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笔后记
初三 其它 2104字 404人浏览 蔡静雯024

“然后呢?后来呢,爸爸?”男孩趴在办公桌的对沿,急促到扑腾着双脚。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坐在办公桌靠内的俊朗男子自暖光里回过神来,他看了看儿子乌亮如黑葡萄的眼睛,温和的眸子里是几分无奈与歉意,“后来?唔……爸爸记性不大好,晓晨这么急,不如……去问问姐姐?别让她在书房中闷出病来了。”

“好~”男孩的眼中滑过瞬而逝的失落,却最终仍麻利地将故事书夺过,兴冲冲地冲出门去。

“等会儿别忘了下楼来喝冰好的绿豆汤。”恰好端茶走至门边的原瑶慌张为他让开一条道,叮嘱时的神色依旧温暖。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你也真是……”在丈夫含笑目光里将装有红茶的瓷杯轻轻放下后,她不禁轻声怨道,“平日里因为工作不常回家也罢,怎么?乖儿子日日盼着你回家给他读读故事,也不把结尾读完?”

介子航轻吹了一口浮在红茶上的热气,“他自己不早就会读了么?再说,晓燏不也正好没事做么?”真是的,也不知这对性格迥异的孩子怎么就投胎做的姐弟……

“小鬼头心眼很多的哟。”原瑶以指尖点着介子航的鼻尖,俏皮的笑着,“别告诉我你这个当父亲的还不知道他只是想多和你呆一会儿哦。”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被妻子点着鼻尖戏谑的感觉还真不好受,他哑然,“我还真不知道。”

“你这个人……”原瑶微愠地站起身,但又被介子航反手拉住,“别气,最近接了一单业务,正好有关于一个人,你可能会感兴趣。”说着,他抬手看了看腕表。

“什么?”原瑶好奇回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介子航莞尔,以遥控器打开正对面的电视,画面展开,是一场某著名摄影师的新闻发布会:

“路先生您好,最近又传您有在此次周展后退居二线的传言,请问这是真的么?”

“路老师您好,我是xx报记者,针对上述传言,请问您为何选在事业巅峰期退出摄影界?是为给Z市据称是您弟子的某某让出发展空间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路老师……”

“路先生……”

镜头切换到的男子温润一笑,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在周遭皆静下来后,清了清嗓子,方开口,“首先,我得说,传言属实。至于为何在所谓巅峰期退出,只能说这是为了更好完成我的摄影计划。”见台下众人依旧困惑,他继续解释,“其实,这些年来,我的摄影计划的核心部分,只是在于我在找一个人,一个我至今仍印象模糊,但肯定存在着的人。确切的说,她或许仅是个存在于我脑海中的影子,但或许,她正是我一直以来,想表达出来的,那份执念。”说着,他伸手抚了抚置在自己手边的本子,摄像立时给了一个特写:是一本被磨得旧旧的白皮本子,“即使至今未遇到,但我又为何不能抱着希望再找下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打断一下,路老师,请问你所说的这个身影,可是个女性?”台下挤眉弄眼很久的某花边媒体故作严肃道。

在电视快关闭的一刻,被称为“路老师”的男子手未离开本子,浅浅一笑,这回,是笑到了眼底,他接过话筒,“我想是吧?”

电视屏无声的暗了下去,原瑶却仍在发愣。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想什么?”介子航抬眼看她。

“我……没有……只是在想……他果然还在找。”原瑶没有过身,声音变了调。“傻瓜。”毫无防备的拥抱从身后袭来,她紊乱的呼吸尽吐在他的怀抱里,只能听见那低沉好听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我们都是有想守护的东西的人,换作是我,我也会一直找的……”话语戛然而止,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只听见他健稳的心跳声。

“我不在家时,辛苦你了。”介子航拢过她落下的几缕发丝。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啊?没有……”声音不觉地小了下去……

“嘿嘿嘿嘿嘿……爸爸妈妈在抱抱……”书房门无声地开启,介晓晨贼头贼脑地躲在门外,满脸看恶作剧的表情。

原瑶闻声,慌张一闪,躲开他放虚的怀抱。“咳…怎么?姐姐读完了?”介子航尴尬地轻咳一声,正色看向闪进房内的晓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没有啊,不过我找到了这个,锵锵锵锵…你看!”晓晨举起自己紧握的左拳,扬扬得意地展示出手背上所绘的鲜艳图画,“我用小房间的笔画的,漂亮吧?”

“嗯,不错。是红邮筒呢~”介子航赞赏道,神色却又蓦地一变,他一把抓过晓晨的手,“晓晨,你说这是在哪里拿的笔?”。

“从那个隔间的小暗房呀,哎呀,爸爸,疼。”介晓晨微颦眉。“抱歉,是爸爸不好。”介子航抑下慌张,只是将儿子小小的手包在自己掌心,暗自祈愿着:拜托你…都已经这么久了,就不要再奏效了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我去拿笔。”原瑶亦煞白着脸,将门拉开,看见正站在门口的人时,动作滞停,“晓燏?”

留着披肩黑发看似笔介晓晨大2、3岁的女孩点了点头,沉稳走进气氛紧绷的书房。

“笨蛋,邮筒又不是红的。”她伸手,轻巧地从父亲手中取下弟弟的小拳头,然后一本正经地打开手中笔的笔帽,认真涂画起来。“明明就是红的么,书上都这么画的啊。”介晓晨嘟着嘴试图挣脱。“不,是绿的。”他的姐姐却是头也没抬,果断却不冷硬地否认。“明明是……”“好了。”介晓燏松开弟弟一直在挣扎的手,面无表情地将笔盖上帽,余光瞥了眼涂绿的邮筒。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就算弄错了,也不必直接在我手上涂啊……”介晓晨哭丧着脸。

“那会让你印象深刻。”说着,她沉静如潭水的眸子似是无意的看向一脸呆滞的父亲。“这次……我不必再说对不起了……”她低声道。

“对不起啊,我没有别的办法了呢……”一个微弱的声音从脑海深处升起,反复。似乎……有谁人的身影在清晰着……介子航抬眼,看向自己一贯有着超乎年龄冷静的女儿,眼底满是不可置信与浅浅茫然。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你……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