。我摸索着找到了镰刀和磨刀石,打了一桶水,便开始忙活起来。不一会儿,我的额头上便沁满了豆大的汗珠。

院子里,蛙快乐的鸣叫声,在皎洁的月光下与我的磨刀声浑然天成,简直是一首“月下交响乐”!月慢慢西行,星星似乎也倦了,在天空中稀稀落落┅┅

中午放学回来,父亲便大声呵斥我:“谁叫你磨镰刀的?”我呆呆站在那儿,只注视着父亲。父亲似乎有意躲闪,并不正视我。我知道,父亲很在乎我。

后来,我发现,父亲的眼睛有些红。父亲哭了!

灯下的探访牵动我的情思

晚修后,匆匆赶回在学校旁租的屋子。恍然间,看到路口一个熟悉的背影,在寒风中微微瑟缩着。

5 “妈,你怎么在这儿?进屋去吧。”

见了我,妈的脸顷刻舒开了,笑着帮我取下书包:“怎么这么晚?作业很多啊?” “嗯。”我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

“今天你不是说头晕么?我特意过来给你煮了碗糖鸡蛋,还买了维生素,每天两次,每次两片。一定要注意身体。这些天忽冷忽暖,别感冒了。还给你买了牛奶,是舒化奶,对肠胃好呢。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别省着啊┅┅”妈妈絮絮地讲开了。这正是我不耐烦的。

“哎,知道了知道了。”我厌烦地摇了摇头,加快了脚步。

妈不作声了。到了初三以后,她总是顺着我。

走了一段路,妈加快脚步,奔到路灯下。路灯下蹲着一个人。

“咳咳,起来!女儿回来了。喏,你看,你爸又喝多了。”

爸爸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揪心地咳喘着,用陌生的目光仔细地打量了我一番,一番检查后,眨着充血的双眼,满意地说:“哦,回来了。那我们回去吧。”

“行,我们走了,记得喝糖水。趁热,别凉了。”

妈搀起爸,摇摇晃晃地转过身。灯光一片片泻下来,泻在妈日趋驼下的后背、爸日趋秃去的后脑上,仿佛就在那一刹那间,他们老了。

他们用双肩挑起了过往的岁月,扛起了生活的风霜,用双手为我创造了一个世界,耗去青春年华,只要是我想要的或是他们觉得我应该拥有的,都为我一一做到。他们竭力给我一切,想使我成为一个幸福的孩子,让我拥有更高的起点和更好的未来。他们用自己的生命为我铺路,把自己做成一个圆规,圆心是我,他们则不知疲累地围着我转。圆心在哪儿,他们在哪儿;我在哪儿,生活的重心在哪儿。而我,是一只贪婪的吸血虫啊,索要、索要„„我一直以为父母还年轻,我还小,路还很长,我能永久地徜徉在这个温暖的襁褓中,可以在父母健壮的臂膀下无忧无虑地生活。

我何曾想过父母走上一个小时来看我仅为了煮一碗糖鸡蛋? 何曾想过母亲用患风湿的手把十几斤的牛奶扛上八楼? 何曾想过父亲醉了酒仍要撑着走来看我一面? 我仅知道糖鸡蛋太甜,牛奶不好喝,父亲酒醉让我丢脸。而我又是如何挥霍父母的心血,挥霍我的青春?

只要六月能够有他们期待的收获,他们会笑,放声大笑,那是他们十几年操劳的价值的唯,,证明! 可现在这样的我,又如何做到?

“回去吧,要是喝了糖水觉得好。我明天再来煮。”

带着自信上路

在生命的长空里,有一缕和风最为清新,它的名字叫追求;在生命的高山上,有一面旗帜飘扬得最为壮观,它的名字叫坚韧;在生命的长河里,有一股浪潮最为精彩,它的名字叫自信。当你拥有了这些风景的时候,长空会为你变蓝,高山会为你让路,长河将你带入海。 ——写在前面的话 难题一:道路之坎坷

已知:中考将近,老师发了一张报名表下来,老师说:“同学们,中考是人生的一件大事,在填志愿的时候你们要考虑自己的情况,成绩不好,就不要填重点高中……”老师? 声音在我耳边回绕,可内心的追求怎能放弃?

问题:还报考重点高中吗?

思考:窗外细雨连绵,我心里在问:“你是在为我哭泣吗?”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滴滴滑落。可毕竟是夏天,片刻之后,一束阳光坚毅地从乌云中射出,很耀眼,刺得我的眼睛直疼。是啊,我怎能忘记舞台上留下的风采呢?我怎能够忘记手指拨动之下奏响的音符呢?我怎能忘记曾经发表的作文呢?是啊,我要越过“理化”的阻碍,做这冲破乌云的阳光

感悟:我记起了爱默生的话:“自信是成功的第一秘决。”

难题二:生活之波折

6 已知:在那个寒冷的? 季,贪玩好斗的我把手臂摔伤了。可再过一个月,我的舞蹈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难道几年的努力就这样白白放弃?

