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臂弯就是我的天堂
初一 散文 4751字 70人浏览 奇迹沙画2432

办公室里。 今天搞完了德文菜单,心情放松了些。快到中午的时候,办法室里进来了一位车间里的员工,来刻光盘的。她的出现让我感到很意外。 阿志,果边有个靓女哦!我小声的跟阿志说。 妖!又吾敢识人!做你野啦他不希罕!无语。 从她那个位置路过我总是离得远远的,有几次还撞到了别人桌台上。好想跟她说几句话,或是打声招呼,说实话,没胆呀! 坐着想了好多事情,在问自己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这样。曾经的豪情万丈,傲气凌云,胆大包天早已随流云销逝,一段不属于自己的感情温柔的致我于颓废中糜烂。想的太远了,上班吧。这天下午,我竟然跟同伴讲起了笑话,曾经愉悦的感觉由心而上。只可惜是昙花一现。 整个下午,她就一个人坐在哪,每隔三分钟动一下鼠标,其余时间就是在发呆,也没有人搭讪她。 一年前来公司上班的第二个星期,在饭堂里突然看见坐在斜对面的一个女孩,饭堂里就餐的女孩很多,可是这一位很特别:清秀的脸蛋,刘海齐眉,乌黑的秀发披到腰间,没有同伴,羞耷耷的样子。一副典型的农家女孩的打扮,清纯与脱俗,极富气质,这世道还有这等产物,真是稀奇。每次吃饭,我总是喜欢看看她,看看,仅此&&有时也会和她的目光交汇,但我却装作若无其事。有一次,当我放下饭盘坐下的时候,呆了,突然感到不妙——旁边坐着位熟悉的身影。第一次坐在她身边,我连头都不敢抬,双脚在打架。真晕,脚抖不要紧,没人看见,连手都开始颤动,还一个劲的紧张,真是糟糕!搞得连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直到人家吃完离开,才深深的吸了口气,哇塞——豁然开朗! 刚来上班时,公司经常有球赛。那次,她穿着蓝色*的工衣和白色*的裤子,在旁边静静的观看着,而我也静静的在观看着——这位曾经进入我梦乡的女孩。她跑到那边去呐喊了,而我依然站在原地,静静的望着那边。同伴们开始聊起了站在球场周边的女员工,我听到他们提起了站在对面穿着白色*裤子的她&& 那时候,我们办公室几个经常加班加到半夜三更。办公楼大门关了,要从车间过去三楼打卡。有时可以看到她,就坐在波峰焊拉最后一道工序的工位上,常见她拿万用表检查电路。很认真的样子,为什么说认真呢,因为每次路过她都看不见我! 有一次,我在调试电话报警电路忙得头大,突然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跟前,我还没反应过来,这个女孩会是她。她问那个谁坐哪里,我忘了。觉得奇怪,因为我的位置离门口不近,一进门看到的是彭工他们,怎么会大老远走到我这边呢;而且我前面是曾慧呀,她不去问女孩子? 上班几个月后,我开始设计8104系列的主板,6层的电路板,也常到车间去。想着有一天,8104大批量从货的时候,可以自豪的跟她说,你手上拿的主板机,是我设计的,呵呵。可惜没有这个机会了。 自从转入软件设计后,很少加班加到很晚,也就很少经过车间了&& 天气热的时候,她常从公司门口的小卖部走过来,口里舔着条冰棒。从离开小学的校园,我就再没碰过冰棒这玩意儿,不过还记得那种味道&&除了冰凉,就只有那么一点点甜。而我们,一般都是拿雪糕,望着冰箱里的藏品,压根儿就没想过有冰棒的存在。每次看到这个咬着冰棒的女孩从眼前闪过,怜惜的感觉总是由然而生。如果我们有缘在一起,我一定不会让你啃冰棒,我要每天给你吃最美的雪糕。 时光流逝得飞快,还常在饭堂遇见这个女孩,然而一切却是那么的平凡。 春节回来的前些天,我每天都加班到很晚,为的是等到办公楼锁门,想从车间那边过,运气好的话可以看见她。没想到一年都没见过她来研发,今天居然坐到了前面晓佳的位子上。整个下午,她就一直侧着脑瓜在发呆,从不出声也不走动也不喝水,那台电脑,她只是每隔几分钟点击一下,偶尔翻弄着一本不知从哪来的杂志,也许能默出来了。