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你
初三 散文 724字 745人浏览 永通黑旋风

懂你

有一种懂叫做理解,有一种懂叫做宽容,而有时,仅仅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眼神也叫做懂。

冬季的一个普通晚上,屋外刮着剔骨的寒风,“呜呜”的声音就使我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摇了摇头,我继续在温暖如春的房间里写着作业。

好景不长,一会儿家里来了人,坐在炕上和妈妈聊起了天。正写着作业的我对这声音充满了反感,搅得我心神不宁,这作业没法写了!我的臭脾气又犯了,赌气似的拿起一本书,然后用大一点的力气把书甩在了桌子上。“啪”的一声,书落到了桌子上。但他们依然聊着,丝毫不受我干扰,妈妈也只是瞄了我一眼,便没了下文。

渐渐地,他们聊得越来越欢,甚至还放声大笑,这可如何是好。虽然我看起来在写作业,但我却一直偷偷瞟他们,盼望着他们能早些离开。

“有毛病,还赖在这不走了!”我气愤的想到。我一手撑着头,稍稍转过身,恶狠狠的白了他们一眼。转过身的刹那,我看到妈妈在看着我。“出去溜达会儿去吧?”妈妈试探着问道。“今天天多冷啊,出去不得冻死了呀!”人家明显不愿出去。“没事,冻不坏呀。走吧走吧,带我去你家看看新买的鱼。”妈妈“连哄带骗”的说道。“那走吧,看看去。”“现在出去得多冷啊,屋里呆着多舒服。”临出去时他还在抱怨着天气的严寒。看到妈妈穿

上衣服走出去,我忽然感觉喉咙被人一下子掐住了,想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没说出口。“儿子,妈出去溜达会儿,你在家好好写作业吧!”妈妈若无其事的说道。我没回答。

屋里一下寂静下来,只有“咚咚”的心跳声。我依然没写下去作业。十点多,妈妈回来了,只搓了搓手,说了句“真冷”。但我看到妈妈的头发上有几缕白霜。

闭上双眼,泪水顺着鼻梁落下,嘴角掺入酸涩的液体。懂你的外衣无需豪华,而是素面朝天的简约。妈妈懂我,不需要敢感人的语言,没有虚伪,唯有真实。

胡子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