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秋天的文章
初三 散文 10831字 1154人浏览 lhs19630

描写秋天的文章

金色之秋 它如同一个信使俏无声息的来到了人间。霎时间植物开始转向凋零,没有了夕日的绿色,然而却老练了许多,似乎向人们展示着丰收在望的秋景。瞧,梨树挂起金黄的灯笼,苹果露出了红红的脸颊,稻海翻起金色的波浪,高粱举起燃烧的火把。冬瓜披上了白白的纱布,茄子披上紫色的袍子,这时菊花含苞待放,正准备给秋天增添生机色彩。树叶黄了,秋风一吹飘飘悠悠在空中飞舞,好象一位位少女在跳舞,又好象报告人们秋天来了。这时农民全身心投入秋收之中,大雁派着整齐的队伍在蓝蓝的天空中向南飞去。

秋天的月色更令我魂牵梦索。当夜幕完全降临时侯,明镜般的月亮已垂悬在天空上,如冰的冰清瀑布般倾泻在广袤大地上。夜空像一只深蓝色的玉盘。几颗时隐时现的小星星像钻石般点缀在玉盘四周。月光下,树木,房屋,田野和山峦,都仿佛变成了襁褓中的婴儿,温顺地躺在硕大无比的摇篮里。

秋月轻盈地升起,像一位披着轻纱的仙女。在几朵洁白云絮里,飘飘悠悠的穿来穿去;又像是小姑娘,羞羞答答地在云絮里躲来躲去„„

啊!秋天真是丰富多采的的。哦,秋天又是另人难忘的!!!

秋天的声音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就到了秋天。

我喜欢阅览秋天的景色。更喜欢倾听秋天的声音。

只要你仔细一听,就能听见许多你不知道的声音。比如青蛙刨土做窝的声音,表示它要去冬眠了。 听,麦田上,拖拉机的隆隆声,一捆捆麦子随着这隆隆声送向远方;一捆捆希望随着这隆隆声送向远方;一捆捆理想随着这隆隆声送向远方。农民们在田地说笑着。

听,果园里,一车又一车的苹果运出了村庄,一车又一车的葡萄运出了村庄。农妇们一边打着水果,一边说说笑笑。

听,天空中,小鸟在嬉戏,大雁在南飞,老鹰时隐时现,还不时发出叫声。

听,树林里,熊在沙沙吃着东西,以便冬眠时不被饿死;松鼠也在忙碌着,它们在准备过冬的食物,还不时发出“叽、叽”的叫声来。树上树下,树叶沙沙落地,好象在说:“树妈妈,谢谢您把我养大,明年春天再见。”

听,秋天的声音,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天上,地下,水里,以及人们居住的村庄里。 秋天的声音是美妙的,是高亢的,但是,同时又有低沉的音乐衬托着。一首首动听的小曲,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首秋天的赞歌。

啊,秋天的声音,我喜欢,我赞美!它使这个金黄的、忙碌的、丰收的世界显得更富有生机。 啊,我喜欢秋天,我更喜欢秋天的声音!

秋天的声音

秋,是一个繁花凋零,安静的季节。诗人笔下的秋,有时是凄凉的,有时是欢快的。安静,是秋的主旋律,但秋,又是热闹的。

在秋天的校园中,成熟的果子从高不可攀的大树上“啪”的一声落下来,给金秋添了份收获。在秋天的任何一个角落,秋叶慢慢从各种树上缓缓飘落,从此开始了飘零的生活。轻轻的声音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却是秋日乐曲的主旋律,给凄秋添了份伤感。晚秋时,菊花绽放的声音在这偌大的世界响起,它与落叶开始了二重奏,它给晚秋带来份美丽。

落叶,总是引发人惆怅的东西,见到落叶,就总有一种凄凉的感觉。“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虽然诗人李清照描写的是初春的景色,但放在秋天,总觉也不为过吧。 落叶的声音,我总也听不够。我喜欢叶落时声音的轻巧,也同样喜欢花开时的身影的清丽。 菊花,一种时而给人以高贵,时而还人以清高的花朵。民间流传着“梅兰竹菊四君子”

