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到中秋
六年级 散文 1069字 457人浏览 死亡的天使之一

月到中秋 周永龄

“悠悠南国,繁华散落,又是一年中秋,望碧空万里,星月争辉,水淼淼,残荷渐消。孤鸿声切,满树西风,只把思念熟透。”最爱那句,“只把思念熟透”......

小时候,中秋节是圆的。圆圆的月亮,圆圆的月饼,圆圆的笑脸,月光的清辉翻过院墙洒在地面上,脚下那香馥的土地上,一地流银。婆娑的树枝在秋风中摇曳,苍穹中繁星点点像千万盏孔明灯,又像一眨一眨暗送秋波情人的眼。那时的月实在是太美了,美的动人心弦. 。那是一个浮雕在我脑海的画面。

那是一个嘴巴最馋的年龄,中秋前夜想起明日的月饼,枕头上都沾上了湿湿的口水。到了中秋各式的月饼连同柚子,桔子一起,再摆上两只放着茶叶的空杯子,插上几炷香,爆竹之后先拜过" 月娘" 后才可以切月饼和柚子。

我会很幸福地掂着一小块月饼,像只馋猫似的,舔舔,再小心翼翼地咬下一小口,然后细细地咀嚼,还要闭上双眼回味一番,又香又甜的月饼吃到嘴里回味无穷。哪怕是素仁月饼,也是极香的。

柚子吃掉果肉后,在切开的柚子皮中间轻轻挖个小洞,将一根蜡烛点上,滴出几滴蜡油,沾在上面。柚子皮四只角用长线穿过,用一根竹杆挑起,漂亮的柚皮灯做好了。这个场景,蓦然让我想起了小学课本的文章《小桔灯》。

吃完了月饼,就到我们小孩子的狂欢节了。同村大一些的孩子一呼喊,我们就坐不住了,迫不及待地抓上几个月饼,然后拎上柚子皮灯冲出家门。那时,村子里的那个大草坪,就是我们的狂欢舞台。没等天黑,草坪上三三两两就坐满了人。一盏盏柚灯在草坪上散发着温暖的光。从远处望去,就像一只只欢快的萤火虫在跳舞。躺在草坪上,望着天上皎洁的明月,听着老人绘声绘色地说着嫦娥奔月、吴刚砍树的故事,耳边时常传来蟋蟀声,不时有受惊的青蛙扑通跳进水里。微凉的风吹过,奶奶那把宽大的蒲扇有一搭没一搭轻轻地扇着......

花开花落,风卷云舒,转眼间,我们都长大成人了。

长大后,中秋是方的。母亲的唠叨,父亲的叮嘱都要通过手机从那边传递到这边。信息高速发达运转的当今,有程控电话、手机、互联网,一个人在外,想家人了,随便挂一个电话,就能听到亲人的声音,如果还是觉得不那么亲切,就可以打开互联网,开通视屏,面对面的聊,近在屏前,实则远在天边。生活的一切的一切,都成了每天必须遵循着走的方格。都市的夜晚,很亮,却照不亮我的内心。唯有一轮月亮寂寞的挂在天空在告诉我们,“天涯共此时”。

中秋之夜,就也请嫦娥姐姐,把我最美好祝福带给工友们,带给那些奋斗在不同岗位上的人们。“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又到中秋节,风清夜冷话凄凉!

一把清泪诉衷肠,奈何,又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