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花儿(已完成)
初二 散文 1031字 157人浏览 芝环俊儿

那些花儿

时光流转,人变了,不变的,却是那些花儿。———题记 时隔五年,我又见到了那些花儿。这里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变,种花人的灵魂,就深深埋葬在这里,守护着这里,我轻轻坐下,闭上了眼睛,思绪深远起来。

春之丁香

春回大地,万物苏醒,沉睡一个冬季的花儿悄然开放,我在小院里欢乐地蹦跶,数着花朵。丁香花绽放出其淡雅的笑靥。先是星星点点的淡紫色点缀枝头,而后似魔术般,一片紫色的海洋涌动出来,涌动在这明媚的春天里。和煦的轻风掠过,几片花瓣飞舞在了空中,优雅地跳着舞,丁香那淡雅的清香,令我陶醉。

夏之栀子

栀子,也是种花人的挚爱。她悄悄开在夏天,开得安静,开得默默无闻,似乎还有一种,忧郁。我无端地爱上了栀子,总爱在夏天荡着种花人做的秋千,双手拂过栀子花丛,感受一阵清爽。栀子淡淡地散发着她的清香,她似薄纱般的忧郁。栀子的花瓣洁白清纯,毫无一丝他色,让人难以认为这竟是人间之物。栀子不盛于春天,与百花争宠,而开在这骄阳似火的夏天,只为能给浮躁的人们送去一缕清香。栀子的忧郁、无私触动着我的心灵。

秋之菊花

秋日悄然降临,树叶枯黄,花草凋零,唯有菊花傲霜开放,这儿一丛,那儿一簇,竞相开放 ,争奇斗艳。每当这时,我就喜欢和种花人一样,拿来纸和笔,端坐在小椅上,装模作样画着那实则是涂鸦的菊画。清晨的寒霜丝毫对她没有伤害,她那细而有力的花瓣透露出一种豪气。她在寒风中高傲地怒放,顽强地挺立,诠释着陶渊

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休闲。菊花的豪气、坚韧深深打动了我。

冬之梅花

在百花凋谢时,梅花傲雪怒放了。不必说梅花多么美丽精致,也不必说她多么刚强,傲然雪上,单是这寒日里依旧焕发的生机就足以让我大为赞赏了。常喜欢冬天在小院里摘几片梅花,往空中一撒,然后看着飘荡的花瓣口中念念有词:“啊哈哈,天女散花啦!”梅花散出幽香,让人不禁想起“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的名句,那晶莹透亮的花瓣多么精致,多么秀美,朵朵冰清玉洁的梅花在这寒冬里独领风骚,尽情展现着自己的高洁。

我漫步于回忆中的春夏秋冬,用心欣赏着这尘世最美的景色。思绪渐渐被拉回,清香依旧萦绕在鼻下。起身拂尘,我再一次看了看,那些花,在清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那么生机勃勃。虽值盛夏,却无一草一木打蔫,都尽情飘摇于这丝丝的夏风中,这自由的花儿,多么像儿时的我呀!

在物是人非的今日,美景仍在,那享受美景的人——我,却以渐渐长大,用心灵悄悄回忆着那些花儿;那创造美景的人——祖父,却以深深埋于土地之中,用灵魂静静守护着,那些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