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烈士比童年
初一 记叙文 4483字 702人浏览 竹市村A

我与烈士比童年 发奋图强兴中华

——最小的烈士“小萝卜头”事迹简介

《宋振中烈士像》

小萝卜头是《红岩》里的一个人物,他的人物原型叫“宋振中”,宋振中和妈妈去看望爸爸时,不幸母子双双被捕。当国民党特务把他杀害时还用水泥浇在他们的身上,以来掩盖他们国民党反动派杀了宋振中等人,那时宋振中才9岁......

人物简介

宋振中(1941-1949),男,江苏邳州市人(原为邳县) ,解放战争时期最小的烈士。宋振中的父母都是共产党员,父亲宋绮云是杨虎城将军的秘书。宋振中八个月的时候,他的父母被国民党反动派秘密逮捕,他也被带进了监狱。 宋振中从小跟着母亲徐林侠在女牢中长大,一直到四五岁还没有见过关在男牢中的父亲。

小萝卜头遇害的地方,松林坡戴笠警卫室

由于终年住在阴暗、潮湿的牢房里,吃的是发霉发臭的米饭,小振中长到八九岁时,个头却只有四五岁孩子那么高,成了一个大头细身子、面黄肌瘦的孩子,难友们都疼爱地叫他“小萝卜头”。“小萝卜头”从小就很懂事,他的妈妈为了给他换一点大豆吃,就去做苦工,可每次开饭时,“小萝卜头”总是让妈妈吃。他还常常搜集一些破布条、破袜子留给妈妈做鞋用。从五岁起,他就学着自己缝补破衣服了。“小萝卜头”六岁的时候,他的父亲提出让他出去上学,特务们怕暴露他们的罪行,硬是不让,经过多次斗争,才同意由同监狱的政治犯黄显声将军教“小萝卜头”念书。“小萝卜头”学习非常刻苦,记忆力很强,也很懂礼貌,非常尊敬老师。 监狱生活使“小萝卜头”懂得了许多道理,国民党特务对共产党人的非人虐待、折磨,共产党员坚贞不屈、英勇斗争的精神都留给他深刻的印象,使他从小就知道谁是坏人,谁是好人。他还经常帮助大人做秘密工作。由于他年龄小,特务们对他的看管不是很严,他就经常在牢房之间传递信息。淮海战役胜利的消息传到监狱后,就是由他从男牢传到女牢,从楼上传到楼下的。每当大人商量事情,“小萝卜头”总是坐在门口放哨,他还帮助大人了解入狱同志的情况,传递东西。在国民党溃逃之前,特务们安排杀害“小萝卜头”和他的父母。残酷的敌人用刺刀杀死了他的父母,又逼向“小萝卜头”。“小萝卜头”喊着:我没有罪,我要出去。灭绝人性的刽子手劈胸就是几刀,把他杀害了。解放后,人民政府追认宋振中和他的父母为革命烈士。

狱中刻苦学习

6岁时,他在黄显声将军身边学习,想用自己的树枝笔换黄伯伯的红蓝铅笔头,当他以自己的努力得到那支笔的时候,却舍不得更多地用它„„

宋振中在监狱中一天一天地长大了,他的爸爸宋琦云、妈妈徐林侠向狱方提出要求,希望能让宋振中出去读书,狱方断然拒绝。宋琦云、徐林侠夫妇据理力争,难友们也积极地声援,特务最后被迫答应让宋振中每天上楼去,由

被关在楼上的东北军将领黄显声将军教宋振中学习。

宋振中要“上学了”,爸爸宋琦云把树枝磨尖了当笔送给“小萝卜头”,妈妈徐林侠把破布和棉花烧焦了放在小碗里,然后兑上水当墨水。白公馆的叔叔、阿姨每天省出一张草纸为“小萝卜头”做了几个练习本。从此每天早上,在白公馆看守所二楼的过道上, 在特务的监视下,宋振中开始了他的学习生活。

没有课本, 没有黑板, 一位“老师”一位“学生”, 一个特务。

没有讲台, 没有课桌, 学生在听“老师”讲的每一句话, 特务在看“学生”写的每一个字.

黄伯伯给振中讲地理, 告诉他中国有多大? 什么叫祖国;黄伯伯给他讲历史, 说历史英雄人物故事, 教他怎样做人;黄伯伯教振中画图画, 教他写字, 还教他学俄语。

一天, 振中看着黄显声将军手里拿着一支红蓝铅笔, 他问:“你的笔为什么不蘸棉花水就可以画出颜色来? 我的笔要蘸一下写一下, 我们两个能不能换着用?

