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孔乙己的死
初三 其它 1372字 627人浏览 深秋紫涵

关于孔乙己的死

张晓滨 社科1012班 3100101094 据说,鲁迅先生的所有作品中,最被他本人喜欢的既不是《狂人日记》,也不是《阿Q 正传》,而是《孔乙己》。而对于这部作品,凡是看过的人,即使忘了其中的大部分内容,就算忘了这作品要表达个什么思想感情,恐怕也忘不了关于孔乙己的死的描述:孔乙己大约的确死了。文学评论家们对此有一个被广泛认同的解释:“大约”是指“我”并没有亲眼看见孔乙己的死,“的确”是指在那样黑暗的封建礼教下,孔乙己的死是必然的。在没有征得鲁迅先生的同意下,这样的解释就通过语文教学一代一代的传了下来。

然而逻辑学家终于不干了:这句话明显违反逻辑学三大基本规律之一的矛盾律嘛。逻辑学规律是一切思维活动所必须遵守的起码准则,,对一切思维活动都有制约作用,文学创作当然也不能例外。矛盾律作为逻辑学基本规律之一,它要求在同一思维过程中,一个思想不能既是真的又是假的。“孔乙己大约的确已经死了”这句话中,“大约”是表示不确定孔乙己死没死,“的确”是表示确定孔乙己已经死了,这两个意思明显相反的词语放在同一句话中,这是明显的自相矛盾,往细了分,这种在同一个语句中,使用了两个互相矛盾或者互相反对的概念的错误,应该叫自语相违。 并且也有逻辑学家认为,永远不要去窥探作者内心的想法,我们能够真正了解字面意思就很不错了。文学评论家们,你们凭什么如此武断的认为鲁迅就是你们认为的那么想的呢?我们所见的,不过是一个严重违反了逻辑规律的病句罢了。 逻辑学家讲的当然有道理,“道理”自然永远站在“逻辑”的一边。然而我想,文学却未必总是一件理性的东西。我们说运用逻辑工具,可以使人们对思维和语言现象的解释更加清楚明白、准确无误,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然而,文学有的时候恰恰不需要解释的那么清楚明白,准确无误。文学有的时候就是要追求一种言有尽而意无穷的境界,就是要创造一种不可说破的朦胧。总是拿着逻辑学的大刀去解剖文学,反而让文学这个美女变成了一堆毫无吸引力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组织和器官了。所以,既然物理学容忍了文学把月食说成是天狗食月的想象,逻辑学为什么不能容忍文学“大约的确”的矛盾呢?

逻辑学就是一个工具和规矩,当然也是我们做事说话的一个指引,然而如果凡事皆为逻辑学的条条框框所限制,永远被逻辑学牵着鼻子走,那这个世界反而少了几分精彩。就好像如果我们学了微观经济学,就要永远把自己当成理性经济人,反而让世界少了很多“利他”的温馨一样。《逻辑学教程》中的绪论中说“我们也要看到思维和语言现象的丰富性、多样性、和复杂性,不能局限于使用单一的逻辑工具和逻辑方法”,我们不妨颠倒其中两个词的顺序,说成“我们也要看到思维和语言现象的丰富性、多样性、和复杂性,不能局限于单一

的使用逻辑工具和逻辑方法”。当然,就像只有最高超的杂技演员才可以不用保护措施的去走钢丝一样,我们想要偶尔的跳出逻辑学的束缚,也要建立在掌握了起码的逻辑学规律的基础之上。不管怎么说,逻辑学没必要永远板着脸孔苛求文学,既然“孔乙己大约的确已经死了”是一种比“孔乙己大约已经死了”或者“孔乙己的确已经死了”更精彩的表达,那逻辑学家们不妨就把孔乙己的死当作是文学家跟逻辑学家开的一个没有恶意的小玩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