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木棉花开
初一 记叙文 1170字 293人浏览 912185805

春日暖阳,绿蕊吐新。如潮水般涌来的绿呀,浸染了生命的画布。微有些寒意料峭的街头,春意盎然。那一棵棵高大的木棉,挺直背脊,像哨兵一样笔直齐整地站在街道两旁。虬龙般粗壮的桠枝,努力地向上伸展着,仿若一双双攀登天梯的巨手。春风没有吹绿木棉的枝头,却吹开出了一朵朵,一簇簇热烈的火焰,明亮冷艳,照亮了整片天空。岁月辗转,年轮被一次次打磨镌刻,喧嚣中的悲喜怨嗔,因那一抹橙红,归于平静。三月的阳光,温润如情人的手,轻轻地抚摸过心底最柔软处。闲步慢走,满树橙红的花朵在阳光下晕染成金色的光圈,花影随风斑驳。花儿紧贴枝头,如依恋母亲温暖的孩子,不愿松手,不摇曳,不动摇。深深浅浅的回忆,在微风轻拂中,如童年摆荡的秋千,倏忽而来,又倏忽远去。翻开青春相册,木棉花开的季节,一张张明艳的笑颜如枝头盛放的金色花儿,年轻恣肆,炽热而温暖。“姚黄魏紫向谁赊,郁李樱桃也没些。却是南中春色别,满城都是木棉花。”春天从来都不缺乏色彩。一片片如茵的绿草,一丛丛千娇百媚的花儿。唯独木棉,不见抽芽的绿,却在浅浅淡淡的阳光下,依约而来,专注安静地绽放。缤纷春色里,依偎高大的树影,望着生机勃勃的枝头,几多诗意,几多惆怅,层层叠叠的碎影流光,醉了春,红了颜。懵懂憧憬的情怀被一一收捡进记忆的篮子里,心湖荡漾涟漪。窗台上,木棉枝桠攀援而入。枝头一簇木棉花如同参加晚宴的盛装佳丽,没有叶的陪伴和相衬,显得冷艳而微微有些孤寂。一次次盛放,是否在期待一场轰轰烈烈的相遇?热烈的颜色,是否担心被红尘遗忘?寂寥的枝头,是否为不敢低头的高傲?等待,是一种期许。即使虚妄,也为那曾经的心境。赴一场春天的盛宴,万紫千红,独立枝头的坚守和执着,让一树火红,用最亮眼的方式在斗转星移的沧桑璀璨中,变成三月最浓重的一抹色彩。记忆的重叠破碎,随着微风轻颤,凝结成一只翩飞的彩蝶,在金色的花儿上静静地伫立春雨和着风儿,洋洋自得。一朵被雨水打湿的木棉花跌落枝头,滚动着坠落。如一只折翼的鸟儿,凄凉地坠落向冰冷的地面。蓝天,成了它最深的希冀。一抹残红,是不愿清醒的梦呓。俯身,小心地拾起。掌心中,花瓣依然是如醉的酡色,紧紧裹覆着金黄色的蕊,共同承受着与枝分离的无奈与苦痛。生命从未停止它的残酷,也许不久,木棉便会卸下所有的妆容,重新穿戴一袭嫩绿的新装。然后,是又一次的等待与重逢。在南国,木棉花落,是孩子们的一场游戏。雨后的木棉树下,已用橙红的花儿铺设了一块地毯。孩子们欢笑着,嬉闹着,竞相收集,穿成一串。奶奶们会细心地洗净,晒干。然后,屋前房后,多了一串串红艳艳的风铃。那凋零的花儿,又重获了生机。仿佛回到小时候,奶奶总喜欢用木棉花与猪骨煲出略带褐色又微涩的汤,家乡的味道,温暖沁人。一霎那的恍惚,奶奶仿若就在眼前,展颜一笑,灿然亲切。“只缘感恩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佛前许愿,花开之约,结永世尘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