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一杯白开水
初一 散文 785字 37人浏览 和地沟油和

受伤了。

没有必要去寻求安慰。

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明白人都清除。

不是没有可以吐槽的对象,不是没有可以寻求安慰的途径。

而是……没必要。

去吐槽会给别人带去麻烦,没有人应该充当垃圾桶。

求安慰就更没必要了,解下斗篷系于倾,小说里看看就挺好。

早年的时候。会叫上一两个密友,去吃吃,去喝喝,去没心没肺,去撕心裂肺。 然后早上醒来,是一如既往的朝阳。

拥抱朝阳。

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首歌,日本组合美梦成真早年的,很偏冷。

如今,密友莫不是天各一方,或者近在咫尺却劳于奔波,有时候某人会打电话来,数落我的各种不是,最大的一条就是我的冷落。

没有冷落。

走在路上,乘着公交,看到很多事物,就会想起从前。

当一个人开始喜欢回忆的时候,心就老咯。

老,没有什么不好。

伤的很重,无法摆脱。

辛弃疾说过,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如今识尽愁滋味,却道天凉好个秋。 无法发泄的时候,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臂。

幻想着有一把锋利而又瑰丽的匕首,蟠龙金文,寒光乍现。

我可以用这把刀,在雪白的胳膊上作画,然后看它开出嫣红的花……

这让我很满足。至少,比着鬼哭狼嚎,鼻涕水眼泪水混杂的场面让人觉得挺美。 但我没有。

片刻之后,一切恢复原状。

空谷幽潭,刚才投下巨石掀起的滔天大浪,不久之后终会归于平静。

然后,只有自己知道,那颗巨石,永远不可能凭空消失,它只不过是沉入了水下。 有可能寂静一世,也有可能在某个枯水期又会探出头来。

随它去吧。

然后,想到鸡汤。

鸡汤文没什么意思,有的时候觉得暖暖的,但受伤的人清淡忌补。

想要治愈系的东西,想来想去,倒了一杯白开水。

捧着白开水,坐在电脑前,码字。

居然从水里尝到一丝丝的甜。

好吧,如果真的受伤了,一杯白开水,似乎也可以带来窒息气氛里的一抹清新。 治愈系,靠自己。

纷杂的世界里,找个时间,孤独一下,其实挺好。

难得孤独。

写写白开水一样的文字,都会让自己明朗一点。

不是挺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