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
初二 记叙文 1167字 75人浏览 恶鬼见了愁

江南

我生活在潮汕,一个可以称得上是江南的地方。尽管我脚下这方潮汕大地属于江南,但是对于江南这个模糊的地理概念至今我仍然分不清,不过水乡水韵的江南却时常令我为之沉醉。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喜欢伫立在古巷的深处,窥探着那一座座老屋班驳的墙壁窗花,一间间府第书斋屋里各式砖雕木雕瓷雕,还有屋顶上的每一簇植物。从那时起,我就爱上了潮汕这个女子,这个江南的女儿。

我觉得烟雨三月的潮汕,是一年最美的去处。撑一把折骨雨伞,撅起脚后跟儿,走在柳树掩映的翠绿里,听淅淅沥沥的雨声,从路旁的柳树溅落下来 水淋淋中,绵绵烟雨中,我踏着江南浅浅的雨水和浅浅的绿意,在宽不盈丈深深的小巷,带着烟雨中这样一份闲致和幽静,慢慢儿走到尽处

幽深幽深的小巷里,旧时的繁华被历史的车轮辗过,我仿佛走进了几百年前的幽梦里

脚下的石板路就像一把老椰胡,一下下从过客的心头拉过,穿行在众多纵横无序的小巷子里,墙上的雕花有的清晰可辨,有的已经班驳不堪,历史并不湮灭这些记载着衰败和繁荣的墙。站在通花的花巷里,探古寻幽,几滴檐水滴下,透露出一丝惬意。一滴滴檐水的滴答声中,一声声功夫茶的请、请里,就这样一条巷一条巷地穿过了潮汕,认识了潮汕。

潮汕的老屋,不以招摇竞艳,却以和美动人。通常一进门就有一个杉木做成的屏风。屏风过后,是一个宽阔的院子,我们叫做外埕。外埕里通常种着花花草草,少不了一缸幽香的莲花。而且就是这缸莲花,让我对江南有了一种最感性的认识。小时侯,我们喜欢在早晨的时候,收集落在莲叶上的露水喝下,滋润、而且甘甜无比。大水缸里,金鱼在莲叶下嬉戏,翻开莲叶,惊动了那一群活泼的小精灵。晚饭后安静的院子里,风吹过,月光斜射入院子,几竿莲梗在风中轻轻摇曳,荷香微微地氤氲,一杯杯汤色亮丽的潮汕功夫茶,真切的茶香、荷香钻入鼻子,一杯茶入口甘醇不苦涩,喝完口齿生津余香犹在,足以消减几多疲惫,几多躁动。

烟雨中,水井旁,竹椅子上,我品到了一种不可企及的妩媚

潮汕是雨的天下。

缥缥缈缈的细雨,熏陶了潮汕清清淡淡的文化,也涵养了潮汕的一方水土。 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总是很温润。大街小巷,上班下班,丁丁当当、花花绿绿的车铃雨衣过后,就是踮起脚尖,撑着雨伞,悠悠走路的行人 水灵地气哺育的潮汕,最动人处,便是那温柔的水。

潮汕属亚热带,天气自然温润多雨。初春三月,时雨霏霏,那池那水,便漾起一圈圈涟漪,青翠了江南的天气

潮汕还是井的天下。

雨、水、井,清洁了潮汕一方天地,也滋润了潮汕的一方人情。清粼粼的井底,水藻摇曳着,荡漾着

而今,烟雨江南依旧。而我家的院子,早已经没有了那缸静静的莲花,那口汩汩涌出的井水了。这些年,当我的心灵疲惫了的时候,我总想有一个地方可以让心灵靠岸,而故乡潮汕,却总是让我一次又一次地跋涉,一次又一次地停靠

行走在无数履踏的潮汕大地上,心里忽然变得澄澈而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