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怀念——祭父亲
初三 散文 1446字 2220人浏览 xuzhen123aa

永远的怀念

——祭父亲

窗外,三月的小雨淅淅沥沥。

我躺在床上,听着久违的小雨声,听着三月清雨时节特有的雨声,心随之潮湿起来。 又是三月清明时,我慈祥的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三年了。三年来,我时刻想着父亲,要为父亲写点文字,算是告慰他的在天之灵,也算是我的忏悔之意。可是,每到提笔时,我总是情难自禁,父亲生前的点点滴滴,总会在张开眼的刹那,看到的每一处,都是那么生动那么丰满,一一向我涌来。它如一张网,网住我,使我不能自制,父亲,我是你的儿子,可是,在我能为你做事的时候,你却离我们而去了,你也来不及享受我为你带来的半点清福,就像一片老树叶,枝头花正红时,你却孤独陨落。每每此时,我的手就僵着心就痛着眼就红着泪就流着„„

今晚,我不知是第几次面对你,我的父亲,你生前就是春天时的犁铧,春潮起了,你的生命之帆也要飞扬了,可是,三年了,三个春天过去了,你春之帆却永远也不能张开了,雨,只能在地下陪伴着你,风,只能告诉你,今年的春天又来了,又是一年春耕的时候了。父亲,就让我在今晚告诉你,春天又来了,今年的第一场春雨又下了„„你听到了吗?你的儿子今晚在风雨中,想对你说着三年以来就想说的话。

父亲的一生是勤劳的一生,也是无悔的一生。村里的人都说,他真厉害,用一个人的肩膀,就挑出五个有出息的孩子。是的,在村子里,我们的生活水平只能算是一般的,在我们五兄弟慢慢长大到要读书之后,生活的重担就放在父亲的肩上,你默默地挑着,我们从没听到你半句怨言。那时,我们都很懂事,平时读书回来,我们也会到地里帮他忙,能帮父亲的,我们都会帮他。但这点帮忙算不了什么,到农忙时节,父亲每天能休息的时间并不多,有时仅仅五个小时多,在分田到户的那些年,凌晨三点多他就要到地里犁田了。我经常听着他与家里的老黄牛的对话,“起床了,还睡懒睡”,“累吗?犁完地就有草吃了”,“夜里凉快些,快起来吧”,父亲仿佛与他的子女在说话。然后我就听着父亲与老黄牛远去的脚步声,还有就是村里的狗吠声了。父亲好像生来就不怕风雨一样的,我时常看到父亲从风雨中回家,回到家后,有时连湿漉漉的衣服也不脱,就拿起他与他一生为伴的水烟筒,狠狠地抽起来,抽得好不痛快。后来,我才知道,父亲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他的儿子,为了他们能长大成人能出人头地。父亲真的将他的一生都交给了土地,他脚下的黑土地,就是他自己。 是的,父亲一个人种了十亩地,自己还开垦了一些土地将它作为自己的田地,那时除了种作物,他还种了菜。要知道,种菜可是细活,单是每天浇水就要花费很多功夫,到了收获的时候,又要花上很多时间去卖。他可是两头都顾,有时从城里卖菜回来,饭都没吃又要到地里去了,可以说,家,全靠父母支撑了起来。而我们,最是盼望父亲去卖菜,因为他回来时总会买到我们想吃的现在称之为海鲜的鱼。现在想想,我们都不理解父亲。

人们都说,父亲去时应该没有什么牵挂了,可我知道,父亲有牵挂,这也是他一生中感到最不完美的一笔,他还没见到我正式将现在的妻子娶回来,他还没见到他最小的孙子,他怎么能放心去呢。记得那时我们祭父亲时,我的堂兄对我说:“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父亲在走的时候想的都是我,而不是他自己,我这一辈子,欠父亲的都没法偿还了。堂兄的话让我泪流满脸。今天,我的儿子已经三岁了,父亲,你最小的孙子已经三岁了,你知道吗?他会叫爸爸了,我还是会教他叫爷爷的,到清明的时候,我会让他喊你爷爷的!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父亲,你永远都没有离开我,你就是春天的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