这样一句话。梅兰竹都有一种坚韧的性格,但菊花开放在秋日不像梅花在严冬绽放;生长在花盆与花园里,不像兰花在石缝间不屈;只需盛开,也像竹子一样冲破层层难关。但菊花更多地能展现她的清雅与她的美丽。

菊花开放的声音,嘘!听,很轻,很轻,喂喂!同学,我是要你用心去“听”。用心去“听”在这喧嚣世界上用耳朵所听不到的声音,就像果实落地,秋叶凋零,菊花绽放,还有许多许多。 来吧!同学们!春天,让我们聆听小草破土的声音;夏天,让我们倾听荷花开放的声音;冬天,让我们探听雪花落在你身上的声音。用心去听,会听到更加生动的声音!

描写春天的文章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

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园子里,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坐着,躺着,打两个滚,踢几脚球,赛几趟跑,捉几回迷藏。风轻悄悄的,草绵软软的。

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里带着甜味儿;闭了眼,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杏儿、梨儿。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闹着,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野花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花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

“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儿,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高兴起来了,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唱出宛转的曲子,跟轻风流水应和着。牛背上牧童的短笛,这时候也成天嘹亮地响着。

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树叶儿却绿得发亮,小草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在乡下,小路上,石桥边,有撑起伞慢慢走着的人;地里还有工作的农民,披着蓑戴着笠。他们的房屋,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

天上风筝渐渐多了,地上孩子也多了。城里乡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也赶趟儿似的,一个个都出来了。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各做各的一份儿事去,“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起头儿,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

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它生长着。

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

春天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领着我们上前去。

描写春天的文章

你看,旭日正在升腾,春姑娘来了!你快去用双手拥抱这个美丽的春天吧!

大地渐渐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了,冰雪融化,草木萌发,各种鲜花次第开放。

春姑娘在封冻了的冰河上跳呀跳,踩呀踩,冰层裂成冰块,化成了水,鸭子在刚刚成水的河里游泳,正如“春江水暖鸭先知”。

春姑娘又在沉睡了的大地上跳呀跳,使小草感到春天来了。一棵棵小草从酣梦中醒来,他们破土而出, 舒展着他那幼嫩的绿叶。小草一下子铺满了原野,举目远望,一碧千里。他们挺着身子,随风摇曳,那么柔软,那么娇嫩。

春姑娘还在覆盖着皑皑冰雪的陆地上,划了一下他的手指,使树和花儿知道春天离她们不远了。一株株柳树在微风中摆动着柔软的枝条,轻轻地擦过湖面,像美丽的少女在河边梳头。怪不得唐代诗人贺知章在《咏柳》一诗中写下了这样的诗句:“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把它写的那么地美,好一派垂杨柳的风景呀!

一个个桃花像喝醉了似的,满枝绯红。那盛开的梨花,一簇簇绽满枝头,玲珑,纤丽,如云似雪。迎春花像一道道抛物线,由一点向四面八方抛去,而绝无横枝斜出一束一丛。

那里,一群群蜜蜂在飞舞,飘散着花粉的空气也跟着它的翅膀振动。青蛙从洞里钻出来了,活蹦乱跳。呢喃的大雁从南方飞来了,小鸟从巢中钻了出来,唧唧喳喳地叫个不停,好像在赞扬春天的美丽。 如今,春季已到。春天是一年中最美丽的季节,古往今来人们几乎用尽了所有美好的词语诗句来形容、赞美春天。春天,带给人生命力,带给人希望。

春,暖人心脾,“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春,稍纵即逝,“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所以“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花落空折枝。” 春,沁凉润透,“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春,酒里飘香,“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春,魂牵梦绕,“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

暖暖的春风飞来了。它好比一个天真活泼的小姑娘,带着一只彩色的神笔,到处欢快地画着。 春风飞过大地,大地变成一幅清新的图画:被人们收割过的草木茬上,又倔强地冒出了新芽。不用人工栽培,它们就在春风的吹拂下生长起来。大地变绿了,衬托着红的、白的、黄的、紫的……五颜六色的野花,多美呀!春风吹来,那清新的花草气息,直往人心里钻,无论是谁,都会深深吸一口,像痛饮甘露一样畅快。多爽啊!