黄将军笑着回答说:“可以呀. 但是有一个条件

:你只要能用俄语同我说上一两句话, 我就可以给你。”

为了能得到红蓝铅笔的奖励, 振中认真努力地完成黄伯伯布置的作业, 每天晚上睡觉以前, 他总是躺在床上默默地背诵俄语, 每天早上早早地起来站在铁窗下呀呀地学说俄语. 在监狱这个特殊的环境里, 振中对学习有强烈的渴望和克服种种困难的勇气。爸爸、妈妈常含泪在一旁看着他学习。 当宋振中能够用简单的俄语与黄将军对话的时候,黄伯伯把那支振中渴望的红蓝铅笔送给了他。振中十分珍惜这支短短的红蓝铅笔,他只是在完成作业的时候才用这支笔写。解放后,从松林特务警卫室的地下挖出宋振中的遗体时,人们发现他的小手里有一支已经开始腐朽的小铅笔头。

小萝卜头生前住过的牢房

人小爱憎分明

一个特务要他叫“叔叔”,就给他糖吃,他吞咽着口水,死死地盯着那块糖,却死劲地摇着头

贵州的息烽监狱号称是“模范监狱”。1943年时,国民党有关部门来监狱视察,为了表示监狱里融洽和良好的氛围,狱方买了一些糖果召开座谈会。徐林侠带着儿子振中去参加“座谈会”。振中第一次看见桌上哪些花花绿绿的糖果,他那双眼睛看着桌上的糖果一直不动,一个特务看见“小萝卜头”的样子,拿起几块糖对他说:“吃吧!吃吧!这是水果糖,甜得很,叔叔给你吃!来,叫我一声‘叔叔’。”振中抬起头来看看妈妈,妈妈没有任何表示。于是,他慢慢地转过头去看着那特务,嘟着嘴说:“你是特务,你是特务。”那个特务愣了一下,尴尬地、笑嘻嘻地说:“我是特务,年龄比你大,也是叔叔嘛!”徐林侠紧紧地抱着儿子,只见宋振中在使劲儿地摇头„„

宋振中不到1岁就被关进了监狱, 快6岁的时候又转囚到了白公馆看守所, 重庆解放前蒋介石为了掩人耳目, 将宋振中与父母同杨虎城将军及幼子杨拯中、杨拯贵,卫士阎继明、张醒民一起押往贵阳麒麟洞关押,1949年9月6日,又押回重庆,在歌乐山松林坡将他们秘密杀害!

宋振中短暂的一生是在监狱中度过的,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中,他首先学会了如何区分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他是在狱中一天一天长大的,在这个失去自由的牢房里,他知道该怎样去帮助难友,该如何与特务斗争。

1997年5月29日,在中央电视台“九七‘六一国际儿童节’专题文艺晚会”上,曾经与“小萝卜头”在白公馆一起被关押的李碧涛也应邀参加,向全国的少年儿童介绍“小萝卜头”的事迹。李碧涛每次谈起小战友宋振中,总是两眼包着泪水,他说:

我也是随父母在1947年10月10日,一起被关进白公馆监狱的。爸爸是《华西晚报》的总编,妈妈是协助爸爸工作的。我和妈妈葛雅波与‚小萝卜头‛和他的妈妈徐林侠同关在一间牢房里,当时我比‚小萝卜头‛大5岁,已经是11岁的孩子。在监狱里我非常害怕,不知道发生了怎样的事情,也不知道这是怎样的地方。

我记得,当时是晚上被关进白公馆监狱的,我仅仅地抱住妈妈,哭哭啼啼地闹着要回家,妈妈尽量安

抚我,我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 我一睁开眼, 就看见一个穿着背带裤的小男孩站在我面前, 他闭着嘴, 睁着大大的眼睛, 非常亲切地看着我. 他对我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森森, 在这儿关了很长时间了. 你不要怕, 我们可以一起玩。‛他那小小的身材, 苍白的皮肤, 毫无惧怕的眼神儿,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永远无法从我的记忆中抹去. 在我和他相处一年多的日子里, 我才知道, 这是一个老‚政治犯‛, 但他没有进过学校, 没有见过街道, 也不知道什么是田野、村庄, 伴随着他的, 只是脚镣敲着地面的铿锵声, 只是特务和狱卒的吆喝声.

