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初二 记叙文 6456字 86人浏览 安徽联通百科

1 他,不普通

那一次,我独自坐车去舅舅家,但由于长时间等不到车,只好坐上一辆人力三轮车。 骑三轮车的是位老大爷,但听说蹬三轮车的会带陌生人绕远路车,以此增加车费,我便装作是本地人,漫不经心地看着身边车来车往。

毕竟是三轮车,速度慢,不如公交或的士,而路又有些远,我也只好不耐烦地等着。而最让我不爽的是三轮车上坡时,一行一停的,弄得我一点也不舒服。

到了一座桥头,我看见人们都把别样的目光投到老大爷身上,而且三轮车一行一停状况愈加严重,我觉得有些不对,便开始打量起这位老大爷。等等,咦,怎么有一条裤管晃啊晃的?我才明白,原来老大爷是残疾人,一路他都只用一条右腿在蹬三轮。我立即感到一股罪恶感,老大爷多不容易,我却若无其事地坐在车里,心里非常的不安。眼看过了这座桥,再穿过两条街就到了。我就想下车步行,但又怕伤及他的自尊心,便对他说:“老爷爷,这里坡度比较大,我下来帮你推上去吧。”可谁知老爷爷就是不肯说:“不要紧,你坐好,我蹬得动。”而强烈的不安迫使我跳下车,伸出双臂,在车后帮他推着。这时,老大爷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我心里一惊,只怕触痛了他的伤口。而老爷爷却回过头冲我笑笑,然后就与我攀谈起来,应该是知道了我的意图了吧。我的双眼触到他的视线时,竟看见里面渗透出一丝温存。

他说我如果要去那目的地,我坐车坐错了。他热心地告诉我正确的走法,站牌等等一系列。我克制不住好奇心,便开始问他“老爷爷,您蹬三轮车是不是很辛苦?”他笑笑说:“没办法,要挣钱啊。”我原本想问为什么?他的子女不赡养他,还得靠他自己来维持生活,但考虑到可能他家里的情况复杂,也没去过问。“因为这里人多,经常有人搭不到车子,我就有活干。有一次两个外国人看到我,边笑边坐上我的车,好像是故意要来看我出洋相的。我就带着他们绕城一圈,在外国人面前嘛,咱也不能给中国人丢脸是不是?一圈下来他们挺兴奋,还有一个要来和我握手,他们嘴里说的话我也听不懂。”

听到这儿,我被他震撼了。老爷爷只是一个普通的残疾人车夫,文化水品不高,却拥有一颗最崇高的民族自尊心,作为一个中国人,心里泛起莫名的感动。情感的涟漪拨动了我的心弦,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沉默良久。

离目的地还有一条街的距离,我要求下车,我编了个借口说,要去超市买点零食便下车了。老大爷看还有一段距离,便少收了我两块钱。看着他调头穿过马路,目送他远去,我懂了,懂了那条独腿的坚强。

2 它,不普通

急促的拍击声把我从睡梦里唤醒,又是那个不安分的小家伙。我睡眼惺松地下了床,走到窗边。意料之中,小家伙还是使劲扑腾着翅膀,对着竖的窗户横冲直撞。我摇了摇头,扯了扯系着它的绳子,缚得更紧了些。自从伤好了之后,小家伙每天上演这样的戏码不下五次。

小家伙其实只是一羽麻雀,一羽小得只有拳头三分之一大小的麻雀。

那天,阳台上的一阵鸟鸣把我引了过去。它奄奄一息地哀叫着,我把它捧在掌心,它立刻缩成一团,小小的身子不住地颤抖。仔细一看,它的翅膀上吸附着斑斑血迹,许是学飞时不慎跌落伤着了吧?我轻轻一笑,这幼小的生命还真是不堪一击呢!