雨过天晴,太阳走过七色彩虹,万丈光芒照耀着春天的大地,大地上的一切都生机勃勃。地上的小草,细细的嫩叶湿漉漉的,青枝绿叶的树木,像刚洗过一个澡,显得青翠欲滴。鸟儿在枝头欢快地歌唱着,唱得人心情舒畅;小蜜蜂出来采蜜,它们从这束花飞到那束花。最快乐的是阳光下的孩子们,他们有的追逐跳跃,有的唱歌跳舞,还有的在蓝天上放起了风筝,又是一幅欣欣向荣的图画。 啊!春天是一幅多么美妙的图画,我爱你,春天!

描写冬天的文章

冬天,选择在这一年中的第三百一十八天里,停下了她美丽的脚步……

这天,当天还未全亮的时候,我就被忽然来临的冬天给唤醒了。那只属于冬天的特别气味,悠悠地掠过了我每一条敏感的神经。其中,还混合着一点点清新的花的香味儿。我就像是在冬天中,正要违背时节而苏醒的一个生命。

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翻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只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冷风边迎了过来,围着我不停地跳着、舞着。我两脚离开了暖和的床铺,迅速地穿上鞋子,走到衣架前随手拿了件厚衣服披在身上。一会儿后,那些不停跳舞的风,已经有一部份到别的地方欢快地跳舞去了。

我走出房间。四周都弥漫着宁静与安详的气氛,令我不得不放轻脚步,生怕打破了这种少有的、仿如走进了天堂般的幻境。

我来到了阳台,盆上的植物依旧沉睡着,金鱼睁着眼睛但一动也不动,甚至连天空都是迷迷糊糊地看不清晰……一切,都好象被冬天施了法术一样,就象童话故事《睡美人》里的宫殿那般,都安静的睡着了。它们的沉静,换来了一个完全没有虚伪的世界。这样清澈的世界,是我所向往的。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鼻腔中,口腔里都被灌满了冬天独特的清凉。我着迷了,为这短暂的时光所创造出来的幻境。是的,他就是一个幻境,一个容易破碎的的幻境。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又或者只是一声鸟的鸣叫,都足以把这个迷人的幻境打碎。

太阳那刺眼的光线,终于穿透云雾,直射到人间。

清晨,结束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繁荣的景象。阳光衬托着我眼下的车水马龙,更是把“繁荣”一词表现得淋漓尽致!而我,只能对这感到无奈:

哎。在下一年的第三百一十八天里,我能否得到上帝的怜悯。请让我再去一次那个我向往的天堂,让我再看一次那个天堂的清澈。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冬季的来临,人们都换上了厚重的棉衣,隔离了寒冷的风霜。冬季的来临,也让万物进入了“死寂”期,留给人们的是满眼的疲惫……

那年冬天,我种的君子兰早在两个月前就病态泱泱。冬天一到,它就全没了绿色,成了一堆枯枝。我伤心极了,几个月的心血就这样化作了泡影。为了使自己稍稍安心一些,我既没有把它立即丢掉,也没有把它从花盆里马上移走,是什么样就什么样,没再去管它。

