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圆是诗,月缺是画
高三 散文 819字 446人浏览 jgk5147

白露悄然在风中凝然成了秋霜。只知道,枝间掩映过的那种圆白,此刻已在舟下,被曳动的波桨撕碎成一片片荡漾在清波之中的憔悴,三秋桂子提前的绽放,给轻舞而过的风染上一层迷离的色彩。徘徊在朦胧之间,不再去想那个时候,曾挂疏桐头的缺月,于人声初静之处,为何如同子规,拣尽寒枝。只知道当时月曾明,彩云曾归。华年锦瑟,却似迷离圆与缺。漏断而下的时光,总是独自往去,点染着幽静的忧伤。忽而惊醒在梦中,缥缈地如同一影孤鸿,却见新叶旧葱茏,歌罢心字又两重,诗人的目光,总将盈月剪破,去补全另一轮缺月。百年新旧愁,无人领会却渐同,月明中,何必懂。总算回忆如丝,却难以轻断。依稀的时光叙说着那时氤氲过在梦中的芬芳。在某个百花吐艳的黑夜,远去了白日之中的烟草满川,风絮满城,那时的天空照旧是满圆的一轮。。似乎渐渐地,我辗离开了这眼前的世界。徘徊在时间的渡口,拂过眼角的一缕清风把目光引至了并不遥远的远处。在月的清辉之中,我执起过往的风,独上高楼,尽望。总在咫尺天涯之处,我会栽下一棵树,并在繁花盛开的时刻,埋下我所执着过的信仰,在风里。任曾经迷茫过的思绪升起过在地平线,在黑色的夜空之中倾诉成晦涩的诗篇。翩跹而落的花与飘零而下的的叶,总是在默默诠释着流光倾洒过在眼前的意义。也许,曾经清澈透明过的悲伤只能将世间存在过的一切风景播撒。曾经的柳绿花红何其明艳,到最终只能换做一柄灰黄枯脉,任自己飘飞在昏暗的秋风中。如一只垂暮蝶,振动着曾经的芬芳,在生命的终了,做最后一次的舞蹈。忽而来到月下舟中,听商女错弹琵琶,看残月当空任云破,自古多少情伤化作江中秋水,托着涌上的缺月,在晦暗之中细数面颊上的晶莹,最后悄然落在已渐渐褪色的青衫之下。如果渐去一切皆空,总盼望有人信笔,以缺月作画。浸润着时间,总会有月圆月缺。当风华凝结作枯霜,当眼中忽而流露出彷徨,当一切没入了时光,不管这曾经执着过所有。月圆月缺,无论结果如何,远去了旧的时间,在这一刻,我只知道抬起头,仰望。

高三:夜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