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鲁爷爷
初二 散文 1368字 234人浏览 劉陘斷幾

一周前,我帮妈妈收拾东西的时候,她随口告诉我:“你还记得鲁爷爷吧?他在几天前去世了。”

“哦。”我漫不经心地回答了一句,“哪个鲁爷爷?”

“你忘了?就是楼下的那个。前几年搬到儿子家去住了,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走了。我记得他身体挺好的呀,怎么会……唉……”妈妈叹息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楼……楼下的那个?”我努力在记忆里搜索着,也不知怎么了,心里突然像揣了一窝小兔子,不住地跳啊跳啊跳,“是不是……瘦瘦的,高高的,总戴着一顶棒球帽?”

“对,就是那个。你记起来了?”妈妈奇怪地看着我迅速变得发白的脸。

“嗯……”我装作一脸淡定的样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们一家多好啊……还有鲁奶奶,以前我出门的时候,总是笑呵呵地问我‘琳琳呢妈妈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念念叨叨地说。

我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我还记得鲁爷爷,并且忘不了他,硬朗的身板,鹤发童颜,总是戴着一顶小伙子戴的棒球帽,会在我下楼梯的时候突然蹿出来挡住我的去路……我渐渐长大了,他也不会再突然蹿出来挡住我的去路了,我一直以为他还住在那儿,住在楼下,原来他早已去了远在另一座城市的儿子家里。我告诉妈妈我要去奶奶家,然后飞奔下楼,把耳朵附在鲁爷爷原来的家的门上,仔细地听着。我好像听到了鲁奶奶的哭声,断断续续,嘤嘤咽咽,那声音很小,却如闪电般哗地击中了我的心。

晚上,我躺在床上辗反侧。有关鲁爷爷的记忆,在我的脑海里一点一点变得清晰,我的鼻子很酸,眼泪却迟迟不肯跳出眼眶。半睡半醒之间,我又听到了楼下“咣咣咣”敲暖气的声音,这种声音在晚上总会响起来。我一直以为这是从鲁爷爷家传出的声音,现在才知道我错了。鲁爷爷家在东门,是对门的楼下,而不是我们家的楼下。我这才发现,原来我认为我已经淡忘了的鲁爷爷,其实早已融入了我的生活,成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终于,我把我眼眶中的泪水挤了出来,流进我的嘴里,咸咸的,像海水的味道。鲁爷爷在我的印象里就像是海水吧,一望无际的是他广阔的胸襟,奔腾不息的是他鲜活的生命力。还有他的那顶棒球帽,湛蓝湛蓝的,像海水的颜色。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第二天,我看见鲁奶奶白衣素服、臂佩黑纱地出了门,就知道她一定是去参加鲁爷爷的葬礼了。她不记得我了,看见我的时候,不再笑呵呵地问我“琳琳,去哪儿呀”,她只是疑惑地看着我,眼神空洞、迷茫,没有丝毫的光彩。我挡在她的面前,迟迟不肯让开,她往右,我也往右;她往左,我也往左。我的心里想着:小的时候,鲁爷爷就是这样挡住我的去路的。现在他去了天堂,他的“债”,只有鲁奶奶你来替他还了。鲁奶奶却不知道我的心思,嘴里不满地咕哝着“谁家孩子这么不懂事”。我知道她已经对我没有丝毫的印象了,只好低下头,乖乖地让开。

鲁爷爷也不会记得我了,不会记得他从前喜爱过的那个叫“琳琳”的小女孩了。我来到阳台,仰望蓝天白云,那里没有出现鲁爷爷的影儿,没有出现鲁爷爷满面红光的笑脸。我想,他一定是在忙着穿梭于云朵间挡住小鸟的去路吧。在流淌着的光影中,那些遥远而又模糊了的往事清晰再现……那个在我下楼梯时突然蹿出来挡在我面前、摸着我的辫子叫我“琳琳”的身影,却再也不会有了。

不过,从此以后,天堂会出现一个鹤发童颜、戴着一顶棒球帽的老爷爷,他会在众多孩子漫步在云端时突然蹿出来挡住他们的去路。那些可怜早逝的无辜的孩子们,一定比我更需要这样一位老爷爷来给他们的生活增添乐趣。这样想着,我开心地笑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