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OVEYOU祖国
初三 散文 1046字 48人浏览 史卢比巨蟹

爱国主义是一种民族的凝聚力。我们说我们中华民族有着爱国的传统,也即指作为我们民族的文化心理,其凝聚力特别强(作为其另一面则排它性也特别强)。仅就与诗词有关的若干事实来说便可见一斑。

屈原投汨罗江自沉以后,人们为了纪念他,形成端午吃粽子、划龙舟的习俗,这习俗跨越时空的限制,时无分古今,地无分南北,一切有条件的地方无不如此。再如安史之乱中坚守睢阳而牺牲的张巡、许远,后人建有“双忠庙”来纪念他,甚至象广东潮阳那些张巡、许远从未到过的地方,也有这样的庙宇。而西子湖畔的岳坟则留下千百首可以“下千年之血泪”的诗词佳作。这一点尤其反映在宋、明朝灭亡以后的遗民作品里。那种对故国的深切怀念之情,是不了解中华民族爱国传统的人难以理解的。

爱国主义在诗词中的集中表现是忧患意识。而具体说来则表现为升平时代的居安思危、国难当头时的扶危纾难以及亡国后对故国的缠绵依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这一忧患意识的极好注脚。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国古代爱国主义另一特质是爱国与忠君的统一。《公羊庄四年传》云:“国、君一也。”古代君主,如果不象商纣、隋炀那样残暴荒淫,即使他昏庸无能,在诗人眼中也还是国家的象征。这样的诗作在爱国诗词中还是屡见不鲜的。如张巡《守睢阳作》:“忠信应难敌,坚贞谅不移。无人报天子,心计欲何施!”李白《司马将军歌》之:“功成献凯见明主,丹青画像麒麟台。”令孤楚《少年行》:“未收天子河湟地,不拟回头望故乡。”岳飞《送紫岩张先生北伐》:“归来报明主,恢复旧神州。”陆游《金错刀行》:“千年史策耻无名,一片丹心报天子。”辛弃疾《破阵子》:“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直至明末郑成功之《出师讨满夷自瓜州至金陵》:“试看天堑投鞭渡,不信中原不姓朱。”这种情况入清以后有了根本的改变,除少数明遗民诗人外,清代,特别是近代的爱国诗词中忠君与爱国则渐渐分家了。但身居高位的诗人作品中仍不乏这样的例证。如林则徐被贬往新疆伊犁的途中所作之《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仍云:“谪居正是君恩厚,养拙刚于戍卒宜。”忠君思想在君国合一的封建正统思想指导下成了占统治地位的思想,这是不足为怪的。但对君愚忠还是应当批判的,岳飞在朱仙大捷,汴京指日可下时,放弃统一大业而屈死于投降派的屠刀下,便不足取。与之相比,文天祥于宋亡后,囚于大都狱中,已经投降元朝的宋恭宗赵也来劝降,他却宁死不降。这时文天祥已无君可忠,仍坚持民族气节,忠于自己的祖国,这就把爱国与忠君分离开来,这一分离是历史的飞跃。所以文天祥的爱国精神,是更足称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