在我和他相处的日子里, 每当我讲起狱外的一些情况, 比如学校、商店、汽车等情况的时候,‚小萝卜头‛总是贪婪的听着。他非常渴望走出监狱。有几件事,我永远也忘不了。

有一次,我走到男牢房的门口,想往里看一看,被特务杨进兴发现,他气势汹汹地把我乱骂一顿,吓得我跑回牢房抱着妈妈痛哭苦。‚小萝卜头‛为了安慰我,拿出一副比火柴盒稍大一点的、难友们给他做的扑克牌,教我玩‘开宝塔’。把一色的扑克牌,按顺序排到顶,虽然是很难的,但玩起来很有趣。不料,这一副小小的扑克牌,在一次特务突然袭击检查牢房时,被特务发现而搜走。我当时很难过,觉得很对不起‚小萝卜头‛,把他心爱的也是唯一的玩具让特务搜走了。但是,‚小萝卜头‛却若无其事地对我说:‚没关系。你要把东西藏起来,不要随便乱放,特务坏得很,我妈妈剪衣服的剪刀,就是藏在墙缝里的。‛

在‚小萝卜头‛的一生中,他只有一次出过白公馆监狱的大门。那是他的母亲徐林侠在狱中被折磨得重病在身,两眼浮肿,手指歪扭,极度贫血,身体虚弱,狱方才不得不用轿子抬她到特务的‚四一‛医院去治疗。宋妈妈坚持要森森陪她去,特务们为了沿途照顾方便,只好同意。‚小萝卜头‛坐着轿子,第一次走出了白公馆监狱的大门。透过轿帘,‚小萝卜头‛第一次呼吸到自由的空气,他目不转睛地看房子,看公路,看大树,看野草小花;沿途他看到了土地庙和泥菩萨,便自言自语地说:‚他们也在房子里!‛

当路过一个杂货店时,一口描金漆黑的大棺材停放在路边,他十分好奇地摇着妈妈问:‚妈妈、妈妈,那是什么,这么黑乎乎的?‛宋妈妈有气无力地转过头去,透过轿帘望出去,看着那棺材很悲伤地对他说:

‚那叫着棺材,人进去后就彻底自由了!……‛

李碧涛回忆着宋妈妈看病回来后, 向她和妈妈葛雅波讲述这一情景时. 流出了热泪! 她接着说:

‚小萝卜头‛太悲惨了! 他想出监狱, 他想自由! 回到牢房后他很难过, 情不自禁地说:‚我什么时候进棺材就自由了! ‛

‚小萝卜头‛虽然年龄不大, 可特别喜欢帮助别人. 当我在狱中学习英语, 没有笔的时候, 他给了我一颗钉子, 叫我在地下写. 并且, 他用手在地下把灰弄平, 教我轻轻地写. 他年龄比我小, 但在狱中怎样生活却比我懂得多. 我同他在狱中相处一年多的时间, 从没有见他脸上有过笑容, 他总是那样的警惕, 他总是那样的忧郁, 他根本就没有过一个孩子该有的童年……

在北京, 《红岩魂》展厅里,一个小学生看了展览后, 第二天她专门又来到展厅, 她给“小萝卜头”的塑像献上了一条红领巾, 把一封信放在“小萝卜头”的手里, 然后她退后几步, 目视塑像行了一个队礼. 这信里写到:

假如没有战争, 假如没有灾难,

你, ‚小萝卜头‛, 会像我们一样的幸福; 我祝愿你在天堂里不再有痛苦, 我会记住你!

在杭州, 一位小学生参观完了《红岩魂》展览后, 当天晚上他很激动地把自己的红领巾洗干净, 请他的妈妈把它熨烫的非常的平整, 然后他在红领巾上写了这样几句话:“亲爱的‘小萝卜头’, 这是我小学最后的一条红领巾, 我把它送给你, 但愿它能把我们永远地连在一起。”第二天, 这位小同学在爸爸、妈妈的陪同下, 专程来到展览厅, 把这条红领巾戴在了“小萝卜头”雕像的脖子上。

在西安, 有一个班的同学来展览厅里搞为期一个星期的活动。有一个认为参加少先队组织会影响学习的儿童, 在一个星期活动结束后, 当老师要求每一个学生写一篇感想的时候, 这位小学生出人意料的写了一篇《我的入队申请书》。当老师带着这位小学生再次来到展览厅的时候, 展厅的同志送了一套书给他, 并希望他在留言簿上把自己心里最想说的话写出来, 这位同学拿起笔在留言簿上一挥而就:“愿该展览在全国中国少年儿童的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