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语
高二 散文 1301字 516人浏览 guanhui3699

几天前似乎还只是踩在2010年的尾巴尖上的那个不懂装懂的小小孩,奏不出那些许属于自我的华丽乐章。凌晨的那场跨年演唱会,听着那首《童年》有点想落泪。我的童年,童年的我,童年的干净却微微发白,似在银河的水中荡起的一层轻纱如翼,却飞不起来,最多只能涣散在空气里,然后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境下迷失了、寻不回,真的带些凄切的悲哀,亦算是幸福的悲哀,因为在很远很远的现在,似乎还能回忆起小小孩的那年春夏秋冬,我毕竟还只这么空白又显稚气地走过来了,即使跌跌撞撞。

扯开窗帘,阳光打散在左侧脸上,然后看着屏幕上折射出那个黑框眼镜、左侧长发的模样。直接觉得可以像小小孩那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去遐想剩下的日子,可实际上只是对麻木的另一自我解释罢了。长长的岁月,很长很长,黑发缠绕着的时光,终究还是人走茶凉,惨淡的有些不像话。用手指饶起自然卷的碎发,感受刚从阳光下汲取来的热量,终究还是抓不住的殇年似乎过得很惆怅,看懂了世间,看透了沧桑,其实只是那个装作深沉的模样。依旧还是会泡在小说里,依旧会为谁谁出绯闻而痴狂,依旧会在百忙中抽空上网,然后不知时间的流淌,带不走的遗憾,留不住的淡妆。

眺望2011年的第一天的下午时分,还是太阳,还是那片诡异的没有一丝云的湛蓝色的天。青灰色的石灰墙,笑僵的脸庞少了儿时模样,独自唱轻伤。我总是这样,抱着对生活的失望,然后自我行走,直到有一天,会不会突然醒悟,我还是个学生,我还有路途很长。昨晚的终少了烟花的装扮,有些忐忑的不自然,似乎还是在很久前的昨日,亦不知早已跨过一年的356天的风风雨雨。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何方,又作何感想?是否像现在一样:晒着阳光,电脑旁,敲键如似水冰凉,脑子没有任何感想,只是简简单单的深深浅浅的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就这样吧,走过的2010年装作很受伤,恋上的李清照,保质期是多长。喜欢的《被窝是青春的坟墓》,会永远喜欢还是终究会遗忘。现在似乎还是理不清自己的思想,恰似剪断了的水,不敢想象年我会怎样,似乎有些迫在眉急的慌张,兵荒马乱的战场,我的盾牌似水柔肠,一年的感伤化作无数飞花飘扬,究竟是我太不像样还是太毁容妆。有时候,我会选择去轻而易举的伤害人,而不是去笑对宽容,我就是小肚鸡肠带点倔强,能拿我怎么样?我就是讨厌做作带点装,所以你我终究不可能和平;我就是想每时每刻去刺破你的心脏,然后看着血液流淌,看你卸下乖张的伪装。我真不是嫉妒,只是我注定不会和你在一个屋檐下相处太久,我会疲劳,你会受伤。很想说就这样吧好聚好散,可是我知道不可能的,我终究是逃不掉的。这是上帝给我开的一个最大的玩笑,承受不了得究竟是我们双方的哪方?

2010年是华丽的衣裳,我却把它裁如零碎的点装,然后一挥手,撒满天空,于是便有了每晚的繁星年的盛装会,暂且放一放,这个青春的祭品会,我终究还是把自己献上,踩着青春的尾巴,踩着2010年的剪影,仓皇逃窜。原来,我竟如此甘俯首于岁月的过往,以至于忘了自己带血色的脸庞。

兵荒马乱的竞技场,我独自坐在看台上,隔座的空位子,牵马者出现,竟是自己的影子,笑得如此绚烂。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2010年的血色玫瑰花是否凋尽,那只在枝头唱歌的夜莺,扎进心脏的花刺,竟如此。

记于午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