之后几天,我便细心地照料它。看得出来,它不仅脆弱,而且胆小。每次给它喂食时,它都用它黑黑的眸子愣愣地瞅着我,直到我转身后,才像回过神一般转动着眼球,小心而迅速地啄起桌上的米粒。待它伤好之后,我就用一根细绳把它系在窗边。只是,很快地,它做出了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举动——每天都会发疯般地撞向窗玻璃。起初,我只当它是只笨鸟慢慢地,我才知道,它只是想飞出去。这天,它又一次做着同样愚蠢的动作,我正要去把它拎回来,却不由得愣住了:随着一声尖锐的鸣叫,窗外又出现了一只麻雀,正准备休息的小家伙听到声音后,像着了魔一般,再一次冲向窗户,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狠。它惨烈地嘶叫着,窗外的那只像收到了某种特殊的信号,竟也发疯似的往里撞!

我震惊了,我为小家伙绝望的眼神所折服,它的鸣叫成了一首最悲壮的歌: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它不普通,因为它热爱自由胜过自己的生命;它不普通,因为它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着自己对自由的追求。而此刻,它更像一只扑向烈火的飞蛾,绝望却闪烁着最耀眼的光芒。

我别无选择,解开了它腿上的绳结。

它,不普通

它,不普通。它用自己的生命谱写出了一曲震撼人心的歌。

记得那天,我和表弟去乡下游玩。几经周折,终于来到了老家。我们便迫不及待地冲入小树林,开始“寻宝”。这时,我看到了一丛红薯,我刨了几个,准备烤了吃。突然,一只蚱蜢跳入我的视野。虽然它很普通,但那还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见。只见它一身的翠绿,细长的腿攀在一根草上。我想把它抓来给表弟玩。这么好玩的东西他一定会喜欢。不费吹灰之力,我抓住了它。为了防止它逃跑,我用狗尾草秆穿过了蚱蜢的身体。它也许是痛了吧!身体不安分地抽搐了一下,不过很快不动了。我咧嘴一笑,嘻嘻,还是逃不过我的“魔爪”!我将它放在一边,摆弄起了红薯。心中不禁鄙视这个小生物。

当我再次回头时,已无蚱蜢的影子了。我忙找了起来。由于受了伤,它的行动速度很慢。我又把它抓了回来。怕它再次跑掉,我将草秆向它身体里用力地插了插。这时,我已无心烤红薯,决定看看这小东西是怎么逃脱的!

3 我半趴在地上,静静地观察着。突然,它的腿向上攀了攀,想抓住秸秆向上爬,可失败了!但它毫不气馁,一次一次地向上攀爬着。它奋力地向上爬着,只为活下来!只为能逃离人类的手掌!它不甘心被人所操控!我就这样看着它一步一步地爬到了草秆的前端。黄天不负有心人!它成功了!天哪!这该要忍受多大的痛苦啊!可以想象,如果是一把利刃插入人体,我们怎么能忍痛将那穿透身体的利刃拔出体外呢?可是,这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蚱蜢却做到了!它将这支“利刃”拔出体外。它那强烈的求生欲望,不想让别人主宰自己命运的精神感动了我。不!是震撼!深深地震撼!

青绿色的液体流出了体外,在地上汇聚成了一枚小小的音符。它奋力挣扎了几下,终于不动了„„

我心怀愧疚地埋葬了它,由衷地敬畏这个普通的生命。心中却不禁一阵感叹:这只小蚂蚱虽然貌不惊人,但它却做出了惊人之举!用自己的生命谱写了一曲震撼人心的歌!

它,不普通!

