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油菜花开的季节
高三 散文 1014字 86人浏览 上善若水wang66

初恋:油菜花开的季节

那一年我上初二,她就坐在我的前排,是全班女生中说话最响亮的一个。她的笑声,怎么说呢,脆脆的,就像大地回春时的第一声鸣啼。

我不知道近来自己是怎么了,成天不想学习,听课心不在焉,只知道偷偷而且呆呆地 迷恋她的背影。现在想来,其实她长得并不怎么漂亮,甚至有点泼辣,但就是这种柔中带刚的性格,使正处于对异性特别敏感阶段的我,一下子陷入了一张无形的大网。她的一言一行,喜怒哀乐,都能直接影响我的情绪和新陈代谢的快慢。

我喜欢看白话诗,尤其是很温馨很抒情的那种。事实上想写诗的念头,也一直痒痒地在心里头爬。于是,为了自我表现,我拿起了笔,期望通过语文老师,抄写到教室外的宣传栏上,借以引起她的注意。其实那时候我根本就不懂诗的概念,总以为和分成行的散文大概也差不了多少,但语文老师真的叫学习委员把它抄到了黑板上,而且鼓励我争取每星期能写一首,引来了许多同学的观看。从来就不留意我的她,似乎也开始关注起我来了,尤其有一次,还专门向我借了写有诗歌的册子去看,我激动得结结巴巴,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候,正是四月上旬,春暖花开得最旺盛的时候,尤其是教室外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开得我心里暖洋洋的,各种奇思怪想纷至沓来,而那时,班里头已有好多的男女生都在偷偷地搞起了恋爱。

于是,我的头脑一热,干了一件极大的蠢事———趁上体育课同学们到操场集合的时候,我把一张自己的相片放进了她的铅笔盒里,那种集兴奋、刺激、冒险和忐忑于一体的心情,即使现在想想,也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心旌摇曳。然而正当我痴痴地在自习课上望着她的背影,设想她会以怎样的心情对待我的那张相片时,班主任把我叫出了教室„„

那真是一场惨不忍睹的灾难性的回忆,因为学校正密切关注学生的早恋现象,并计划抓一个典型,以达到杀一儆百的效果,加上我的学习成绩是如此之糟,又是属于自作多情,严重防碍女生学习和身心健康的一类,正好撞到了枪口上。于是经过校方反复讨论,最后决定责令我自动转学。在父母苦苦哀求无效之后,我离开了这所学校的大门。

我已忘了当时的心情,但我并没有怪她,也没有怪校方对我的“小题大做”,因为它确实给学校的早恋现象起到了威慑作用。我想,我是带着满腔的遗憾,还有我的诗歌,离开了那大片大片盛开的油菜花和全校师生目光包围着的校园,转到另一所中学的。自此,我再没有见过她,但一直在写诗,我深感命运给我带来的不仅仅是无穷无尽的失落,也给我带来了一种意外的收获和补偿,这就是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