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作文(1)
初三 记叙文 3950字 122人浏览 ___殇璃

快乐作文

天津市第五十五中学 郭可慈

前 言

人有时候挺奇怪的,非得受点刺激,才肯做点事情。我就是这类人:没刺激不做事情。

2007年3月中旬,接到天津市中学语文学会的负责人打来的电话:请你作报告,报告的内容是初中作文教学。

真的受了刺激了!我都退休13年了呀!怎么还找我?

1987年,我参加了全国第四届中学语文年会,提交的论文就是关于初中作文教学的,回到天津后,作了多次报告。过去20年了,那个论文还有用吗?我难道还讲那个论文?我又想,我从前的报告一定有问题,难以操作,所以,没反应。

禁不住负责人的动员,我同意了。但是有点难度,我必须重新调整思路,补充新的内容,让我的报告“变”得可以操作。我是个不安分的人,喜欢尝试从没做过的、有点难度的事情,在快70岁的时候,又尝试了!

我要尝试用我认为的新的思路、新的内容写报告。用了两周,我把从前的论文“砸碎”,写一个全新的、有可能操作的报告。

全新的报告有了反应,我的博客上有了老师的留言,说:“我正在按您的办法教作文,很不错。”

大受鼓舞!受鼓舞,绝不是因为有老师按我的办法教作文,是因为有人开始教作文了!我在报告中,非常明确地提出:我提供的只是

一个“框架”,大家完全可以且必须推翻我的框架,按照学生的情况自行设计,但是,必须有框架,有符合教学大纲要求和学生特点的框架。

有了“有反应”的刺激,就有了这本书了。希望它不是纸上谈兵,希望它可以为老师的操作提供帮助,不再视作文为“畏途”。更希望所有的语文老师都来教作文,我们的学生就有真正的收获了:九年或十二年的语文课没有白上。

教学工作,不是流水线,不是重复劳动,不是机械劳动,是创造性极强的工作,是“个性化”劳动,谁都不能按别人的方法教书,作文教学也是如此。老师是有个性的,学生是有个性的,师生所处的环境也是个性的,还有其它的“个性”;作文又不像数学、物理、化学等有统一的教材,也不可能有统一的教材。一次方程、二次方程、高次方程,不要说在全中国,就是在全世界都“畅通无阻”的。而作文不同,城市和农村不同,又有地域的不同及各校学生水平的差异,等等,作文真的必须是“个性的”,必须依照学生“量身定做”。

“量身定做”,是按教学大纲、教学理论“做”,目标是教会学生写教学大纲规定的、中学生应该掌握的文体。

多年来,我一直探索“量身定做”:(1)如何协调“个性”与“共性”。“个性”指的是老师作文教学的过程,“共性”指的是教学大纲规定的、中学生应该掌握的几种文体的要求。(2)如何以共性指导“量身定做”,教会学生写“个性作文”。大家将看到的是我的“个性作文教学”,大家应该注意的是“共性如何指导个性”,“个性如何满足共

性”。

“个性作文教学”、“学生个性发展”,满足“共性要求”,要有教学理论、心理学理论、教学法、美学,等等的支撑。

“殊途同归”,“条条大路通罗马”,语文教师教作文,要记住。 作文是能教的!不信,试几年!作文是快乐的!是老师学生都快乐的!不信,试试!

也许,这本书对家长和中学生也有点帮助,这也是我希望的。 究竟如何,是否真的能操作,不得不借用一句老话: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虽然我说的道理距真理很遥远,但总是一个道理,所以,借用了这句名言,大家一定能理解的。

我教作文的时候,有教学大纲(现在没有了),所以,我的书里,离不开“教学大纲”的概念,教学大纲是我教作文的指南,我不能没有它。

欢迎大家批评,真心欢迎!

(一) 不快乐的作文

2007年6月3日写完了书,才4个多月,语文教材有了大变化,我不得不修改第一部分——“不快乐的作文” ,而且大修大改。

前国家足球队教练米卢蒂诺维奇说:“快乐足球!”说到了足球的 本质;他又说:“态度决定一切。”说到了决定足球是否快乐的根本——态度。态度好,足球就会是“快乐足球”,态度不好,足球就会是

令人厌倦的、讨厌的东西。

老米的话,很深刻!不只是足球要快乐,所有领域都需要快乐!作文就是需要快乐,且非常需要快乐的,而决定作文教学能否快乐,能否有效,恰恰也是“态度决定一切”的!

现在,老师和学生面对作文都不快乐。主要是老师不快乐,老师一沾作文就愁眉苦脸,怕得很。老师这般模样,学生还能快乐吗?当然不能。

先说说“全国性”的不快乐。

现在没有教学大纲了,取代大纲的是“语文课程标准”,名称改了,无所谓,内容好就行。借了初中、高中的“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又借了一套初中和高中的第一学期教材,共六册,仔细看看,发现“语文课程标准”与旧的教学大纲、新的语文课本与旧的语文课本相去甚远,我指的是作文。

旧的教学大纲,对作文有明确的要求,初中学生要掌握什么文体,高中学生要掌握什么文体,虽然只几句话,但是很明确。新的“语文课程标准”,所谓的“课程改革”——简称“课改”,初中部分,对作文提出了要求,但很笼统,高中部分对写作几乎没要求,三言两语、只言片语谈到了作文,和没说一样。旧的教科书,有中学生必须掌握的文体的知识短文,可以指导老师和学生,“课改”后,知识短文没了。有目标,有指导都很难完成,没目标,没指导,更糟了。

我的观点是:语文课的本质是工具课,学语文就是为了掌握正确使用文字,写,是最重要的能力。中学毕业(含中专、技校),不

会写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三种作文,不能掌握最基本的文字表达方式,语文教学是失败的!