就这样,那一年的冬天我就在惋惜中度过,每一次摸到那冰冷的花盆,心头就涌出阵阵悲哀和无奈。现在想起,仍能感觉那冬的漫长。

第二年开春后,我痛下决心要将那枯枝除掉,腾出花盆种吊兰。于是,我用一个小铲子扒开土,准备将其连根拔走。

可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我刚用铲子插入干厚的泥土,扒了两下,就听到一阵清脆的破裂声,随之我看到瓷花盆的碎片散了一地。可是我仔细一看,被泥土层层包裹着的,浓密得如太白胡须般的是那去年冬天看似已枯死的君子兰的根,它不但没有坏死,反而愈加茂盛,分了一次又一次的杈。现在,它已经茂盛到充满了整个花盆,宛如一只只龙爪紧紧地贴在瓷花盆里,难怪一碰就碎。

看到这里,我赶紧将乱麻般的根须稍作修剪,分盆重新种下。结果一个月后,每个花盆都发出了君子兰可爱的小芽。

对于这一幕,我不得不惊叹。在整个冬季的酝酿中,它竟然可以再次生长,而且枝繁叶茂。我简直被这种冬季中的奇迹折服了。这种折服是全身心的,从眼中到心里,我不得不由衷感叹它顽强的生命力。

仔细想想,在冬季我如此草率地放弃新生的机会是多么愚蠢。那厚厚的棉衣,真的是隔绝了所有新生带来的欣喜和希望。但是我现在明白了,暂时的“死寂” 是为让我们更加真切的体味生命,体味人生。

植物在冬季,可以依靠对春的向往而在冬季的“死寂”后重生。那人呢?在冬季时,也一样可以向往春天,可以获得更大的新生与希望。生命的神奇叫我们不得不敬畏,那我们就更应该拿出勇气和行动,要像那茎叶枯萎的君子兰,在春光照耀大地时,你就会有西伯利亚蝴蝶般的美丽,然后破冰而出,找到更加鲜艳明亮的你。

雪,我喜爱你,喜爱你的无暇,你的洁白,喜爱你的淘气,你是天空中一个小小的斑点,滋润着庄稼和田野,你是一块块白布,给大地穿上白色的大衣,你是一股股快乐的气氛,让孩子们感到快乐,感到欣慰。

当我正要上学时,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啊!下雪了,我高 兴极了,不再被刺骨的寒风而感到寒冷,因为我的心情战胜了寒冷,雪越下越大,从一望无际的天空轻轻飘落下来,纷纷扬扬,飘飘洒洒……一朵朵,一片片晶莹如玉,洁白无瑕,向天上的仙女洒下的玉叶、银花,又像天宫派来的白色天使,是那样的美丽,无私的把大地装扮成童话中的白色王国。

雪花的形状千姿百态,约有两万多种。他们有的像六角形 一般的瑰丽,有的像顽皮的小精灵,只往你的头发里、衣领里钻。而雪粒在地上欢跳,好像在炫耀自己:“我有多漂亮 呀!”

白茫茫的天,白茫茫的地,白茫茫的雪花潇潇洒洒。面对这样银装素裹的世界,我心里不由升起几分愉悦,于是便怀着踏雪赏冬的心境,融入这洁白的世界。

雪下了很长时间,直到晚上,我向窗外望望,天已经黑了,但雪仍然下着,地上白茫茫一片,没有一点被人踩,我心里一直被一个问题所困扰:“雪为什么那么白?”“该睡觉了”妈妈 的叫声传入我的耳中,“噢,知道了!”看着那还在下着的雪,我不知道,明天的学校会是什么样的?

