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唱孤独
初三 散文 608字 60人浏览 织田旷

或许从一开始就注定,我是孤独的,我得一个人走,一个人慢悠地走,至于能否走完全程,暂且不论。

说到这儿,你定会疑惑:为什么是注定,注定你会孤独?就连我有时都会问:为什么,我会这般孤独,不可一世?

隐隐约约间,我似乎找到了答案,几年前偶与悠哉悠哉碰面,也就造就了今天不可一世的悠哉悠哉。我喜欢一词妻离子散,喜欢小桥流水不间断,更喜欢草长莺飞二月天。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向崇拜世间尘俗,却不曾料想自己竟误入歧途,心底间一阵一阵的踌躇,竟抵不过自己迷失时的落入低谷族。

喜欢诗一般的语言,于是就向诗动身,还记得第一次,“在胳膊上刻字,其实不是我的意愿,但不知哪天起,我开始对它迷恋,在胳膊上挥霍了一番,一个人的名字便立马呈现,可现在想它消失,竟想得我心烦,甚至不知从何时起,我喜欢上了祭奠,于是便开始写它,一遍又遍遍。”

还记得那次,开质量分析会,又是一阵心血来潮,任凭老师在耳边东拉西扯,却终于在下课铃响的前一秒作下“不知现在谈人生是否合适,总之我觉得人生像一张白纸,原本它等待着的是画家的点缀,作家的轻挥,而我却像无情的人一般将它撕碎。一次一次的颓废;扎在墙角时的欲哭无泪;梦里若隐若现的草长莺飞;还有此时此刻的支离破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喜欢自由,向往自由,甚至过分的想做一做黄粱美梦,但似乎行不通,何止是行不通啊,难道就凭着我一人,单枪匹马,任凭"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北风淅沥,苍黄的天底下,难道就独留我一人,主沉浮,唱孤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