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架钢琴
初一 记叙文 817字 182人浏览 追求糜烂的生活

早上九点,阳光透过玻璃窗,铺洒在地板上、床上,暖暖的,那样舒适。

已是周末。我揉揉朦胧的睡眼,贪婪地趴在床上不起来,直到妈妈来敲门,才不舍地去洗漱。经过走廊的小房间,门是开着的,空荡的房间,只有一架黑漆钢琴,窗帘被拉开了,柔和的阳光打在钢琴上。我轻轻抚去积在琴盖上的灰尘,阳光折射得那么耀眼。我记得小时候,我总是喜欢安静地做在旁边,听妈妈静静地弹奏。我还记得,那首我最爱的《G弦之歌》。

只从妈妈被调到北方工作后,那架钢琴有些许岁月的痕迹,雪白的房间,更显得这黑漆钢琴的华丽。可是,再怎样华丽也掩饰不住悲伤。一张椅、一架琴、一个音符。翻开琴盖,我轻抚着这八十八个琴键,黑白相间,似水流年。轻轻地,按下第一个琴键——“哆:”纯厚的音色仍不变。妈妈曾告诉我,乐以教和,是一种很美好、很美好的情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午饭后已是十二点多,妈妈正匆忙地收拾行李赶着一点多的火车。看着妈妈忙碌的身影,我黯然伤神,竟会有一丝难过。不知觉中,我走到了琴房。望着寂寞的钢琴,我娴熟地打开琴盖,从按下的第一个白建起,开始了《G弦之歌》。琴声优扬而不失婉,引人入胜,音符在琴键上跳动着,如小桥流水一般安静祥和。随着休止符戛然而止,我发现站在门前的妈妈,她用慈祥的双眼看着我,眼神却是那样疲惫。“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你还记得《G弦之歌》真不错呢!”妈妈的赞扬让我落泪。我说:“这么多年了,您还记得这架钢琴,……”我还想说下去,妈妈轻轻为我擦去眼泪,“不哭。那么多年了,总是这般匆忙,些许事物也已淡忘了不少。”我们静默着,看着时针悄然指向一点,随着关门声,妈妈再次匆匆地离开了家。我的眼泪再次落下,却等不到她帮我擦去。

这架钢琴陪了我四年,整整四年了,而我也是这四年来唯一弹奏它的人。我思念妈妈,能够再次弹起琴;琴,思念它曾经的女主人,能够再次按下琴键,这种渴望是不是一样的?还是奢求?

午后的阳光,依旧那样烂漫,那样温暖,黑漆钢琴上,依旧折射着阳光,还是那样刺眼。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