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乡篝火那乡秋
初一 记叙文 1835字 38人浏览 kvassily

城关的冬季是温和的,至少是相对温和,窗外路边那随处可见的绿色植物就可以很好地证明这一点。比较少见的是一些衰落的枯枝败叶——这是值得庆幸的,因为在我看来,那些枯枝们是一种伤感与寂寞。

我的家乡就有许多这样的枯枝。

10岁那年的国庆长假,我们一家回家乡官路小住几日。同去的还有整个大家族中的其它堂兄弟——我们处得很好,虽然是头一次见面却一样玩得开心。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那么一群孩子里,我似乎是最小的一个,亦或是还有比我更小的堂弟?我记不清了,只记得那时候的太阳雪一般明亮,但并不强烈,照着安静的田野,也给我们注入了前所未有的活力,使我们迫不及待地想要干出几件大事来。

“不如办个篝火晚会吧?”一个年龄较大的堂兄说道。

篝火晚会?大家一听全乐了,积极地响应着。我却是从未亲眼见过篝火晚会的,但在印象里那是一项很气派、很热闹的活动,倒也欢喜,也跟着乐颠颠地答应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想生火就必须得有柴禾,于是我们忙碌起来。几个大孩子在前头领路,神气活现地走着,好像率军打仗的将军。年幼一点的就小狗一样摇摇晃晃、吃力地跟在后面,走走停停倒也自得其乐。我们漫山遍野地搜寻易于燃烧的植物,碰到陡一点的山坡土丘,就由一个堂兄在上面接着,另一个在下面托着,中间的孩子脚一蹬,便过去了。一件原本枯燥乏味的工作让我们给玩成了登山探险游戏,使人不得不佩服起这份创意来。

家乡秋天的野地里,长满了枯蔫的残枝野草,都躬伏着,显得垂垂老矣,我盯上了其中的一丛,过去拔一下,那焦黄的茎马上伸直了,但没有断,仍旧顽固地扎在土里;我不信,又试了一次,土表下传出根须断裂的声音,可它不动,似乎正跟我较劲;我无力了,却表现出与它不相上下的倔强,使劲一拽,枯枝啪地断开了。可我也同样付出了代价——被它那锋利的边缘在手上拉了道口子。血汩汩地冒了出来,在灰白色的掌心勾勒出鲜红的纹理。“怎么了?”一个堂哥走过来问道。“没……没什么,对了,你看这个怎么样?”我将伤手背到背后,将那截枯枝递了过去。堂哥接住,掏出打火机一点见那枯枝烧得飞快,顿时喜上眉梢——显然,他没在注意到枯枝边缘所残存的血迹。我们终于在黄昏前收集到了足够的柴禾,回到家时已是灰头土脸,大汗涔涔,面上却挂着掩不住的喜悦。

那天晚上的饭菜极丰盛,以农家菜为主,用的是石砌灶台,做工好,油水足,而且都是刚出产的时鲜菜,味道好极了,青幽幽的、油淋淋的、脆生生的、香喷喷的……但我们却在狼吞虎咽,直吃得七零八落。见大人们投来诧异的目光,大家神秘兮兮地交换眼神,笑而不语。可惜我吃得最慢,拿筷子的手上贴满了堂兄给的创可贴——“挂彩“的事,终还是被他发现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吃完饭,我们赶到院前,开始点火。夜里风大,我们试了一次,不行,两次、三次,又失败了。大家的心开始下沉,只觉得那突如其来的晚风似乎要将希望连同火苗一起吹灭。最后,还是另一位堂兄想出了主意:我们肩并肩围成一圈,将大风挡在了火堆之外。终于,火生起来了,先是一束火苗,然后到齐腰处,再到一人高……最后,直蹿到两米多高!火光映红了我们写满兴奋的脸庞,大家手拉着手,开始围着火堆或引吭高歌、或放声大笑,声遍四野。一抬头,欲盈欲亏的秋月撒下如水清光,与金色的火光一起将整个故乡照亮。而那团篝火,也一直亮在我的心中。

从此,我开始盼望,盼望还能有一次那样的聚会,盼望还能有一个那样的夜晚。一年,两年、三年……直到今年年初,我才再次回到了当年的庭院,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迁往城镇,那里冷清了不少,偶尔走来一个似亲非故的人,也只是点头一笑,便匆匆地擦肩而过了。没有人回来,当年的那帮党兄弟没有,当年的那些叔叔伯伯们也没有。我又拾了几堆干草,想再生一次火,哪怕只是重温一下小时候的感觉也好——不过这一回,我没有再划破手。可惜失败了,干草上刚冒出点火星,便被风吹熄了。我一下子愣住了许久,蓦地,发疯似的将手深深扎进草堆,用力一扯,向上一抛,干草便如天女散花一般散在各个角落里。我停了一下,又恶狠狠地将手中的打火机扔了出去产,扔得远远的。篝火已灭,秋夜渐寒。

蓦然发现,这里,这片庭院,还有外面的枯枝们,在很早以前便已是一幅破败的风景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既是如此,我又能奢求什么呢,只有沉重罢了,只有伤感罢了。从此以后,我便害怕枯枝,因为那会使我有一种刻骨铭心的痛。还是让我躲到春天去吧,可是那种如浴春风般的快乐,却是不会再有的了。但纵使如此,我还是愿意去抓紧关于这个故事、关于过去的所有回忆,紧紧地,就像当年家乡那些顽固的枯技紧紧抓住脚下赖以生存的土壤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