晚了,同事们下班了,我按例加班,她问了两次,很着急的问:你们是不是要下班了?我没有回答,因为还有其他人在,她也没有刻意问我。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向来低调。他们都走了,我才敢走到她跟前,心惊胆颤的问: 你&&在干嘛呢?刻光盘啊,没长眼?笨蛋都看得见! 刻光盘,还有好多哇&&哇,无奈中夹着点委屈带着点稚气,晕了,好温柔的声音啊! 我见你一个下午坐着动都不动,不闷么?真是废话,明知故问! 闷啊,我一个下午都在打瞌睡,困死了。可怜&& 一个下午?哇,刻了这么

多啦!好像只刻了一小堆。 才刻了一点,五千啊,还有好多哇,他们通宵在刻盘,你们要下班了? 下班,没那么快!终于说出句人话,嘻嘻。 你这样刻下去不是办法,能不能几张一起刻?上前想看看刻录软件能不能多张一起刻。真是白痴,一个刻录机怎么同时刻几张! 我去找刻录机,几台电脑一起刻就快了!要不然你不用下班了。这还算人话。 于是找来了个USB 的刻录机,轻轻的走到她身旁。 我拷个刻录软件。那一刻,我以为她会让开座位让我拷个刻录软件,可她一直坐着没有动,从来没有这般近的靠近她,拿过她的鼠标时碰到了她的手,很柔很嫩,绵绵的感觉&& 在她方圆一米内,脚在抖心在颤,我都不知自己在说什么。还没拷完就开始害怕了,有一种感觉似乎在冲撞着我的防线,曾经冰封的思念开始涌动和泛滥。 回到位置子上安装刻录软件,静静的坐着,心在滴血,我哭了。她离开我的世界已经快两年了。这些日子,工作,让日子过得飞快,可我仿佛走过了好多年的光-阴-。 我主管从外面进来,看见我还在叫我还不下班。 你们什么时候下班啊?她又问了,唉!还是没有刻意问我。 帮你刻完就下班!我想都没想就答了。 那么好哇! 那当然。嘿嘿——心想的,没说。 迟点他要是说:我们下班了,明天再刻吧!我可被气死!他不要我帮她,还说要将刻录机拿回去,说这是车间的事情,叫我们研发不要插手!我两眼冒火的望了他几眼!当然了,我是不会听的! 保安上来说。车间那扇门锁了没有钥匙过不去,办公楼要锁门不得不下班了! 那你没刻完怎么办啊?她说不刻了,我问她。 跟老大说一下喽!下班了下班了,不刻了。今晚又加班,每天都加班!她们有的加通宵啊!这个声音真的很温柔,也许死人听见都能活过来! 车间的生活确实又苦又累,如果我有这样的女朋友,我一定会努力让她过上好日记,我一定能改造她,送她到办公室上班,不要再到车间去。可惜只是个想法,不知道为何,我还活着。 有件事我想了好久。阿星、小纳还有杨兄,他们用那台电脑烧程序的时候,她总是站起来,离得远远的等他们走开再坐回去,即使是那么一刻的时间,只要有人靠近,她就会起身让座。而我走到她跟前,不管靠她多近,她都像块橡皮坭一样粘着椅子动都不愿动,也许她太困太累了&& 第二天,她离开饭堂的时候我看了看她,然后她冲着我笑了笑。 ——阿志,那个女孩对我笑哦!我心甜的说。 几天后,那次打饭,我把饭勺递给她时&&按理说,一般接过别人的东西都不会刻意去碰对方的手,而且我捏的是饭勺最尖端,她都还是捉到我的手上。可惜人太多,怎么看也没看到她的厂牌,好多次我都没看见她的厂牌,一直不知她的名字。第二天,我像只小鸭子一样到处看,终于猫到了——易元,《易经》的易,元旦的元。 那次,我跟阿志说,坐后面!于是我走到她的斜对面,唉,心在抖,要是不抖可以坐到她正对面多好哇,差不多一年了,这次,我依然不敢抬头看她&& 她叫易元,坐在波峰焊最后一道工序上。约摸20岁,长得比我还高哦;手上戴着银镯,不太清楚是左手还是右手了;黄|色*的卷发,脸色*清嫩不过长了好多些红色*的小豆豆,常笑,文静,脱俗!两个字——可爱。 我叫阿彪,坐在研发办公室那个位置。标准25岁,长相平庸,不信看相片,反正不帅!戴着眼睛,不知是左手还是右手;黄毛(小子),脸色*&&僵直死灰,不常笑,文静,叛逆!两个字——木纳! 那天,我又看见她从小卖部走出来,我想拦着她,看看她生气又无奈的表情,然后在她转身那刻大声喊:易元——,我——想——你! 