它,不普通

它,在花园和草丛中随处可见,那么弱小,人类不经意的一个动作就可能致它于死地。它实在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然而,它又是不普通的,它的家族拥有动物界中最多的成员,它可以搬起比自己的体重多好几倍的物体。它,就是我们司空见惯的小昆虫——蚂蚁。

蚂蚁应该是自然界中最常见的动物之一。它们平时就像自然界中的其他动物一样工作,觅食,休息。但是它们在户外做的每一件事都要小心谨慎。它们虽然没有到“上街人人喊打”的地步,但它们有些成员的死法比老鼠更惨。老鼠一般还知道自己的死因,而蚂蚁可能在活动的时候突然就会大祸临头。但是蚂蚁们并没有从此销声匿迹,它们依然随处可见。

曾经看到过蚁群在火中逃生的故事,那时心里深受震撼。而这次我亲眼看到的蚂蚁,更让我感动。一群蚂蚁正在搬运面包屑,我坐在公园的椅子上观察它们。有的蚂蚁单独行动,搬着小块面包屑,有的集体作战,好几只抬着大块面包屑。小面包屑里有几块看上去也比蚂蚁的体积大好几倍,有几只单兵作战的蚂蚁明显很吃力。过了一会儿,绝大多数的蚂蚁都已经把食物搬回了蚁巢,最后只剩一只蚂蚁还在那里奋力搬着。它所搬的面包屑对于它来说实在是太大了,它是拖着食物在走,走几步就要停下来歇歇,因此它移动的速度非常慢。我心里想:“蚂蚁不是很团结的吗?它搬不动,可以回去叫其他蚂蚁来帮忙呀。或者它也可以先吃一点,这样面包屑变小了也好搬呀。为什么吃也不吃,还要一个人这么卖力呢?也许它怕它回去的时候食物就会被其他昆虫抢走,也许蚂蚁首领分派给它搬,它就一定要完整的搬回家,就算想吃也要等到分给它的时候才能吃。也许……”我想的出了神,再看看蚂蚁,它已经快到蚁巢了。可是就在这时,一只过路人的脚

踩在了蚂蚁的身上,它马上不动了。我不知道它是昏过去了还是死了,我用手指拨了一下它,它还是不动。我正想走开的时候,几只蚂蚁来到了刚才那只蚂蚁的身边,

4 它们围在它的周围,仿佛在查看它的伤势。接着,它们抬起了蚂蚁和它的面包屑,往蚁巢走去,它们排列的整整齐齐,仿佛怕弄疼它,又怕是惊扰了它。

我的心被深深的感动了。蚂蚁,是普通的,然而,它又是不普通的。它们团结,勤劳,坚韧,它们是渺小的,同时它们也是伟大的!

它,不普通

瑟瑟的秋风拂过我的脸颊,吹拂着我手中的那片火红的枫叶。我紧紧地握紧了它,怕它离我而去……

“吱嘎”门不知被谁推开了。我放下手中的布娃娃,紧紧地盯着那道门缝,生怕有怪物出现。可事实恰恰相反,在黑黑的门缝里露出了一道弯弯的月牙儿,在黑夜中闪闪发光,那是她的眼睛,而她就是我的表妹。她从姥姥领她进门开始便要融入我的生活,成为我们家庭的成员之一,而且将会待在我家直到她出国定居的那一天。

妹妹是那么得可爱,给我的家增添了不少欢声笑语。可是再好的姐妹也会吵架,我和妹妹也不例外。

一个夏日的午后,知了在炽热的阳光下无力地呻吟着,像首软绵绵的曲子,唱得我心烦意乱。这炽热的阳光像一把把锋利的尖刀逼得我只能呆在家中以画画来打发时间。 “姐姐!”妹妹回来了。只听得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过后,“扑通”一声,妹妹打翻了我的颜料瓶。一阵寂静过后,我像座火山似的,喷涌出岩浆,向惊恐的妹妹吼道:“你这个傻瓜,走路都不看地呀!”

“对……对不起。谁让你把颜料瓶放在地上的呀”她低着头喃喃地说。

“什么!”我彻底爆发了,“明明是你的错,还赖我!这可是我的家。”

妹妹的眼角泛起了泪花,紧接着,妹妹的泪水像海啸一般势不可挡,夺眶而出。我再也受不了,扔下画笔,跑出了家门。大约过了一两分钟,我的气也消了,回忆起刚才的事,心中不禁泛起阵阵悔意,可不知如何向妹妹开口道歉。

正当我不知如何是好之时,一声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姐姐!”

