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线的风筝
初一 散文 945字 263人浏览 尘缘似骸

断线的风筝

记得小时候,每到春天,总是会在田野里放风筝。当风筝飞得老高的时候,总是有一个小小的我在地上望着,想着:风筝如果没了它束缚的丝线,是否会飞得更快乐呢?

后来,随着年岁的递增,特别是在上了初中以后,我知道现实是件残酷的事。我渐渐地不再沉浸在我编织的世界里;我渐渐地不再去像放飞梦想般放飞风筝;我渐渐地学会了所谓的“圆滑”;我渐渐地尝试着做一个沉默的旁观者,学着一点一滴地承受„„

不管愿意与否,人总是要长大的。

那个关于有束缚和没束缚的风筝,也渐渐地离我远去„„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起这个,心里依然还会泛起点点涟漪。断线的风筝,是否会飞得更快乐呢?

今年收拾房间时整理出了一个布包,式样很老旧了。我打开一看,所有的风筝都在那里。我现在喜欢管风筝叫风筝,而不是叫纸鸢。记得那时,我是从来不把风筝叫风筝的,我一直管那叫纸鸢,虽然现在想来有点不可思议。我又想起这些风筝都是我去年春末放好的,当时似乎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不做梦的理由。我猛然又想到了那断线的风筝„„

其实,关于那个断线的风筝,我想我已经找到答案了。我放过那么多年的风筝,其中断线的很多,除了一个至尽仍下落不明外,其余的最远也就飞过了河对岸(我家就住在河边) 便落了下来。其中不乏是我自己剪断了丝线,为的只是想要风筝飞得更快乐„„

其实答案老早就知道了的,只是还想给自己一个梦想的理由。因为我不想让现实把仅存的那点幻想剥夺,所以就想用心留一个小小角落搭一个小小的房子让自己梦幻地生活在其中。所以我选择了不断地想象,也不想去接受这一现实。毕竟,我没那么好的心理承受力。

其实,我们,任何人,都是风筝,都是社会规则下的风筝。不知道谁曾经说过:自由就是一种在规定的范围之内可以做任何事的权利。是啊,这就是自由。不管是谁,都没有浮于规则之上享受的自由权利。

我们是经不住风吹雨打的,我们是温室里娇嫩的草莓。而风筝,也是不能在暴风雨中穿梭的。我们都没有准备面对突如其来的挫折。人总是要长大的,不管是以什么样的方式。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又是春。看着满天飞舞的风筝,看着地上一个个天真可爱的孩子,我也有一种莫名的喜悦。或许,我某一个地方,现在也有一个天真的小孩子在对着天上的风筝想:断线的风筝,是否会飞得更快乐呢?

可是天真的孩子你知道吗?断了线的风筝,何去何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