今天体检我又遇见了她,可是不知从哪天起,她又开始送那些陌生的表情给我&& 有一天中午的时候,身后一个尖尖的嗓音高高叫起——易——元! 往她坐的方向望去,她转过头来看见了我,跟后面的女孩千里传音。 靠,发生什么事了,搞得一头乱发,像在流浪似的! 下午下班,铃一响,我就跑了出去,其实我不饿,只是想遇见她,我想看看望着我的她的眼睛里,是不是喜欢我。如果是,我就咬着头皮靠近她。如果不是,我就&&怎样?此刻我也不知道。 我看见了,她转过身看见了我,我只看到她望到我的眼睛,她的眼睛里我却什么也没看到。也许她看见了我冷漠的脸刻着对她毫不在意的神情,因为我似乎只顾自己跟阿强一边走一边搭讪。她哪里知道,我在谴责自己内心的无情与冷漠。 我连排队打饭的时候都紧张,拿着装了菜的

饭盘,站着都想不起下一步走哪边。打了饭去打汤,排到我的时候我却连碗都忘了拿。想跟她打声招呼,可是嘴巴就是不听使。也许是人多没有排到她,我已排到她身边,看了她几眼,看见她很淡定的样子。好像有人在挤,我拥到了她的身旁,当衣服碰到她臂腕的时候,我感到了一阵阵的温馨和芳香,我感觉全世界就只有她和我,感觉到她的臂腕就是我的天堂! 见她端起饭盘离去,我也起身走了。 跟她说话吧,一句也好哇,就那么一句! 我知道她在洗手,可我还是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她转身的时候,正面碰上了我,可惜我眼镜好像粘住了些汤水,不过还是看清楚了她的样子,那一刻,我看到了这个女孩的可爱,可是看不见她眼睛里有我的存在。我轻轻的让开了,是我不敢正视她的美丽还是我真的不在乎,我总感觉不到她的眼神能为我停留,哪怕是片刻。 走了,她没有上楼,又去了小卖部门,望着6米开处的她陪着她的同伴嘻笑,我在不停的问自己,就是她吗?就是她吗?她就在前面,过去跟她打声招呼呀?她就在前面&&很美的背影啊,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呢? 不知不觉,我走了到公司门口外边去了,我鼓起勇气也回头走进了小卖部,看见她蹲在前边找东西。我拿了个雪糕,付钱的那刻,她看见了我,再平凡不过的境头。 我真想望着她,告诉她此刻我写日记的心情,让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可是我连正视她的勇气也没有,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我,我,,,,我,在门口舔着雪糕,我站了好久好久&& 从她来研发刻盘的那天起,虽然我还是很少开怀的笑,甚至连句笑话也不会讲,但也不再像过去那般的颓丧和失落。 我的内心每天在为曾经那份长达十年的失败的爱情淌着流不完的泪,我的心每天都在哭泣,我真的好想开心,真的好想狂笑,可是我怕笑过后会流泪让我的朋友看见,笑过之后我是真的会流泪&& 每当看到身边朋友甜蜜的爱情,想到曾经幸福的快乐,我总是止不住阵阵剧烈的酸楚涌上心间;是思念?是遗憾?是怀恨?是痛惜?我早已不再计较!我害怕天空踏下的感觉,害怕失去,害怕欺骗,害怕被抛弃,害怕受伤害,害怕将来爱的人,给我重演曾经&& 总在清晨对自己说,风雨寒霜总会度过,忧伤的路不会太久,可是&& 2009.3.27 后记: 我写了这封信给她,打通过1次电话给她,发了好多条短信给她。——她没有回过一封信,没有回过一条短信,电话里她很温柔的说:我希望你不要打&&她走了,没有留一言一语,也没有给我打声招呼的必要啦,我在没有熟人的网络里祝你身体健康,幸福快乐! 还有,我叫阿彪。 路过你身旁的我内心,迷上了你忧郁的神情和眼睛; 穿过你的心情的我的眼,看见穿过我的眼睛的你的眼神; 无视你走过身旁的我的眼睛,背泣着你离去的身影&& 祝你身体健康,幸福快乐! 200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