啊,是妹妹在主动叫我,我心中既开心又愧疚,当我心中酝酿着该要说什么话时,妹妹开口了:“姐姐,看我带来了什么。”

“什么?”

“瞧,它!这是我去年秋天摘的,好看吧!”

这是片枫叶,它像一团红艳艳的火在我的瞳孔中欢快地舞动着。岁月虽已让它失去光泽,可带不走它的色彩,它仍焕发着蓬勃的生机在妹妹手心舞动着。

“送给你。”

我双手接过这片红叶,捂在手心放在胸口,抬头望着眼角仍有泪光的妹妹,感动了,无数点星光从我眼角滚落……

秋风习习,将我拉回到现实生活中,现在,我妹妹早已身在大洋彼岸,可我俩的那份亲情仍像那片枫叶,在彼此的心中跳动着。

枫叶,它,一点也不普通!

5 它,不普通

一天推开一扇老窗,一眼发现一只风铃,一声悦耳锁定一段回忆。

——题记

破碎支离的纸糊在铁罐上,下面钓着的纸牌和若有似无的响声都无力的证明它是只风铃。普通外表的它,不知何时已奠定了不普通,也许是它载浮的那段过往。叮叮叮铛铛铛„„曾几何时,风铃敲碎我的梦?

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个风铃。那天大扫除,无意中推开一扇陈年不开的窗,竟然发现了被我冷落多年的风铃。轻轻为它拭去层层灰尘,弯曲绷直的线,晃动着纸牌又听见久违的铃声。怔了怔,苦笑着摇摇头,轻轻的叹着一切都回不去。

“这风铃什么时候的了?我怎么没见过?”妈妈走过来问。也许,它闲置太久了,连妈妈都忘了它曾经的存在。

“是很久以前的了,月饼送给我的礼物。妈,你还记得她吗?”我把风铃放下,抬头说。妈妈偏了偏头,好像在使劲想着。过了会儿,她迟疑道:“是那个文文弱弱的女孩么?以前是你最好朋友吧?”她拿起风铃看着。我说:“是啊。现在几乎形同陌路了。”妈妈把风铃放下,我端起曾经。

普通中算别致的风铃。圆柱形的主体,温馨的花纸贴着,上面用篆书写了段小文:“珍惜——愿珍惜相知的岁月莫忘记真挚的友谊,虽然不能常相聚也要长相忆。”下面有根线挂着写着“温馨祝福”的牌子。我想起过去,突然想起李清照的“物是人非事事休”,心中涌起伤感。月饼,这位曾经最好的朋友,她还记得这个风铃吗?她还记得她送给我时的那句“这是我送你的,因为我们要当一辈子朋友”吗?我都记得,风铃也记得。它曾经挂在我的窗口,每天一声声唤着我,也骄傲的提醒着我那段友谊。可是,什么时候,它落魄了?它卑微的响着,小心翼翼的告诉我那段友谊慢慢远去。

一声声,一点点敲碎了我的梦。我翻着记忆,已经接近一年没有好好聊了。然而一年前的联系也是有着陌生和疏离。淡淡是失望慢慢浓成一杯茶,入口的是涩涩的苦。 这个风铃,它普通,它像其它风铃一样只会在摇摆中唱歌。然而又不普通,它是友谊的赠品,承载的是我对昔日好友的思念和往日友谊的追忆。突然记起《小王子》里的一句话:“在你没把我驯服之前,你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小男孩,和其它千千万万个小男孩一样。而你把我驯服了,在我眼里你就是唯一,没有其它小男孩能够代替你在我心里的位置。”对于月饼,对于风铃,都一样。

