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思园琐记
初三 散文 1848字 16人浏览 司南工作

朝思园琐记

2005年9月9日―――

没有阳光的清晨,弥漫着雾气,空气中的芳香比往日来得更清新湿润,似乎有风,却又不能确定她的存在。几只鸣雀还在这薄雾中唱着,可是只能够听到她们的声音,看不见她们的身影。花园中的竹子依然的翠绿,竹叶上凝集的露珠,没有阳光的照耀但还是那么的晶莹。我走在其中,不经意的触碰下,竟然淅淅沥沥的,好像一场小雨似的,让我也如同这满园的花草,荣幸的身披晨露。

这个时候或许应该有张椅子,一个茶几,置于这幽园间,人懒懒的坐下,饮着香茗,不必睁开双眼,只靠呼吸,只靠聆听,只靠肌肤的感觉,和着口中茶的微苦清香。这是诗吧,或是仙境。能够享受到这样的一个清晨,本身就是一首清幽的诗了,这一幕场景本身就是心中追寻的仙境„„

可能文人大多喜欢院子,喜欢清晨,喜欢在这其中饮茶,可能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在深夜伏案,像蒲先生那样写出神鬼异志,亦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像袁中朗,信游江南山水,寄情于湖光山色中,更不比诗仙太白,斗酒诗百篇,狂放的不羁于世。但是这小小的一方院子,这一个偶遇的清晨,一杯茗茶,只要向往这一份宁静,我想大抵都是可以拥有的。

古人好茶,也许是因为茶如人生罢,在微微的苦涩里品出甘甜和芳香,饮罢了还可以回味许久。只消浅浅的泯上一口杯中的茶水,世事便尽在其中了。我也曾想日日的“春来壶浆碧玉珍,冬日釜煮玛瑙珠”可是,连的这个小小的愿望也不能满足,呵呵,原来我还不是一个文人,或是还没有可以做一个文人的基础吧„„..

且得小趣自娱,不羡圣人之举。

我也附庸风雅的刻了一方闲章,自号青竹居士,竹自古来便是君子,中空曰“虚怀若谷”,外直曰“刚烈秉直”,枝节曰“浩然节气”。假借这竹来自勉。做一个迎风不倒,坚忍不拔,不躬身曲腰的君子。生时以自己的一抹翠绿来点缀世间,用自己新生的躯体来丰富人们的餐桌。以自己的行为来教化世人。死时也要小小的灿烂一回,开尽花朵,虽然不一定很美„„. 死后还可以化作竹篙或筷子,抑或在心灵手巧的人手下变成各色的物件。最后腐朽了,不过是尘归尘土归土,回归到自然中去。

君子德操,自古有之,余尚不足。

手轻轻的抚过竹叶上的露水,这个生命短暂的小东西在我的指尖缓缓的滴下,在滴下的一瞬,可以看到她的清澈,她的晶莹。她每日的来,每日都用自己来滋润这个世界,然后随着阳光和风慢慢的消散,或是滴落。不知道她是否有怨言,是否会厌烦,但是我可以感到她生命的力量和精彩。在每一天中,每一天短暂的生命中尽是欢快,尽是无限的微笑„„ 生如朝露,何不微笑。

阳光渐渐的穿透薄雾,可是没有火热,只有点点的温暖,让在清凉中感受一点温暖,薄雾如幔,阳光如纱„信步在这帷幔薄纱中,感受着层层叠叠的景致,人生之妙,尽在其中矣。 鸟是动物中的诗人,只有诗人才会于此间吟诵,诗歌的声音忽远忽近,时有时无,声音曼妙,抑扬婉转,怕这诗人要唱尽世间的美。

有一古筝曲,广陵散,伯牙子以此酬知己。或许人于人之间知音难觅,当知音逝去,音律自然也随之嘎然,碎琴之举常为后人道,然又有几人能够真的明了此间的真情。我看不见鸟,可是我可以感觉到她,通过她的声音感觉她的存在和她的自由。自由是如此的美丽和充满诱惑,她唱出了我的向往,真不知道她的生命结束了,我会如何?或许她还太过渺小,她不值得我去放弃么?

什么是值得去放弃呢?

我的园并不神秘,幽幽然,恬静,我可以畅想的所在,感谢所有的神吧,给予我这个园。

也许不是神的功绩。自然有着他自己的创造力,在你用心来体会的每一处都毫不吝惜的展示出美,展示出奥义,通过这些来感悟这世间的所有,感觉到自然的脉搏,感觉生的活力,感觉宁静的惬意。原来在心中是那么的想回归,融入,特别的在这安静的清晨,在我的园,沐浴着如纱的阳光,穿行于似幔的薄雾„„

原来世间的一切美好都来自于自己的内心。

阳光渐渐的明朗起来,雾,像羞涩的女孩悄悄的离去,露珠在闪动最后的精彩后消散了,竹枝却依然的挺拔,在阳光中显得更加的潇洒。渐午的园又是别有滋味了,时间似乎有着魔力,可以将万物变换,万物也在默默的跟随时间,潜移默化着,循序着亘古不变的基理。有生有灭,各有其理。

尊重时间,享受他给予的,理解他要拿去的。

明天„„.

后天„„.

今后的每一天,我乞求都可以如此漫步。因为是那么的值得我来漫步,在这纷扰的世界里,这一幕怕是难得,值得记取,值得我再度的去拥有她。

人都有着小小的欲望,如真的不能达到无我无欲,那么就纵情吧,可是,不知道还有什么我可以寄情。我要慢慢的寻找,人生不是有着那么多的精彩么。

Goldengao

2005-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