雪下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放眼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 白茫茫的一片。定睛一看,沉甸甸的雪压弯了树枝,屋顶上盖 了一层棉被。雪花仿佛是个神奇的魔术师,给万物披上了洁白的袍子。我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来到学校,看到雪后的校园,那像一个雪做的童话学校,同学们堆雪人、打雪仗,到处充满 了欢乐的叫喊声。

房屋被披上了洁白的套装,树枝打扮得像美丽的白珊瑚,地上也盖上了一条长长的白地毯,那么纯洁,那么晶莹,大雪把万里江山变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不久,太阳出来了,雪融 化了,于是,房子,树枝和大地等都伤心地哭泣,留下了泪 水。

杉树也开始落叶了,落得异常艳丽,满地的鲜红眩得我热泪盈眶。这才发觉,空气真的寂静了下来,看不到苍鹭的身影,也少见喜鹊的欢跃。世界好空旷,空旷的一无所有,却什么也容纳不下。天不再高而青蓝,只是沉沉地、暗暗地压着我的世界。

这才意识到,冬天真的来了,仿佛昨日还远在千里之外。不知怎的,冬至过了很久还不觉得像是冬天,虽然依旧常有刺骨的寒冷。几个礼拜前下了一场雪,凑凑合合的,却简直不像一场雪。太单薄了,叶片上只是斑白的一点,与其说是雪,倒不如称做霜更合适些。这雪太过卑微,配不上做冬的代言。那样的一场雪,只是一种无奈,夹在秋与冬之间的无奈,只是雪在迷茫。

但现在,冬的确来了,用落叶的雪花作为她唯一的妆点,让世界沉寂下来。我真切地感受到太阳的无力,孤独地伫立在天空中,失却了他的云彩。也许,他还有他的光华,可是他也只能无奈,无奈于时节的交替。

突然有一种冰冷的感觉,从骨子里透出的一种毛骨悚然。我像那场单薄的雪,正在路口迷茫。我想我还没有准备好,就这么被丢进了冬季,独自一人去等待自己的第一场雪。也许我应该向前走,不作任何的停留,但没有人告诉我哪里才是我该去向的前方。我只看见一片荒凉,如这冬一般,无预警地撕开我的眼帘,将死亡一般冷漠的气息深深地刺进了我的脑海里,让我流血,让我痛。这才是真实,前方什么也没有。

其实,冬也是蛮不错的。寒风的凛冽,是我更加清醒,于是我不再做春天的梦。我学会了冷笑,这是冬的赠礼。这是个不应该敞怀的季节,在这里会让人明白,春天也只不过是虚假,盼来盼去,或许最后也不过是完全地失望。不如冷笑,也许太过薄情,但没有了希望也同样不会再失望。这是一个充满了绝望的季节,所有的事物在眼前都没有了繁荣的红花绿叶作遮掩,甚至还可以看到鲜血淋漓。世界并不是在冬天变的死寂了,我只是看到了它原来的样子。这天空下本来就只有一个荒原,生命只是欲望的装饰品,浮华过后,能留下的还只是一片荒原。

十二月的风即将吹尽,所有的人都在等待冬的散去,诗人们醉醺醺地喊着“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但是除了我。没有人,从来没有人想过,到下一个春天的时候,随之而来的还有下一个冬天。我是个生于夏天的人,却只能在冬天的雪落声中找到归属,因为我不再去希望。

我看不到所谓的繁华,这世界,只有我的十二月,盖着我孤单的小屋。

一年有四个季节,每个季节都有不同的景色,而我最喜欢冬天下雪时的壮丽景色。冬天,大雪纷飞人们好象来到了一个幽雅恬静的境界,来到了一个晶莹透剔的童话般的世界。松的那清香,白雪的那冰香,给人一种凉莹莹的抚慰。一切都在过滤,一切都在升华,连我的心灵也在净化,变得纯洁而又美好。

黄昏的雪,深切切的,好象有千丝万缕的情绪似的,又像海水一般汹涌,能够淹没一切,还有一丝揭开藏头露尾般的裸露感。雪花形态万千、晶莹透亮,好象出征的战士,披着银色的盔甲,又像是一片片白色的战帆在远航……

