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架大九湖 三
初一 记叙文 5405字 618人浏览 liuchengxiaoyu

神农架大九湖三

摸着月亮脸的地方

莫名

“大九湖的夜呀多么迷人,

伸手就摸着了月亮的脸。”

地处湖北省西北边陲的大九湖,是一个美丽而神奇的地方。

亿万年前的造山运动,隆起了巍峨的华中屋脊,在华中屋脊顶峰神农顶旁的大九湖,众山围起了一个巨大的“漏斗”。亿万年风霜雨雪的剥蚀浸刷,将大山体表的浮尘和更新换代下来的草木禽兽沉积斗底,淤起了一个底部达四万亩海拔达1700米的高山盆地。

团团围着的海拔高达2200—2600米的群山密不透风,而造物主在匆忙之中却忘记给这一偌大的盆地开出一条供积水外流的通道。只是仅凭在其西北角上十来个岩层中被当地人称之为落水孔的细小缝隙让水慢慢渗漏。每到丰水季节,大九湖就成了一片汪洋。而大多时间里,大九湖盆地中心是一个水丰草美的泽国,也就造化而成一个我国稀有的亚高山湿地。

在大九湖湿地底部,蕴藏着丰富的可涵养超过自身体积五倍的水的泥碳,碳层最大厚度达到了6.5米。巨大山体汇集的雨水和山体上丰茂植被涵积的水,被若干涓涓细流汇集到盆地里,经过落水孔的渗落,在碳酸质白云

岩层中的缝隙中窜流,最终从仅数百米海拔的竹山县的洪坪岩洞中喷涌而出,成了汉江支流堵河的源头,也成为我国南水北调工程的重要水源地之一。

在这片美丽而珍贵的湿地上,生长着984种高等植物,国家重点保护植物达14种之多。有69种脊椎动物遨游其间,其中国家明令保护的动物33种,占了将近半数。在大九湖湿地落户的动物中,还有来自东北的远方客人金斑梅花鹿,是1987年从吉林省空运而来。

每到春天,春风吹绿了湿地草甸。润润的台地上,绿茵欲滴的如毡草地上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草花。高大挺拔的青? ,球状树冠的不太高大的木本海棠,星罗在草甸上,直若经过匠人精心修剪而成的巨大花园。四周如屏的山岭上透染的绿树和掩映其间的艳红高山杜鹃环绕着花园。红的花,绿的树,衬依在蓝天白云下,倒映在清澈的湖水中,随意张扬着诗一样的梦幻。 大九湖的夏季,无疑是最惬人意的季节。神农架高峨的群山营造出来的小气候,在这里表现得十分典型。这里最热的时候,温度也绝不会高于25℃。盛暑的夏日,也有“晚穿棉衣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的别致情趣。夏季里,整个大九湖绿树历历,芳草萋萋。獐鹿在湖边的灌木丛中驰突,雉鸟在沼泽中的草丛里啁啾,游鱼在湖底的蓝天白云中翱翔,牛羊在宽荡的草场上漫步。活脱脱一个现代版的桃花源,也是人们最理想的避暑胜地。 大九湖的夏天分外短暂,仿佛仅眨巴了一下眼睛,四周山上的碧绿就染上了七彩斑斓。草

甸上的海棠树上挂满了一串串青黄的果实,一群群还不会飞的长尾雉跟随着它们耐心的妈妈在湖边、沼泽中已略带枯黄的草丛中嘻戏,金色的大罗浮旋花一簇簇绽放在灌木林边,高大的青? 树梢开始飘落渐变枯黄的叶片。秋天使大九湖的空气变得更加湿沉,雾蔼里捎带着刺骨的寒意。清晨,从落水孔旁的草甸上升腾起数丈高的银色薄雾,被从竹山垭子荡过来的山风推搡着,贴着沾满露珠的茵茵草甸,擦着颤抖着的柔柔树梢,轻轻地,轻轻地向着九灯河飘移而去。漫漫的雾蔼里,高高低低的树木,黄瓦白墙的农舍,隐隐绰绰地浮荡着。远远望去,如诗如画,如梦如幻。雾里不时传来早牧的牛哞羊咩,给这一幅维妙维肖的水墨画图平添了许多盎然生机。置身其中,令人若痴若醉,难以自已。

