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中最感动的一瞬间
五年级 记叙文 1747字 1548人浏览 wl1347825

成长中最感动的一瞬间

成长中有无数感动的瞬间,对朱自清先生来说,也许是父亲在月台为他送行,告别后落入眼底的那一个笨重的背影。

对于她,一个自幼失去双亲寄人篱下的柔弱自尊的女子。韶华正盛便玉殒香消,在孤苦多愁的短短一生中,烙印在她敏感心底的深深之处的,也许只有那一个瞬间。

敏感自尊的她,寄身在外祖母的府上,行也谨慎,言也谨慎。虽是锦衣玉食,独在异乡为异客,对月伤心,见物生情。伤感无人能解。唯有在诗句中抒发凄楚哀怨的嗟叹。

如果没有遇见宝玉,她将随波逐流,稀世之俊美与咏絮之才华将平静的淹没在封建礼教束缚下的深深庭院之中。偏偏,她在贾府中遇到同样叛逆多情的他。

徐志摩曾说:“我欲在茫茫人海中寻一知己,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林黛玉得到了,却不知,是幸,还是命。

宝黛两小无猜,宝玉深深明白黛玉身在异乡的孤苦,心思细腻的哀愁,孤高婉转的诗情,亦深深敬慕。黛玉也理解宝玉反对封建礼教的叛逆,亲近社会边缘人民的善良与呵护敬爱女性的崇高。两人心心相惜,相牵相绊。然而封建社会之中,不能自由表白,她不得不时时隐藏自己的心思,却又忍不住试探宝玉的心思,期望能够捕捉到他内心最真诚的回应。

那日湘云来宝玉府上做客,湘云自幼佩戴麒麟,宝玉也得到一个麒麟。黛玉心下忖度,近来宝玉弄来的外官野史,多半才子佳人都因小玩物撮合,恐宝玉借此生隙,同湘云也做出那些风流佳事来,因而悄悄走来,见机行事,以查二人之意。

刚走到怡红院前,便听到湘云劝宝玉多与为官做宰交朋友,谈谈仕途经济。宝玉心下不悦,便下逐客令。

宝玉的丫鬟袭人连忙解释道:上一会宝姑娘也说过一次,宝玉抬脚就走,也不管人家脸上过不过的去,她只当宝姑娘恼了,没想到下次见她,依然如旧,又赞宝姑娘道真真有涵养,与黛玉作对比道:若是林姑娘,见宝玉赌气不理他,又不知过后该赔多少不是呢。

宝玉道:“林姑娘说这些混账话么?要是他也说过这些混账话,我早和他生分了。”

林黛玉听了这话,不觉又喜又惊,又悲又叹。所喜者,宝玉果然是个知己,所惊者宝玉在人前竟一片私心称扬自己。所叹者,你我既为知己,又何必有金玉之论,既有金玉之论,也该你我有之,又何必多一宝钗。所悲者,双亲早逝,虽

有刻骨铭心之言,无人为自己做主。近日每觉神思恍惚,病已渐成。我虽为你知己,但恐自不能久待;你纵为我知己,耐我薄命何啊。便一面拭泪,一面抽身回去。

这里宝玉忙忙的换了衣裳出来,见到黛玉在前拭泪,便上前相问,黛玉又忍不住说到心中百转千回的忧虑:“你死了倒不值什么,只是丢下了什么金,又是什么麒麟,可怎么好呢?”

一句话将宝玉说急了,黛玉想起前番才为这话争执过,自悔失言,宝玉叹道:“你放心。”黛玉听了,怔了半天,便问宝玉有什么不放心的。

宝玉叹了一口气道:“好妹妹,你别哄我。你真不明白这话,不但我素日白用了心,且连你素日待我的心也都辜负了。你皆因总不放心的缘故,才弄了一身病了。但凡宽慰些,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了。”

黛玉听了这话如轰雷掣电,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还觉得恳切,有千言万语满心要说,却不知从哪一句说起,只怔怔的看着宝玉,宝玉也怔怔的看着她。她落下一行眼泪,转身要离开,宝玉忙上前拉住道:“好妹妹,且略站住,我说一句话再走。”黛玉推开手道:“有什么可说的,你的话我早知道了。”说着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宝玉却发起了呆,并没有意识到黛玉已经走了,竟把追出来送扇子的袭人当成了黛玉,向袭人说出了自己睡里梦里的表白。把袭人唬了一跳。

黛玉并没有听见宝玉的肺腑之言,但是她已触摸到宝玉的真心。黛玉心地纯洁,天真,而又有几分清高自许,他沉醉在诗意的世界,为落花的凋零而忧伤,为戏文的缠绵而悱恻。她始终不属于现实中荒淫而又互相算计的世界,唯有在与宝玉的爱情中才可获得精神的自由与情感的慰藉。

而这份情感被封建礼教无情的压制,又成为她一生诸多般思虑愁苦中最深沉的愁苦。使她相思成病,病入膏肓。宝玉与黛玉的爱情,让黛玉的心为之起起落落,期盼忧伤,却再也不曾如离家的游子无处落脚。宝玉与黛玉的爱情又让黛玉伤心嗟叹,相思入骨,最终魂归离恨天,没有宝玉,黛玉就像散入污泥的雪花,而有了宝玉,有了那份深入骨髓的感动,黛玉却为之牵绊一生,期待一生,哀怨一生,忧愁一生。

最终,情字的谜底在封建的铁链中始终未能揭开,随着黛玉如落花般的飘逝而香消玉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