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初二 散文 1772字 83人浏览 Mr小宇

多年以后,有些当时感觉刻骨铭心的事情,在岁月的长河里,烟消云散,而那些微不足道的的小事,却是那样的记忆犹新,仿佛就在昨天„„——题记才娃阿爷是我家的邻居,住在我家后院的窑洞里,爷孙两个。是从甘肃那边逃荒过来的,那时候阿大是生产队队长,不顾众人反对,收留了爷孙俩,并把原来住过的窑洞腾出来,给他们住。才娃阿爷又瘦又小,而且胡子很长,他说话我听不懂,只知道一句话,就是他不高兴的时候,用一句“贼挨刀”骂我们这些不听话,调皮捣蛋老惹他生气的娃娃们。大人们去农忙的时候,才娃阿爷照看着街坊邻居的几个孩子。不知道是因为我们惹他生气的缘故,还是有什么病,他说话的时候,手和嘴抖的厉害,尤其是在向大人告状的时候。他哄孩子很有办法,最常用的就是把院子扫干净了,然后在院子里撒些炒熟的青稞,让我们捡着吃,只有这时候,顽劣的我们才会安静一会,和领着一窝小鸡的老母鸡抢着吃地上的青稞。他也可以在墙根下,闭目养神一会。因为老母鸡随时会丢出一堆热屎。我们很讨厌,所以就经常打老母鸡。被惹急了的老母鸡很凶。为了护小鸡,它会竖起翅膀,和你拼命。吓坏了的小孩就会鬼哭狼嚎,惹的很生气的他拿着那个条(棍)子,气喘吁吁地追打我们大一点的孩子,嘴里不停的骂着“这些个贼乃刀”。当然,他是追不上我们的,最后收拾我们的自然是家里的大人了。那时候,很是恨他,又拿他没办法。多年以后的今天,回忆这些事情,却没有当那种初幼稚的恨,而是一份深深的思念和感激之情。太岁头上不能动土小时候,就知道这句话,但不知道其中的含义。那时候,不知是谁家先发现了,我们住的那个小山坡上,有金子。农闲的时候,山坡上都是挖金子的人,可以说是全村全家出动,住的高一点的人家,在自己的院里也挖出金子。后来,一家人挖出了一种东西,说是软乎乎的,还在跳动。大家争相观看。年长一点的老人们说,那是“太岁”,“太岁头上不能动土的”。挖出“太岁”,家里会遭殃的。就让他们把太岁埋在干净的地方。大人们没让我们孩子们看,说那东西不吉利。后来听大人们说,那家的几个孩子就在那天得了怪病,一直没好、村里传的沸沸扬扬的。直到现在,我依旧没明白,那家的孩子得病,是巧合还是跟“太岁”有关。只是,在经历了人生的风风雨雨,磕磕绊绊之后,深深的明白。“太岁头上不能动土”这个道理。许多世事,也证明了“太岁”头上动土的悲惨结局。老人们常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以前听起来不以为然,还以为是老人们在倚老卖老。现在明白,老人们说的很多话是金玉良言。生活中,能绕的弯,必须绕。不能拿鸡蛋碰石头,哪怕你是有理的。“太岁头上不能动土”,就是不能动,要不然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自己的经历上小学的时候,不知那一根筋出毛病了,很是羡慕不上学的孩子,感觉他们每天赶着牛羊或跟着父母亲去庄稼地里去干活,很是自由自在。在一个假期里,玩野了心,把写好的暑假作业放到炉子里烧了,目的是,没写完作业,老师不让报名,可是,老师不但给我报了名,而且还要求我两天之内把假期作业补写完,我磨磨蹭蹭不写,却是急坏了阿妈,哄我,劝我,就是不听。阿大倒是什么话也没说,他就带我去犁地。那是山坡上的一块地,是“歇地”,听大人说,一块地连续种几年的话,粮食的产量就会降低。就会让地休息一年,然后一年里翻犁几遍,第二年,产量又会增加的。一开始,我高兴坏了,坐在骡子车里,感觉优哉游哉的,很是感谢阿达了却了我的心愿。犁地的时候,我在前面牵着骡子,阿大在后面扶着犁铧,刚开始,还觉得新鲜,好玩,神气。但是来回一趟过来,就累的不想动了,走在那松软软的地里,感到很吃力,而且鞋子里灌满了土,还有那毒辣辣的太阳,烤的我脸上烧哄哄的,嗓门眼里直冒烟。那大红骡子鼻子里呼哧呼哧喷出的热气,喷在我的脸上。让我更加难受。而且,累了的它,会不时的来回转动着头,时不时把我掀翻在地上。那一天,感觉那天气很长,等不到黑,感觉那地越来越大,犁也犁不完,毒辣太阳,也迟迟不肯落山。肚子饿的眼前冒金花,累的骨头都散了架。阿达问我:“是上学好,还是干活好”。那一刻,我才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那一天的日子,是我今生最累的一天,也是改变了我命运的一天。后来我再也没有过不想上学的念头。生活中,我们往往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好

多时候,我们只看见别人表面上的风光,却看不到背后的艰辛。当我们仰慕别人的时候,别人也正在仰慕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