叮叮叮铛铛铛,风铃入梦来。它的历史提醒我,它,不普通。

它不普通

俗话说,种瓜得瓜,可是你听说过吗?没种瓜也能得瓜。有一棵瓜苗,它是自己长出来的,真是不普通。

大约两个月前,我无意中发现了花坛里长出了一棵瓜苗,我有点惊讶,还有点欣喜。瓜苗是怎么长出来的呢?哦,想起来了:去年,我曾经坐在花坛边吃过香瓜,肯定是我掉的瓜籽!好聪明的瓜籽,在花坛里沉睡了整整一年,早不发芽,晚不发芽,等到适合它的季节就发芽了。

瓜苗发芽时,正是梅雨季节,几乎天天下雨,它贪婪地吮吸着甘露,瓜藤不停地向四周伸展,手掌似的叶子在微风中欢笑着。我以为野生的苗儿不会长瓜,也没对它抱多大的

6 希望。没想到它居然开花结果了,而且一天长得比一天大。于是我天天给它浇水,天天去看瓜儿长大了多少。一棵瓜藤竟长出了4个大瓜,而小瓜还在陆续生长„„

我天天盼着瓜儿快快长大。邻居奶奶告诉我,等到瓜蒂发白了瓜就成熟了。等啊等,盼啊盼,瓜蒂终于发白了,我凑近闻了闻,还有一股香气呢!于是就喜滋滋地把它摘下来。我拿着切开的瓜,咬了一口,糯糯的,满嘴清香。我吃着瓜,感慨道:土地真是神奇,能孕育出这么美味的瓜;植物也有智慧,能在适合它的季节生长

它, 不普通

寒风不知疲倦的呼呼地吹着,仿佛想要把一切都吹倒。我缩了缩脖子,快步走在回家的路上。道路两旁堆着厚厚的积雪,除了稀少的行人外,就是一片沉寂。望着这一片萧索的大地,一丝忧伤浮上心头。这些天,学习的压力,对未来的迷茫与恐惧···这一切都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尤其是在学习上,考试的失利让我总觉得自己比如别人。

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单调得没有其他任何颜色。不愿停留,我快步向前走去。忽然,我的眼角捕捉到了一抹黄色。好奇心使得我停下脚步。“咦,梅花?!”我惊叹道。不由得从上到下打量着它:娇小的花瓣,半透明的嫩黄色,就像是用水晶雕成的宝石,配着一缕清香,就像是一个清尘脱俗的仙子。可是再往下看,却是一副截然不同的样子:奇崛的枝干,瘦瘦的,贫瘠的就像是一个迟暮的老人的手臂,在风中颤抖着···我感到很不可思议,这么丑陋的枝干竟也能培育出这么美的花朵!

寒风依旧呼呼地吹着,所有的花儿都怯懦地低下了头,不敢与之抗衡,唯有梅花不屈服,瘦弱的枝干托着花朵立于风中。风愈猛,它愈挺立。它勃发的英姿,是对狂风的冷冷嘲讽,更是不言屈服的顽强。记忆中,也有这么一棵树,奇崛的枝干,长得不高也不壮。在春天的时候,它同样能借助春的力量向上成长,但冬天一到—哪怕是只到了秋天,他便迫不及待地为自己裹上冬装,不再蓬勃。而梅,她深知“梅花香自苦寒来”的道理:只有在磨砺中,才能成长。

寒风终于败下阵来,不再那么猛烈了。枝干依旧托着花朵,他好像在看着花朵,那温柔的目光,就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是啊,那可是枝干倾注了所有的心血,一手培育出的仙子,如今绽放得那么美,能不欣慰吗?

花在风中摇曳着,随着风,一阵花香飘入鼻中,也飘进了我的心里,带走了这些日子的烦恼。梅花的枝干虽丑陋,却有着不言屈服的顽强。它不怕任何困难,永远坚定地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行。而我,只是一次的失败就可以被打倒了吗?

“不,我没那么脆弱!”一个坚定地声音在耳边想起,在心间回荡。

我又加快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