雪中的景色壮丽无比,天地之间浑然一色,只能看见一片银色,好象整个世界都是用银子来装饰而成的。

雪后,那绵绵的白雪装饰着世界,琼枝玉叶,粉装玉砌,皓然一色,真是一派瑞雪丰年的喜人景象。

我爱白雪,我爱雪景,我更爱冬天。冬天是心灵的年轮。冬天,虽然十分寒冷,但是它有着无可比拟的温馨和希望。

45

描写夏天的文章

海滨仲夏夜 (峻 青)

夕阳落山不久,西方的天空,还燃烧着一片橘红色的晚霞。大海,也被这霞光染成了红色,而且比天空的景色更要壮观。因为它是活动的,每当一排排波浪涌起的时候,那映照在浪峰上的霞光,又

红又亮,简直就像一片片霍霍燃烧着的火焰,闪烁着,消失了。而后面的一排,又闪烁着,滚动着,涌了过来。

天空的霞光渐渐地淡下去了,深红的颜色变成了绯红,绯红又变为浅红。最后,当这一切红光都消失了的时候,那突然显得高而远了的天空,则呈现出一片肃穆的神色。最早出现的启明星,在这蓝色的天幕上闪烁起来了。它是那么大,那么亮,整个广漠的天幕上只有它在那里放射着令人注目的光辉,活像一盏悬挂在高空的明灯。

夜色加浓,苍空中的“明灯”越来越多了。而城市各处的真的灯火也次第亮了起来,尤其是围绕在海港周围山坡上的那一片灯光,从半空倒映在乌蓝的海面上,随着波浪,晃动着,闪烁着,像一串流动着的珍珠,和那一片片密布在苍穹里的星斗互相辉映,煞是好看。在这幽美的夜色中,我踏着软绵绵的沙滩,沿着海边,慢慢地向前走去。海水,轻轻地抚摸着细软的沙滩,发出温柔的刷刷声。晚来的海风,清新而又凉爽。我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兴奋和愉快。

夜风轻飘飘地吹拂着,空气中飘荡着一种大海和田禾相混合的香味儿,柔软的沙滩上还残留着白天太阳炙晒的余温。那些在各个工作岗位上劳动了一天的人们,三三两两地来到这软绵绵的沙滩上,他们浴着凉爽的海风,望着那缀满了星星的夜空,尽情地说笑,尽情地休憩。

夏天也是好天气(作者:素素)

整个黄梅季节,都是潮叽叽粘乎乎。暗沉沉的天空,泛出热烘烘的黄光,晃得人头晕目眩。太阳被闷在厚密的云层里,拼命挣扎着想舒一口大气。然后,有一天,“膨” 的一声,天空裂了,太阳迸穿了乌云。夏天,来了。

心,刚刚放下一半。那口憋在胸腔里许久的叹息,未及发出,便兀自燃烧成一股热浪。人似一团发酵的面粉,外烘内烤成一枚圆鼓鼓的面包,喷涌而出的汗珠,就是这面团蒸发的水汽。偶有一丝轻风擦过,必是裹挟着沸腾,让你冲动得沉默,沉默得疯狂,疯狂得无聊,无聊得死不瞑目。一天又一天,太阳不肯回家去,而你在阳光下渺小,在汗水中绝望,在绝望中超脱。

这样的时刻,是一种别样的生活。你的思维、你的渴望、你的生活,全都脱离了往日轨道。往日很多必不可少的事物,都变成了多余。这样的时刻,因为远离世俗,你会感受到一些匆匆忙忙、实实在在中难以领略的滋味,听来全不着边际。

这样的时刻,会有一个小女孩,扬起双眉,唱着童音说:我喜欢夏天,因为可以穿花裙子。 这样的时刻,会有一个小男孩,昂起头颅,扮作男子汉说:我喜欢不作准备,就扑通一声跳入清凉的水池。

