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肩而过(上)
六年级 散文 2343字 23人浏览 梦德斯鸠

擦肩而过(上)

在那段日子里, 快乐、惊喜及优静从未有过的完全地包围着我, 让我感觉到了生活的美好, 幸福, 体会到了存在的真正价值, 虽然曾经有过伤, 有过痛, 有过苦, 但那毕竟是在曾经, 不是现在。在现在, 我懂得了珍惜, 珍惜着我现在拥有的一切, 可珍惜不代表你会永远地拥有, 或许, 我和权就这样的吧!

" 小姐, 可以借下你的笔吗?" 一句简短的话语惊醒了正沉醉于报纸情节中的我, 便闻声地猛回头一看, 原来是一位蛮高大的小帅哥啦! 见他彬彬有礼的模样, 还怪可爱。我顺势点点头, 将手放进了随包掏出了圆珠笔递给他, 然后, 继续把目光移回了报纸上。

可过了良久, 也不曾见他有要将笔归还我的意思, 如果他是用它在写字也就罢了, 可他却拿着我的笔和一张破纸正在发呆呢, 我心中真有一点为我的笔叫屈,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真是奇怪.

车快到站了, 我不得不向他开口要了, 在此申明, 不是我吝啬, 而是我怕我的笔跟着他会受到虐待.

" 先生, 笔用完了吗? 我快到站了。" 怎么没反应, 我急了, 重复道:" 先生, 先生。"

" 哦! 谢谢了。" 他忙欠疚地道. 我接过笔放进了随包, 准备到站下车. 不经意间, 我的眼神向车厢里的他掠过一眼, 啊! 他怎么呆呆地看着我呀, 难道我今天真碰上了所谓的花痴, 真倒霉. 车一停稳, 我急忙的跳下了车, 向附近的一所中学走去, 心中还有此埋怨着刚才的事情. " 姐, 你怎么现在才来接我呀!" 早已等候在门口的小妹, 见到我有些埋怨地道.

" 路上塞车嘛! 我又不是故意的." 我也不屈不饶地争辨道.

" 塞车, 不是吧! 是与男朋友拍拖吧, 把接小妹的事都有给忘了!" 小妹诡异的眼神, 让我情不自禁的往身后看了看。

" 天哪" 他怎么会在我身后, 还呆呆地望着我, 惨了, 这下可完蛋了, 小妹回家不大报告才怪呢? 惊慌之中, 我抓起了小妹的手, 边走边悄悄地争辨着。

" 小姐, 请留步" 他在我身后竟然还这样大胆地叫着,小妹就更是笑得开心诡异了。 我闻声不得不停下脚步, 转过身对着他:" 你有什么事吗?"

他羞怯地笑着走了过来, 轻声地道:"刚刚你走得匆忙, 不好意思叫你,所`````。" 他边说边将手伸了过来,我仔细一看," 啊,笔怎么还在他那里," 我忙打开随包,仔细地检查着,可没见到有漏洞啊!心中十分不解,便将不解的目光投向了他,希望能从他那里得到明晰的答案。 他大概也看穿了我的心思,忙解释道:" 刚刚你往包里放的时候大概太匆忙了,一时放掉了,可见你走得那么匆忙,我一时不好叫你。"

听了他的解释,我脸扑通一下红了,心中对他的偏见也渐渐地改变了许多,柔声道:" 谢谢你。"

" 姐,你还要不要走啊!你要是想去拍拖啦,我可就不等你了。" 小妹在那边不停地尖叫着,把我给气死了,真丢脸。

" 谢谢你,我要回去了。" 我向他告别道。

" 哦,好的,不,我````。" 见他预言又止的样子,我便随声问道:" 还有事吗?"

这一问,他胆子倒是大了几分,镇静地说:" 小姐,可否留给我你的芳名与地址?" " 有什么事吗?" 我茫然地追问道。但话刚出嘴,我又有了几分后悔,这样问叫别人怎么回答呀!

可他竟大胆地说道:" 我叫徐权,在此中学教学,希望以后我们可以做朋友。"

在远处的小妹一听,是此中学的老师,忙大步跑过来,讨好道:" 啊!你是这所中学的

老师,你好,老师,我叫方小燕,是中二班的,这是我姐姐,叫方小林,今年21岁,我们就住在前面沙头村的21巷405号,有空常来玩,我们一定欢迎。" 小妹像放鞭炮一样不停地介绍着,还把我当商品一样地推销着,心中便有些许的埋怨道:

" 真是的,别人还没说呢!就被你一个人给说光了。"

我急忙扯了扯小妹的衣襟,有些欠意地对着那位徐权笑了笑,不好意思地道:" 天色不早了,我们要回去了。" 我硬拉着小妹很尴尬地往前走着,可小妹真是有些不识实物,硬不住地回头看向那个徐权,还不停地叫着:

" 徐老师,记着来看我和姐姐哟,别忘记了!"

" 走了,走了``。" 我拉着她不停地向前走着。最终,留下了他一个人呆呆地站在了傍晚的暮色中。

第二天,我正做好了一切准备去接我小妹,却竟见她已蹦蹦跳跳地到了楼下,后面还跟着一个男孩,我定睛一看,啊!原来是他,顿时心中既高兴又有些许的埋怨,道:" 怎么又是那个花痴,小妹也真是的,还真把他带回来了,这下可怎么办啊!" 此时的我竟有些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 姐,我回来了,我回来了,还有啊!徐老师也来看你了,姐、姐。" 人还未见,声音就已经到家里来了,埋怨的同时,我也忙打开了门,只见他真真切切,实实在在地站在了我的面前,我也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向他的眼神都会十分地忙乱。

" 姐,你怎么了,是不是觉得徐老师太帅了,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让他老站在门外,这可不是你的带客之道哟!" 小妹诡异地早已钻进了屋坐在椅子上大叫道。

我这才意识到,他还站在门外,忙愧疚道:" 请进吧!徐老师。"

" 姐,今晚我们吃什么饭啊!" 小妹有目的地问道。

" 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了。" 我有些有气无力地答道。

" 那好,我来说了算。" 小妹高兴地道。

" 方小姐,你家里怎么放了这么多书啊!而且都是大学的课程书,你在读大学吗?" 徐权认真地问道。

小妹一听忙跑过去,大声地解释道:" 是啊!我姐很想读大学,就一边读书一边工作了,这样过得充实些嘛!"

徐权用佩服的眼神看向我,或许在那一瞬间,在他心中我已被他所肯定。

吃过饭,小妹边诡异地嘻笑着边大胆地说道:" 姐,你待会要送送徐老师呢!他今天帮我补习了许多课程,你要代表我感谢感谢他,再说啦!他对这里的路还很陌生,你不送他,他或许会迷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