中秋节后不久,大九湖周边的山地就飘起了雪花,它告诉人们,大九湖漫长冬季的来临。也许是大九湖盆地里的湿地聚凝了更多太阳能量的缘故,大九湖广阔的平地上积雪晚了许多。约到农历的冬月末或腊月初,这时的大九湖就成了一派雪皑皑的银白世界。淡淡的灰色湿雾成天像幽灵一样在沼泽地上方浮荡,静静的清冽湖水不起一丝涟漪,显得格外安静。偶尔数只从西伯利亚到南方越冬的东方白鹳,优雅地伸展宽大的翅膀,从铺满衰草败叶的沼泽上空曼妙地掠过,也仍然不会打扰这块正在酣睡原野的安宁。 大九湖村包括了大九湖湿地和比大九湖湿地稍高的,也有着约八千亩盆底面积的小湿地。偌大的地盘上仅只309户人家,1240口人。在湿地中心区域居住的人并不多,只有30来户,80余人。其余农户均傍山而居于各个“号子”里。

大九湖地区的地名十分特别,凡每两道突前至盆地中心的山梁夹角而成的山洼,就叫一个“号子”,分别从一字号到九字号,大小不等。最宽敞,地势最高的一个山洼叫做帅字号,据说是唐代将军薛刚的帅营所在地。 大九湖基本上没有原住居民。这里环境气候恶劣,粮食产量极低,顶不住灾荒人祸。因此人们来了又去,总是在不停地流徙。现住大九湖的居民,也大多是近百年时间因躲避灾害兵祸而从四川、陕西、湖南以及湖北的下江地带迁徙而来,其中以四川人居多。大九湖的居民换了一茬又一茬,而关于大九湖的传说故事却原汁原味地保存了下来。

大九湖是一个有着美丽传说和厚重历史的地方。

大九湖的由来,传说这里原是一个巨大的高山深湖,湖里住着九条恶龙,这九条恶龙经常出来祸害人们。在神农老祖的帮助下,在湖旁居住的一个勇敢的小伙子诛杀了九条恶龙,于是九条恶龙的尸体化作了九个湖泊。 这里人们

耳熟能详的传说故事莫过于薛刚反唐了。但事实上薛刚并不是反的李氏唐朝,而是扶唐反周。代表李姓唐室的李显被他的母亲——大周皇帝武则天贬到了房陵,也就是现今的房县。薛刚受李显的委托,在大九湖招兵买马,屯粮练兵。很短时间里,大九湖聚集了数十万兵马,成了大周皇帝的心腹大患。则天皇帝派她的侄子武三思率大军征讨,在大九湖及其周围演绎出许多惊心动魄的战争故事。

传说薛刚根据大九湖的特殊地势条件,组成了除帅营以外的九营精兵。其屯兵营地被称作九个号子,也就成了沿袭至今的大九湖九个地名。

武三思大军压境时,薛刚摆下了九龙阵,在一处地势较高的地方挂起了九个巨大灯笼,他站在数万人担土垒成的点将台上,指挥各路伏兵的进退移动。挂灯的地方现在叫做了九灯河。

最让人遐想的传说是“娘娘坟”。据说武三思有一位武艺高强,貌美如花的妃子叫做白玉花。她在与薛刚的部队交战时,爱上了敌方将领薛蛟。在与薛蛟缠绵后遭到了暗算,回到营房后困顿而眠。赶来探望她的武三思揭开营帐时,赫然发现卧榻上横卧着一只白色狐狸。大惊之下,武三思用利剑斩杀了白玉花,将其葬于大营旁的小山丘上,其墓人称娘娘坟。后来遭了雷击,将其中一棵坚硬的青? 树拦腰劈断。当地人说因为娘娘是狐狸精,故尔一再遭雷劈电烧。

