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家宝
高中 其它 676字 12285人浏览 alnby

传家宝江宁职教中心 06对口财会班 王怡雯 日夜交替,四季变换,年复一年,祖祖辈辈,将传家之宝,一代代传承下去。正处七月,已是下午6点多。太阳似乎没有退意,依然不饶人地迟迟落早起。云仿佛纸浸丁油变成半透明体,也许是被太阳陶醉了,所以夕照下的晚霞也带着酡红。庙会上父子俩下享受着这美好的一切时,一个仿佛在巴勒斯坦死海洗过澡的一脸盐霜的男人。一路小跑过来,突然失去 重心,将一带衣物重重地砸在儿子的脚上。儿子胀红了脸说道:“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放东西也不长眼睛!”也许是夕阳的照射男人的脸上显得格外的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脚没伤着吧?”“如果,是你被砸到会没事吗?你不赔礼道歉就别想走!”儿子抱住男人的东西,斜着眼睛看着他。“大兄弟,没事,你有急事就先走吧!这袋衣服又不重庙会不就是这样人挤人吗?你快去吧!”父亲拉开儿子狠狠地瞪了一眼男人的脸上顿时如抛下石子的湖面,他谢了父亲后便拖着一天的劳累挎着贷物离开了,父亲对儿子说:“予人行的便,就是给自己方便说话不能太刻薄了啊!”那年:爷爷32岁,父亲10岁“啊太好了,爸你看正好有两个空位!”我松开父亲的手奔向后座汽车在平坦的公路上行驶着,车上人淡笑间从夏天的尾巴上透着春的凉爽与清新车上上来一位抱着孩子的妇女,顿时车上雅雀无声,只见那大眼睛,红润脸,戴着金边太阳眼镜,穿着时髦笑的最欢的少女像方头钢笔钩划成的硬功夫线条,下倚着窗。那位西装革履的在为青年也只是抬了一下头,刹那间又专注于腿上摊着的那本书,给人极斯文讲究的感觉。“女儿,你说我们该不该让一个位子给那位阿姨啊?”父亲拉起我的手,侧着脸,笑着对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