问题:我是选择放弃,还是继续呢?

思考: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张海迪姐姐成功的故事,我的眼前出现了邰丽华舞动的身影。与她们的困难相比,我面临的这些伤痛算什么呢?我努力,也一定能超越自我的。 感悟:萧伯纳说过:“有信心的人,可以化渺小为伟大,化平庸为神奇。”

后记:如果拥有“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的坚韧气概,拥有“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自信情怀,人生道路上,会有我们做不到的事情吗?

带着记忆的行囊出发

难忘那一缕芳香

那地方本放着一盘蚊香,不知何时已成灰烬,空气中还残留着那一缕芳香,有些熟悉。细细闻来,竟有点薰衣草的味道,让人不禁想起那个夏天┅┅

初一那年夏天,我随父亲去了上海。一路上的舟车颠簸,让我吃尽苦头。到了上海郊区,我们下了车,已是中午。肚子已有了些饿意。父亲便找了家小餐馆,买了两份盒子快餐。我们父子二人就蹲在路边的树荫底下吃了起来。来来往往的行人不禁望着里看了看,满是鄙夷的目光。我停下筷子,望了望父亲。他仍旁若无人地吃着。“关掉电话,卸下行囊,席地坐路旁,一如乞人不需要形象”的处境大概亦是如此吧!

诺大个上海,人流纷涌。我和父亲背着行囊像大海里的扁舟,四处飘荡着。哪儿有活儿便到哪儿去。工地上,电刨“噌噌”地响着,木屑洒满一地,灰尘漫天飞舞。父亲刨着木头,我便在旁盯着那灰色的黑白的小电视。而每过一段时间我便起身帮父亲将工地打扫一下。

晚上收了工,父亲便邀近处的工友来此小聚。昏黄的灯光下,父亲他们裸着上身,高举啤酒瓶,大谈天下事,指点江山,自然免不了一番豪言壮语。父亲他们只是一些木匠工人,其实也是心怀国家大事的。

酒兴过后,人皆散去。父亲卸下房门,就地打铺,醉意涌上来,便倒头就睡。夏蚊成雷,我点上一盘蚊香,蚊香升起一股青烟,夹杂着一缕薰衣草的芳香┅┅

芳香之中,一股久藏的情绪顿然涌起┅┅父亲只是个平凡的工人,收入不多,但他用双手支起整个家,为我撑开一片自由飞翔的天空。而我呢,却像一只吸血虫,贪婪地吮吸着他的吸鲜血、岁月┅┅想到这里,泪已沾湿衣衫。

搭上回家的车,一段经历,一缕芳香,令我终身难忘。

难忘那一缕芳香

至今我仍忘不了那炎热下的一缕清亮的芳香。

那年的夏天,母亲带我去父亲那儿度假。那年的夏天,骄阳似火,仿佛要将这大地晒裂一般。宽阔的马路上,难得见到一两人,而我却与母亲分离赶往车站。

漫长的路程,在我与母亲不懈地行走下不断缩减着。终于,我们抵达了候车大厅。 母亲拎着大大小小的包,在大厅里为我寻了个位置。我便一屁股坐下,毫不客气。母亲站我身旁许久,才寻得坐下。炎热的天气使得整个候车大厅似一大蒸笼,愈加闷热,我的内心也极其烦躁。

突然,母亲问道:“要不要喝点什么?”我四下环顾了一下,指着一家奶茶店,道:“那里人多,买的东西一定不差。”于是,我顺势站了起来,想向那边走去。母亲一下子拉住我的手,红着脸,另一只手不安地搓着衣角,仿佛怕我生气一般,眼神里流露出担忧。

“我有钱。”我转过身对她说。而母亲接下来的话却着实让我诧异。“我去帮你买,一个女孩子家,怎么抢得过他们?会吃亏的。”

7 母亲说完便走向奶茶店。店前挤着一大群人,母亲那不算健硕的身体在人群中如一片落叶,被挤得飘摇不定。我顿时有些担心,但转眼这股担忧就消失了:“”她只是怕别人占我便宜而已,并非担心我。

可我看着母亲孤单的背影,心中萌生一种不知名的感受。

坐等了一会,我看见人群中突然举上两杯奶茶高于人群之上。渐渐地,我才发现,那是我的母亲。她为了防止泼洒奶茶,而将其高举于头,举步艰难地行走在人群中,那时,她在我心中的形象猛然高大了许多。

在我思索间,母亲已来到身前,递给我奶茶,还说道:“幸好你没去,不然他们肯定欺负你人小,不让你上前┅┅”我低着头,慢慢地吮吸着母亲买来的奶茶,眼泪却模糊了一切,惟留母亲那慈爱伟大的形象,鼻尖飘逸着一缕奶香。我想那香,恐怕更多的是母亲对我关爱的一种崇高母爱的芳香。

那一刻,我懂你,我的母亲。

那一缕芳香,我永世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