其他诸如鸾英寨、马鞍山、卸甲套、小营盘、点将台等现存地名,无不沿袭着薛刚反唐的传说故事。

在近代史上,大九湖有着厚重的历史。

大九湖是人称“南方丝绸之路”——川鄂古盐道的重要枢纽中转地。自古以来,食盐都是历朝历代统治者极其重视的关乎国计民生的重要物资,对其管理极严。尽管如此,为了生计和民需,许多人铤而走险,踏上了贩买私盐之路。明末清初,战乱频繁,各地食盐奇缺,而官盐(淮盐)价昂贵而稀少,人们多传“缺盐淡食,川盐济楚”。临近鄂西北的大宁大昌是盛产川盐的地方,为了控制食盐贸易,清政府在货运要道的巫山、宜昌、巴东各州县设卡缉私,迫使贩盐者“不行大路,不落客栈,夜宿岩洞或密林

之中”。神农架山高林密,极其闭塞,是躲避官府缉查的理想通道。在数百年时间里,这条被当地人称之为“盐大路”的川鄂古盐道成了“川广之要道,蜀楚之通衢”。在这条纵横于神农架原始山林中的盐道上,演绎出许多诸如抢劫、黑店、拐带、仇杀等离奇古怪又让人津津乐道的故事。 明末清初的农民战争,也在大九湖一带写下了浓墨重彩。李自成潼关兵败后,藏入神农架深山之中。张献忠也曾在神农架山地养精蓄锐。留下了八王寨、

断缰坪、落步河、彩旗岭等诸多遗迹。李自成建立的大顺朝在清军入关后土崩瓦解,李自成的右营右果毅将军刘体纯,率数万残部转战回到他们熟悉的大九湖一带。后来,刘体纯受南明王朝招抚,被封为皖国公。为示其对南明皇帝朱由榔的忠诚,他在大九湖旁的驻扎地坪圲手植一棵榔树。如今这棵三百多岁的古树依然旺盛,高达30余米,胸围达到6米。人们把这个地方叫做“国公坪”。

被打散的郝摇旗、袁宗第各部相继到大九湖与刘体纯会合。据《房县志》记载,在十余年时间里,刘体纯和郝摇旗曾三次率兵攻破房县城。后来,刘体纯攻打巫山县城时,伤重而亡,其部下将他葬于大九湖武墩子下的小河中间的岩包上,这条小河被叫做了“天子坟沟”。令人称奇的是无论暴发多么大的山洪,刘国公的墓地却从来没被淹没,水涨墓涨,水消自落。 常言道:“自古川东多土匪。”地处鄂西北的大九湖,紧邻川东。这里民风

剽悍,匪患连连,从来没有安生过。解放初期,郧阳军分区于1950年派出一个加强班驻扎大九湖,一直到1968年才撤除。这支被称之为“巴山前哨”的部队为了防备大股土匪袭击,他们在鲤鱼崖下的一个小山包里挖了一条地道,在地道里面建了一个足够三十人坚守月余的掩蔽所。虽然一直没有派上用场,但这军事遗迹保存至今。

解放后,社会安宁了,人们开始为自己的生活打算。大九湖的经济建设问题提上了议事日程。但大九湖实在太边远了,大九湖到房县城480华里,一个来回要八九天时间。解放初期会议多,大九湖乡的头儿到县城开会,经常是前脚刚跨进门,下一个会议的通知就又跟脚到了。

初解放时大九湖人们的穿着十分破旧简陋。对襟子褂子,向左转的大裤脚裤衩,脚登燕麦杆草鞋,头顶一个筛盘大的头巾。大九湖潮湿,阴雨多,人们出门总要穿上蓑衣。当穿着这身装束的大九湖代表出现在房县城关时,顿时引得人们倾城围观,成了当时房县城里人街头巷尾兴奋的谈资。这样也确立了房县县委政府一定要开发大九湖的决心。由于大九湖实在太边僻,太闭塞,以致于十多年过去,大九湖的面貌还是没有大的改观。仅仅是颇费周折地从内蒙古引进了几匹马和两只能搏击虎豹的牧羊藏獒,还有几头西门达尔良种牛,准备依靠畜牧业来发展大九湖的经济,大九湖公社也就改成了大九湖特产场。

