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可逃
高三 散文 1271字 199人浏览 邹美嘉

一次标榜“逃离城市”的登山之旅,变成了一场微博直播秀,“登上山顶,每人都在低头看自己的手机,偶尔抬头,大家都会心一笑。”从这里我看到了人类一种“无处可逃”的困境:一方面是逃离城市,一方面是逃离自我;前者是因为城市喧嚣,后者是因为精神荒芜;前者是身体的避难,后者是灵魂的投诚。那一群都市人终究是可怜的,翻山越岭,迢迢路远,看到雪山美景,把玩手机,或许也是现场直播,却不失为一种炫耀,仿佛来到雪山只是一种征服。或者说,面对城市机器的压力,人们的心灵无处安放,忘记本初的纯粹,便一头扎进网络的虚拟世界,无处可逃!

这不禁让我想到美国著名媒体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里写的,乔治·奥威尔曾在《一九八四》中预言人们将会遭受外来压迫的奴役,失去自由,赫胥黎则在《美丽新世界》中表达了另外一种忧虑,人们会渐渐爱上压迫,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

或许八十年前的赫胥黎也无法预料到,现在人们所崇拜的已不仅仅是使他们丧失思考的工业技术,而且是使他们从此丧失自我的信息技术。无论身在繁华的都市,还是高寒的雪峰,人们逃离真实的生活,而“私人定制”自己的虚幻生活,通过网络、手机接受或反馈经过修改和润色的对话交流,各自向对方呈现出自己想变成的模样,随时删除或拉黑我们不想要的信息和名单……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QQ跳动不休,微博刷新不断,联系越来越多,名单越来越长,我们在排队时,等红灯时,等车时,就餐时,聚会时,旅游时……我们见缝插针地掏出手机体验着分享和发送的快乐,仿佛自己就是信息汪洋大海的中心,却不知我们早已被裹挟而成为沧海一粟,身不由己。因为我们联系越多,就越会丧失独处的能力——一种与外界隔绝,集中反省自己思想的能力——就越是感觉不到我们自身的存在,更何况这种联系还是戴着面具的联系呢。奥威尔说,戴着面具时间长了,脸就会按照面具长起来。

老子早有预言,五色令人眼盲,五音令人耳聋,驰骋畋猎使人心发狂。你遥控器在手,电视节目换来换去,极多的选择反而手足无措。科技文明的发达,过度繁荣的物质,有时带给人内心的是无穷无虑的烦躁和焦虑。

因此,重要的不是“逃离城市”,而是“逃离对科技的依赖”。让我们找点空闲,看看傍晚天空的麻雀一窝蜂地飞来又一窝蜂地飞去,然后发发呆;让我们找个机会,和身边的人面对面地说说话,哪怕结结巴巴;让我们读一本心仪已久的书,读读停停想想,让飘逝的灵魂归位,找回真实的自己。就像一句话说的那样:“不论因为什么而震动,都不如此刻你的眼神交流更有价值。”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诗意的栖居,不是置身于何地,而是心灵在何处。人在牧歌式田园里,心绪焦躁,淳朴的环境反而成了隔膜,内心依然是不自由。逃离城市之人置身胜景美境,从科技的都市返回最初的淳朴,可最终慰藉自己内心感动的方式,依然是直通微博这现代的科技,内心依然逃离不了现代科技的束缚,没有栖息,没有冲淡平和之态,即便面朝大海,依然没有春暖花开的宁静。钓鱼不是为了鱼,而是得鱼忘筌,独钓寒江雪里自有旷达,哪怕鱼钩是直的也不以为意,正所谓“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在都市的快节奏里,我们已无处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