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良的温度
高一 散文 701字 164人浏览 kiporkfb

古往今来总有一类人,他们闻名于天下,永垂青史;他们不需要刻意而为却仍能受众人拥戴;他们散发的些许光芒却使王侯将相梦寐以求。他们乃真正的贤良之士。

太史公曾经说过:“礼能宰万物,役使群众,岂人力也哉。”三国蜀之君主,刘备刘玄德便是这样一位以礼待人,以德服人的贤良之士。他虽在机权干略上略有不足,但却有着高尚的道德情操。并曾以此感化了刺杀他的刺客。临死前还以此来教育他的儿子刘禅,即“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惟贤惟德,能服於人”。正因如此,诸葛孔明甘心出山辅佐,赵子龙宁愿单骑长坂坡救后主,关云长千里走单骑,张翼德大闹长坂桥……这便是贤良应有的温度,因为他的贤良,左右大臣忠心耿耿,因为他的贤良,文武大将愿意舍命打江山。

眼看现代,同样的贤良之士也是多不胜数,大有大无的周总理便是一位当之无愧的贤良之士。他官而不显,党而不私,劳而不怨,所以深入人心,名满天下。因为他的贤良,新中国才会如此迅速的稳定,因为他的贤良,时隔多年的我们才能将他铭记在心,这便是贤良透彻人心的温度。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贤良可使人心暖,奸佞却使人心寒。古代的奸臣秦桧,现代的四人帮江青,无不臭名昭彰,他们一个谋害忠臣岳飞,一个阻挡新中国文化的发展。如果说贤良之士是因为贤良温暖人心而名垂千古的话,那么他们一定就是以己之私,用自私冻结人心而遗臭万年了。贤良与奸佞,温暖与寒冷,贤与非贤造成的便是如此鲜明的反差。

“厚者,礼之积也;大者,礼之广也;高者,礼之隆也;明者,礼之尽也。”无论谈古还是论今,贤良一直都如此的重要,那么从现在起,从我们开始,一起将贤良的光芒绽放,将贤良的温度传递出去,让人们感受到贤良,享受贤良,成为一个真正的贤良之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