长大了的人,可以有个借口,放下该做的工作。找个通风僻静的地方,架一张竹藤凉椅,半躺半卧双眼微睁,超然地看世界、超然地看自己。

忆及往昔的风云厮杀,唇边掀起一抹自嘲:何苦来哉?这一声心语,为人生送来几许清爽、几许快慰。

或者随手拈出一本早已翻过几十遍的书,轻轻地翻,闲闲地逡巡,似看非看之际,会发现一篇美文蓦然亮在你的眼底。风花雪月,世事沧桑,早已熟稔的文字,在这炎热的绝望中,常常会弹出一曲别有风情,生发出人间的妙音真谛。

春夏秋冬,四季的旋律各有不同,而夏天就是这样的一串音符,这样的一处世外人间,让你在躁动中获得一份自省的宁静,一份化外的智慧和实实在在的虚无。

夏日风情(作者:曹政)

我不大喜欢夏天,但能领略夏天的许多好处。

夏天会使人变得年轻。一到夏天,你不得不卸下厚实的外衣,连同收起那古板肃穆的面孔。让肌

肤与太阳天天亲近,心胸受熏风夜夜爱抚。大汗淋淋之际,去洗一个热水浴,再捧出一盆冰西瓜,仰脸躺在瓜棚小院内,此时最不拘小节,最自由自在。夏天是打牌、聊天、讲故事的好辰光。你可以和孩子一起“拱猪”,一起钻桌子,一起数天上有几颗星星;或眺望黝黑的苍穹,诉说鹊桥银河的爱慕思恋,于是,儿时的童趣与青年时代的豪兴,一一齐凑到眼前,在追溯和幻想中年轻十岁。

夏天令人感到人生的多彩。翠绿的大自然在热浪中渐显幽深和成熟。茉莉如雪,紫薇带蓝,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大街上走过一群少男少女,仿佛飘过一朵七彩的云霓。大都市令人眩目的夏装琳琅满目,叫你说不出哪种颜色最美丽。夏天从来就不甘寂寞,淡雅和浓艳,都可以成为夏的象征。 夏天最能考验一个人的毅力。因为闷热,便滋生出许多烦躁。意志薄弱的人,爽快地把夏天让位给无聊、懒散、游荡和倦怠;意志坚强的人,却分外珍惜夏天,珍惜夏天的光阴,也就延长了你的生命。在酷暑炎热中驾起充实的生命之舟,在磨炼中赢得时间老人的恩赐,让生命的每一刻不为之虚度。

夏天是最浪漫的季节。夏日的山水毫无羞涩地敞开自己的胸怀,让游人从容地欣赏它的雄奇,它的妖娆。夏天最有趣的节目是看海,去沙滩听潮声,嬉浪不夜天,或去唱卡拉OK ,或去看通宵电影,在无风的夏夜默默期待东方第一缕曙光升起。夏天有许多缠绵的话可说,不说也可品味夏日情调的温馨。 人生旅程中的夏天往往太短促。才过三十,已届不惑,夏天很快成为甜蜜的回忆。但那如火如茶的岁月不会轻易淡忘,即使夹杂着难言的惆怅,也将在你两鬓如霜时勾起不尽的牵挂,唤起你思绪的百般依恋,撞击你心灵的再次震荡。

在夏天,不要埋怨熏风无常蝉声鸣,也无须讨厌蚊子夜夜扰清梦。每一个季节就是人生的一个台阶,纵然有挫折,有烦恼,有天崩地裂,有心灵创伤,有徘徊不定,有二度死亡,只须心有所钟不虚度,壮志未酬,遗恨成霜,也足以问心无愧,留得真情在人间。

歌唱夏天,也就是歌唱热爱生命的人。只要你热爱生命,无论是酷暑还是寒冬,也将如温情的春天、潇洒的秋天一样,一样壮丽,一样迷人。

夕阳落山不久,西方的天空,还燃烧着一片橘红色的晚霞。大海,也被这霞光染成了红色,而且比天空的景色更要壮观。因为它是活动的,每当一排排波浪涌起的时候,那映照在浪峰上的霞光,又红又亮,简直就像一片片霍霍燃烧着的火焰,闪烁着,消失了。而后面的一排,又闪烁着,滚动着,涌了过来。

