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残酷童话
六年级 读后感 1658字 100人浏览 再见豆豆王子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残酷童话

影片一开始关于宗教信仰的探讨为的是铺垫派的挣扎内涵和他代表的人性思考。阐述一个笃信宗教的少年是如何在信仰和本能之间挣扎取舍的。影片刚开始主要以舒缓的节奏拍摄动物院中平静生活的动物,似乎预示着这个故事与动物野性的某种契合,悲悯委婉的背景音乐则给人一种探寻和不安的意味。派第一次亲自验证自己信仰是希望通过近距离饲养老虎实现的,而他的父亲则给给了他人生非常深刻的教训,这个教训甚至挽救了派的性命。“当你看进它的眼睛,你能从它的眼中看到的只是自己的情绪。”人不应该相信野性会被信仰和意念而完全改变,兽性和人性的界限只不过是在人类某种需要之下自行设立罢了,人其实并没有能力完全主宰兽性,我们应该选择不去触碰或挑衅自己的兽性。

影片58分08秒时,在太平洋漂泊的派将求救纸条装在铁罐中扔向远处的平静海面。在这一画面中,海与天似乎相连,上帝与人的距离似乎无限接近。漫天的金黄彩霞映照在海面上,华丽美好却死寂得让人绝望。派希望可以与虎取得共存,但是当画面转为帆布下与斑马猩猩尸体相伴的老虎时,派也许也在老虎特写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野性狰狞的一面,他不得不抗拒地推开帆船。镜头俯拍祈求信仰拯救的派,显示出派的无助和迷惘,在海面的影射下可见派仰视的不过是层层的乌云,象征着他的信仰开始模糊和脆弱。另外比较奇幻的场景是在夜幕下海面遍布发光的水母,当派感慨上天造物的神奇和生命的美好时,巨大的鲸鱼跃出水面冲破了这些美好虚像,鲸鱼在水面上划出了一个巨大的问号,就像派在追问上帝:为什么要折磨你虔诚的信徒,毁灭他的意志。苏拉·沙玛饰演的少年派眼神非常到位地传达出派的心理活动,包括脆弱、祈求、愤慨等等,并将苦难中脆弱但不放弃希望和信仰的派饰演得撼动人心。尤其是他最后面对日本公司调查员时说出的大段对白,逐步拉近的镜头就像是要进入他的内心世界将没有童话的世界残酷地揭开,他的语调和情绪的轻微波动,甚至表露自己脆弱时眼珠轻轻的转动都在特写的效果下使人清晰感受到苦难对他造成的伤害,使观众为他心碎。

在亦幻亦真的童话般叙事中,出色的场面调度和玄妙虚幻的配乐渲染下,整个故事显得极具戏剧张力,是一部可以引起观众思考信仰和人性的电影。影片以回忆方式讲述一个带魔幻色彩的历险故事,以外化的玄幻意向影射人物内心的挣扎的传奇经历。

小时候的派在各方面影响下曾拥有三个信仰,他一直在努力在壮大自己的内心并竭力思考人生意义。海上漂流的派可以奇迹生存反映出他内心的强大,只不过占据他全部内心的不再是他的信仰还有理性和兽性的并存和交锋。正如父亲在餐桌上对他说的:“在相同的时间相信每一件事,就像并不相信任何事情一样。”他企图驯化老虎表明他理性地接受了共存的必然性。最后老虎径直离去而他为此哭泣是因为他太清楚脱离海上漂流的独特环境,自己的一部分已经随着老虎离去而死去。

在餐桌上派开始做祷告的时候,派的父亲说:“羊羔是非常细腻的,这是餐桌上最好的盘子,你整个人都迷失了。”这让我想了耶稣作为“上帝的羔羊”而献出的性命为人类赎罪的故事。派的父亲貌似在调侃派对基督教的稚嫩的虔诚。但是我感觉这隐喻着派会作为上帝考验对象承受磨难,这与后来派在海上请求上帝怜悯和指示形成呼应。直到派虚弱得几乎死去时,他抱着虚弱的老虎平静地说“上帝,谢谢你给予我生命,我准备好了。”这都显示出派信仰的坚定和基督徒的宽容精神。这时就像上帝给他的子民指示一样,派漂到了一个似乎充满生机的小岛。但是这个小岛其实在慢慢蚕食他的斗志,所以他理解了上帝的真正用意并呼唤老虎陪伴他重新上路,直到获救。

影片讲述了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故事,但是因为前一个故事的奇幻才凸显了后一个故事的残酷,也正是因为后一个故事的存在才为前一个故事增加了思考的厚度。观众和那位作家一样都被这个残酷的现实故事震撼:虽然上帝夺走了他的一切,但是原来上帝早就将一只老虎

送给了他的信徒,伴随他经历考验。不过也许上帝也不知道是他选中的人会坚定信仰并和心中的老虎达成共识还是输给自己,失去对上帝的信心。

人总须有所信方可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