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春天的天空放羊
初一 记叙文 1209字 202人浏览 qq136878921

我一直期盼一个有油菜花的春天,在中国的北方和南方都开满令人心颤的油菜花。

在春天,女人们、男人们都像鱼一般在花海里穿梭。这一天对我来说是遥远的,简直是遥不可及的。我的眼睛盯着黑色的墙壁,期待墙壁上能自动闪开一个洞,四方的,突然洞穿墙外的春天。只要你真的打开这个洞,春天的味道就会急切地往你的房间里钻,白玉兰从青石板道的背景浮出,模样十分清幽。杨絮飘飘,小草用嫩绿的颜色笑着,湖也醒来了,湖水轻拍湖岸,湖里的涟漪对天空的云彩很有感觉,不笑也不哭。风喊醒了鱼,湖里的鱼不再沉默,它们纷纷露出水面,追逐着水面上的那些涟漪,像是解析命运的环。

这个季节永远和花开结缘,花开的声音穿过黑夜,灼灼闪烁。偶尔会有远方的水鸟贴着水面飞来,那种可爱的、逍遥的样子像是大雁,又不太像,露宿在可以过滤风声的芦苇地。

这就是我梦中的春天,即使是冬天最寒冷的时候,我也尽力地在梦中拥抱着它,让它依偎着我的身体,溢满我的眼睛,让我的躯体可以躲开冻僵的结局。

梦中的我,曾站在故乡的山坡,读着泰戈尔的《飞鸟集》放羊。

我总是被天空的云彩包围,被云彩舔着,拥着,在近似母爱的氛围里失去我自己。天空的云彩也是一群羊,白的,黑的,红的,我不知道它们来自哪里,又去向何方。不知道它们是云神的使者,还是地狱的信使。我有一群羊在身边,高的,低的,大的,小的,这些羊儿环绕我生活的时光,温暖着我苍凉的内心。

这个季节,油菜花能把山野染黄,这是油菜花的看家本领。刚过春节,这些南国的油菜花尚能把那些令人颤抖的鲜黄藏在油菜的叶子里和梗子里,天气一天天变暖,它们就一天天长高。早春二月,山坡和山凹里的大片的油菜花地,陡然爆出了第一朵小花,黄黄的,像是夜空里的星星。这朵小花也可以说是一颗火星,只消一个晚上,就能点燃山坡和山凹里大片的油菜花。这些灿黄灿黄的油菜花一旦被点燃,就不再是一种蔬菜的花朵,而是生命的符号。油菜花的金黄和天空的暖结合在了一起,相互呼应,此起彼伏。

你如果和油菜花相处久了,你的脚踝是黄的,脖子是黄的,脸膛是黄的,甚至呼吸渐渐都黄了起来,不过你不要担心,这样的灿黄只能使你惬意,你终于等来了这个热情奔放、生气盎然的季节。这个时候,你如果行走在油菜花地里,只需要低头慢慢地走,慢慢地听油菜花彼此的对话,你千万不可以说“我爱油菜花”这样的话,因为话刚出口,就会有成千上万朵油菜花将你包围,热烈地吻你,把你吻得喘不过气来。

你从油菜花地站了起来,风就来了。风很会缠磨油菜花,会搬运油菜花的灿黄,把灿黄吹到远处,或者不太远的近处。油菜花都开了,春天还能远吗?蔷薇远去了,油菜花来了,我知道这不是没有根底的梦,心中想着泰戈尔,和大地在一起,依偎云彩,热爱蝴蝶,热爱落雨前穿梭着的小蜻蜓,热爱变幻不定的云彩,热爱青翠欲滴的芭蕉林,热爱自然天成的玉石。我要在家乡种植菩提树,用词语安慰那些受到伤害和将要受到伤害的人们,让有爱的人得到爱,让迷途的羔羊赶着春天回到村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