已故语言学家吕叔湘先生对语文教学忽略作文,非常不满意,他说“学生学了十二年语文,从小学到高中,一千七百个学时,不会写作文,浪费多少时间!”(大意)

鲁迅先生说:“浪费自己的时间,等于自杀;无端消耗别人的时间,无异于谋财害命!”

我既不希望老师自杀,也不希望老师谋财害命!

我能做的,就是说说作文教学。

从“课改”前的高考命题说起。

看了下面的介绍,大家一定会得出结论:“‘课改’前,教学大纲对作文是有要求的。有要求,作文教学还不怎么不好,‘课改’后,作文没要求了,会怎么样呢?”

1984年的高考命题是“关于怎样写作文”,我有幸参加了阅卷。这是一篇给材料作文,一共有两段话,第一段是学生的话,第二段是老师的话,两段话归纳起来的意思是:师生双方对作文教学均不满意。希望学生各抒己见,探究师生双方都苦恼的原因,给作文教学提意见和建议。

按说,这个题目挺新鲜的,几乎是“押”不着的,似乎更容易说实话。但是,学生仍然说空话、假话、谎话,不说实话。为“稳妥”起见,他们在作文里开了“中药铺”,检讨“一、二、三”,把作文的问题,都归咎于自己,要多没意思有多没意思,看得我头疼。

后来,我问一些学生:为什么你们写检讨而不提意见?学生说“怕!怕阅卷老师不高兴,不给分!”有几个斗胆提意见的,竟吓坏了,以为要倒霉了。

学生的反应,当然不只是作文的问题,还有很复杂的心理障碍。这里,不分析心理障碍,只分析作文题。

题目太大,一个大论文都说不清,况且,学生根本不懂作文教学,他们根本没有探究的能力,能给老师提出可行的意见吗?此为其

一。其二,也是最要紧的,命题中心的专家们找错了目标,这个题目,应该是老师回答的,是老师负责教作文,不是学生!

命题专家的失误,导致参加高考的学生都不快乐,教师看着一篇篇一个模样的检讨书,当然也不快乐。

还有更离奇的命题。

有一年(忘了哪年,只知道那年我已经退休了),高考是全国性命题。考试中心提供了两幅漫画,一幅的标题:《给六指作整形手术》医生给“六指”做手术,该切的、多余的六指没切,切掉了拇指。另一幅标题是《截错了》,本应截有病的左腿,医生截了没病的右腿。

作文的要求有两个,第一个可以接受,要求考生用说明文介绍两篇漫画的内容。第二个要求就很奇怪了,要学生比较两幅画,写一篇“议论文”,题目是:“我更喜欢 画”。

天方夜谭呢!

1. 两幅画的内容都不好,五十步笑百步。命题的老师,让考生比哪个医生的错误小一点,小一点,就好一点,莫明其妙。有比毅力的,

有比意志的,有比智慧的,还有比错误哪个大,哪个小的!笑话!根本没有比较的意义!

2. “我更喜欢 画”是典型的记叙文的题目,怎么能写成议论文?就好比用平面几何的公式演算立体几何呢!

当天晚上,许多在我这里上作文课的学生打电话,请我给他们的作文估分,我的回答是:“无法估分!这是一道无法完成的作文题,南开大学阅卷中心正乱作一团呢!”

果然乱作一团:阅卷老师无所适从。

为高考命题的,都是精英,精英们经过数月的切磋,竟然出了一个从内容到形式都荒唐到极点的作文题。他们难道不知道“比错误大小”多可笑?难道缺少各类文体的常识?难道命题后大家不集思广益试着写一篇,看看能完成吗?论说文的要素是:论点、论据、论证方式。依照命题,“我更喜欢 画”的论点如何确立?大约有几个角度?用什么论据支撑论点?论证结构又是哪种?假如充分讨论,试着写一篇,就会发现是不可操作的,写议论文是根本不可能的,也就不会有这个荒唐的命题了。

因此,语文老师有理由不快乐。指导语文教师教作文的,是一些态度不好,基本概念也不清楚的专家!

全国性的不快乐还有呢。

历届中考、高考和各类模拟考的作文题的要求,往往是:除了诗歌,文体不限。“文体不限”,什么意思?文体多了,散文、小说,杂文、文学评论等等,学生都得学会?文体就得有限制,初中学什么文

体,高中学什么文体,教学大纲明明有要求的,应该是学什么,考什么,而不是“文体不限”。都说考试是“指挥棒”,“指挥棒”必须按“乐谱”指挥,“乐谱”由教育部“谱写”,从前,有教学大纲“管”着,命题的专家还出错呢,如今连最简单的乐谱都没了,瞎指挥了,岂不更糟了?

以上的情形,让老师教作文不快乐。所有的不快乐都是和态度有关的。“最高指挥部”的态度就不好,不认真。

“课改”前,“最高指挥部”对作文的态度就不好,现在,“最高指挥部”的态度更不好了,中学作文教学前景更堪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