六十年代神农架的开发建设给大九湖带来了崭新希望。贯穿神农架腹地的公路干线距大九湖已不到100华里。七十年代神农架建置后,神农架林区的领导徒步两天,顶风冒雪考察了大九湖。之后,林区革委会作出了一个对大九湖的未来

发展至关重要的决定:修通大九湖的公路,尽快开发大九湖。第二年岁末,大九湖迎来了第一辆祖祖辈辈从来未见识过的汽车。

对一个地方的认识,总是带着时代的烙印。有着宽阔草场的大九湖,人们称其为湖北的呼伦贝尔。于是人们在制订大九湖的发展规划时,首先想到的总是畜牧业。然而大九湖平地中心有很大面积是水塘和沼泽,湿地面积约占三分之一。到了雨季,连下几天暴雨,则更是汪洋一片。要想扩大承载牲畜数量增长的草场面积,势必要先解决排水改淤的问题。

一九八六年,神农架林区成立了高规格的大九湖开发指挥部,由一名党委副书记担任指挥长,拉开了大九湖开发的会战序幕。会战的人们在大九湖盆地里挖掘了纵横数道深达三米、宽达五米的深渠,使一些常年积水的沼泽变成了草场。为了加快积水的排泄速度,人们将自然形成的落水爆破孔扩大。为了改良牧草品质,人们从外地引进了适合高山气候生长的三叶草和黑麦草。又从外地引进了一些良种牛和细毛绵羊。一时间,大九湖真正呈现出了一派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美丽场景。

由于大九湖的气候、环境的特殊性,还有大九湖居民祖祖辈辈沿袭下来粗放的生产、生活习惯。大九湖的畜牧业并没有如政府官员们的主观想法一样蓬勃发展起来,而是徘徊以至于逐渐萎缩,并没有达到让人们富裕起来的目的。

随着2000年神农架实施了天然林保护工程,神农架林区全面停伐树木,

大九湖村民赖以致富的木头产业失去了。为了保持已得到部分改善的人民生活水平,大九湖开始一边发展旅游,一边招商引资,在大九湖建起了万亩高山无公害蔬菜基地。绿茵茵的草场遭到毁弃,变成了一望无际的绿油油的萝卜白菜。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我国更加重视环境保护工作,对以往的开发建设带来的环境破坏重新审视。人们发现,自然形成的环境对人类是多么的弥足珍贵。许多专家来到大九湖,他们对大九湖湿地被人为破坏痛心疾首,他们大声疾呼要求恢复极具特色且十分珍贵的大九湖亚高山湿地。2006年9月,国家林业总局批复同意建立“神农架大九湖国家湿地公园”,大九湖湿地的恢复性保护工作揭开了新的篇章。

虽然大九湖经过了数十年的建设性开发,但它的整体原始生态环境并没有受到伤筋动骨的破坏,恢复起来的难度并不特别大。近两年来,湿地保护区管理局对湿地环境进行了大规模的恢复性建设,他们赎买了因招商引资而合同出租出去的土地,搬迁居住在湿地中心区域的农户。他们组织大批人力,疏浚了九个天然湖沼,填平了近十公里的人工沟渠,将原炸开扩大的落水孔尽

可能恢复到损坏前的形态。现在的大九湖已经基本上恢复到了开发前的自然形成的环境,这颗长在高山上的美丽的“地球之肾”又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如今的大九湖,碧波千顷。如珠串的湖沼沿岸,绿树掩映、芳草如茵。大九湖的空气更加纯净,大九湖的天空距离地面仿佛格外的近。特别是到了夜晚,紧扣在四周山梁上的天穹上,缀满了伸手可摘的闪烁星星。你驾着一叶小舟,荡漾在如镜的湖面,皎洁的月亮欢快地跳落在水中,你附身下去,一伸手就摸着了月亮那冰洁的俏脸。

文章来自:【荆楚网-东湖社区】http://bbs.cnhubei.com,本文地址:http://bbs.cnhubei.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590942&extra=page%3D1%26orderby%3Ddate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