天空的霞光渐渐地淡下去了,深红的颜色变成了绯红,绯红又变为浅红。最后,当这一切红光都消失了的时候,那突然显得高而远了的天空,则呈现出一片肃穆的神色。最早出现的启明星,在这蓝色的天幕上闪烁起来了。它是那么大,那么亮,整个广漠的天幕上只有它在那里放射着令人注目的光辉,活像一盏悬挂在高空的明灯。

夜色加浓,苍空中的“明灯”越来越多了。而城市各处的真的灯火也次第亮了起来,尤其是围绕在海港周围山坡上的那一片灯光,从半空倒映在乌蓝的海面上,随着波浪,晃动着,闪烁着,像一串流动着的珍珠,和那一片片密布在苍穹里的星斗互相辉映,煞是好看。在这幽美的夜色中,我踏着软绵绵的沙滩,沿着海边,慢慢地向前走去。海水,轻轻地抚摸着细软的沙滩,发出温柔的刷刷声。晚来的海风,清新而又凉爽。我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兴奋和愉快。

夜风轻飘飘地吹拂着,空气中飘荡着一种大海和田禾相混合的香味儿,柔软的沙滩上还残留着白天太阳炙晒的余温。那些在各个工作岗位上劳动了一天的人们,三三两两地来到这软绵绵的沙滩上,他们浴着凉爽的海风,望着那缀满了星星的夜空,尽情地说笑,尽情地休憩。

《夏感》

充满整个夏天的是一个紧张、热烈、急促的旋律。

好象炉子上的一锅水在逐渐泛泡、冒气而终于沸腾一样。山坡上的芊芊细草渐渐长成一片密密的厚发,林带上的淡淡绿烟也凝成了一堵黛色的长墙。轻飞慢舞的 蜂蝶不见了,却换来烦人的蝉儿,

潜在树叶间一声声的长鸣。火红的太阳烘烤着一片金黄的大地,麦浪翻滚着,扑打着远处的山,天上的云,扑打着公路上的汽车,像海浪 涌着一艘艘的船。金色主宰了世界上的一切,热风浮动着,飘过田野,吹送着已熟透了的麦香。那春天的灵秀之气经过半年的积蓄,这时已酿成一种磅礴之势,在田 野上滚动,在天地间升腾。夏天到了。

夏天的色彩是金黄的。按绘画的观点,这大约有其中的道理。春之色为冷的绿,如碧波,如嫩竹,贮满希望之 情;秋之色为热的赤,如夕阳,如红叶,标志着事物的终极。夏正当春华秋实之间,自然应了这中性的花色――收获之已有而希望还未尽,正是一个承前启后,生命 交替的旺季。 你看,麦子刚刚割过,田间那挑着七八片绿叶的棉苗, 那朝天举着喇叭筒的高粱、玉米,那在地上匍匐前进的瓜秧,无不迸发出旺盛的活力。这时她们已不是在春风微雨中细滋慢长,而是在暑气的蒸腾下,蓬蓬勃发,向秋的终点作着最后的冲刺。

夏天的旋律是紧张的,人们的每一根神经都被绷紧。你看田间那些挥镰的农民,弯着腰,流着汗,只是想着快割,快割;麦子上场了,又想着快打,快打。他们早 起晚睡亦够苦了,半夜醒来还要听听窗纸,可是起了风;看看窗外,天空可是遮上了云。麦子打完了,该松一口气了,又得赶快去给秋苗追肥`浇水。“田家少闲月, 五月人倍忙”,他们的肩上挑着夏秋两季。

遗憾的是,历代文人不知写了多少春花秋月,却极少有夏的影子。大概春日融融,秋波澹澹,而夏呢,总是浸在苦涩的汗水里。有闲情逸致的人,自然不喜欢这种紧张的旋律。我却想大声赞美这个春与秋之间的金黄的夏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