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戏
初二 散文 876字 698人浏览 太极轮_无双

这或许是一个很美的地方。

如是。

墙面反射着触目惊心的而又静默的惨白,檐下的小草静静地让墨绿的长发被风吹拂,撕裂,旋扬。泛白的蓝天,留下的或许只是幻想。枫和池面的桥,随着涟漪而摇曳。水边的草台上戏段随风,飘落不释,挣不脱胡琴的琴弦。净丑的万思万绪统统映入了涟漪,自以为无所误差,却落在了波纹的微漾中。桥已古旧,灯盏没有燃起火焰,更不存在甚么灯火阑珊。偏就是这旧桥上,攒动的人流蔓延几至百里,却为何只有我用着万股思绪,台上武生小生的戏已分辨不清,“涌泪,莫回首”,正如此。身,一抹朱砂,浅笑嫣然,单薄的唇下,墨绿的短笛。呼吸骤然一紧,似乎亘古的时光重叠在了草台红颜的这一曲,但那面貌下的红妆,终是放开了我的咽喉,余生,说不出来,似乎,不很开心,又仿佛,失落了什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时光已然老去,远逝了我盛装唱的那一曲,那一曲,我至今还记得,松灯,一若迷离。日月星辰,只想问问,是否还记得。“新燕将水离别意,应是旧堂照弄人”这是我笔下曾经的记忆,如今连我自己都已记不起,想想也有些好笑,自己记不得的那些,却又如此的画未。煮的茶,泛出的苦香,描摹了折落的白梅花,断枝处,轻轻的,每日用小刀刮去些许长起的浅疤,最终,竟成了废枝。人也似乎是这样吧。

只可惜,不会作画弄琴,抑否,应能奏起飞落昨日的“青花悬想”。孟竹宗的油纸伞也许会永远留在回不去的明天,人山人海,却忽然有了一种迷茫,无数的人擦肩而过,形同陌路,又或许本身就是陌路,熟悉的侧脸,又幻灭在耳边,清脆的铜铃留在了未曾离开过原点的余晖,到底什么已然断离,你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们都不知道。这一刻,我忽然找不到了来时的方向。却突然有一种感觉,天地静默,岁月归墟。也或许只是错觉。背上的冷汗缓慢的挥发,带走的热量回不来,遗余的只是我的瑟瑟。下意识的去抓,胡乱中抓到了一只手,一抬眼,迷茫,听见的只是自己所说的对不起,不好意思。胡琴声恍惚间忽然迸裂,裂开的是什么,看见的是什么,我都不知道,因为那只是在恍惚之间。

所有的幻想最终就都会像流星一般,绚烂在人们的心中,破碎在现实。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所以,我要回家了。

只是继续走下去,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