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街头趣事
初一 记叙文 3705字 592人浏览 袁大妞子

《温哥华街头趣事》

据古巴《起义青年报》9月29日报道了一件关于母爱的事:

这一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一只大鸭子后面跟着一些小鸭,看起来,那只大鸭子应该是小鸭子们的妈妈吧!着一些憨态可掬的小鸭子正在鸭妈妈的带领下漫步在温哥华街头呢!他们悠哉游哉地走着,他们走过来时,汽车还要让着它们,仿佛是什么老爷。

走着走着,鸭妈妈看到了一个下水道,那个下水道可能事由于道路施工的问题,没有把井盖盖上,所以路过那里时,还需要绕着走。鸭妈妈向小鸭们“嘎?d 嘎?d”的叫着,仿佛在说:“看到这个下水道了吧!”一定要绕开走哦!“小鸭子们心领神会,个个点头哈腰,同时又小心翼翼的迈开脚步,一只小鸭子过去了,两只?????? 突然一只小鸭子跌入了水里,鸭妈妈见了,急忙赶到下水道旁,可这似乎来的晚了点,后面的几只小鸭子已经掉入水里,鸭妈妈此时心里也许会想:怎么办,怎么办?这时,一位身穿黑色制服的巡警向它们大踏步走了过来。鸭妈妈顿时眼前一亮,仿佛在想:这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于是,鸭妈妈用自己的扁嘴,重新梳理了一下自己的羽毛,镇定自若的走向巡警,用自己的肢体语言向警察求救,可警察毕竟是人啊!它压根就看不懂鸭妈妈的意图,他压根就看不懂鸭妈妈的意图,可鸭妈妈却依然是那样沉着冷静,叼着巡警的裤腿,把他拉到了下水道旁,警察可算是知道该怎样做了,他俯身把头探下去,想用手把小鸭子救上来,可小鸭子在湍急的水中旋转着,而小鸭子又那么小,虽然只有一指之遥了,却怎么也够不到。鸭妈妈见此场景,干脆自己跳到了下水道里,让小鸭子坐到它的背上。这下,巡警一下子就够着了,这可真是皆大欢喜呀!

鸭妈妈替小鸭子向巡警点了一下头,又“嘎?d?d 嘎?d?d”叫了两声,好像在说谢谢。那位好心肠的巡警冲它们点了点头后,目送它们摇摇摆摆地上路了……..

在温哥华街头的一幕

2001年9月29日。鸭妈妈带着她的几只鸭“儿女”,来到了温哥华街头散步。

街上是匆忙的脚步声,繁忙的车声,行人欢乐的笑声,成了一谱美丽交响乐曲。鸭宝宝跟在妈妈的屁股后面在车流密集的街头左冲右撞,对一切都是那么新奇。它们左看看右望望,丝毫没有感觉到危险正一步步向它们靠近。

其中有几只淘气的小鸭子,偷偷离开了“队伍”,来到下水道附近玩耍,只听“嘎”的一声一只小鸭子掉进了下水道,随后另外几只“逃队”的小鸭子也有节奏地掉进了下水道。鸭妈妈闻声而来,看见它的“儿女”掉进了小水道,试图将它们勾出来却不管用,但它不慌不忙,大步向马路交叉口走去,它巧妙地躲开川流不息的车辆,不畏危险。不一会儿它摇摇摆摆地到了马路交叉口,正好有一个身穿制服的警察在指挥交通。鸭妈妈加快了步伐向警察走去,用力扑打翅膀“嘎――嘎――嘎――”地叫,弄得警察一头雾水,鸭妈妈只好用它扁扁的鸭嘴咬住警察的裤脚来到“出事地点”。

警察到了“出事地点”一下子明白了,立刻挽起袖子,把小鸭子们从下水道里捞了出来。 鸭妈妈向警察“嘎嘎”叫了两声以示感谢,行人们不禁脸上露出了笑容,为鸭妈妈鼓掌,为母爱鼓掌,为鸭妈妈的勇敢鼓掌……

事后,鸭妈妈又带着它的孩子们散步在温哥华街头,警察和行人们目送它们远去,一路上汽车不约而同地为鸭群开辟出了一条道路,一条属于它们的道路……

这一天,阳光明媚。温哥华的街头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这时,一群憨厚科举的小鸭子在鸭妈妈的带领下出现在温哥华的街头,为街头增添了不少兴趣。小鸭子们虎头虎脑的,扁扁的,黄黄的小嘴,软绒绒的,黄橙橙的鸭毛多么讨人喜欢。鸭妈妈大摇大摆的摇着屁股,好像在喊着:“一,一,一二一;一,一,一二一&hllip;&hllip;宝贝们,跟好了,我们要过马路了,小心前面的下水道咯!”鸭宝宝听了,小心翼翼地走着每一步,生怕落了队伍。

一辆辆汽车都为小鸭子让出道路,让小鸭子顺利通过道路。可见人们对动物有着浓厚的关爱!

走着走着,可可和绒绒一没留神,就掉下水道了。其他伙伴看了,也不知如何是好,只随着鸭妈妈的步伐“嘎嘎”了两声。鸭妈妈听了,时不时的回头一看,发现少了两只鸭宝宝,是平时有点害羞的可可和绒绒。这回,把鸭妈妈记得想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危机时刻,鸭妈妈冷静了下来,她向四周环视了一下;看到了“救生”巡警,马上跑了过去,在警察面前又是叫又是急扑翅膀。巡警看呀妈妈如此着急,就跟他来到了“出事地点”。巡警看到下水道里的两只可爱的小鸭在臭水中溺水了,也皱起了眉头。这时,他看见旁边的人有渔网就借了过来。鸭宝宝在下水道里起起伏伏,一会儿喝口污水,一会儿又抢在喉咙里。鸭妈妈又对鸭宝宝“嘎嘎”了两声,仿佛在说:“孩子,别怕,快跳进网里!”巡警赶紧扔下渔网,小鸭子也听懂了妈妈的话,难过地“嘎嘎”,叫了几声就跳进了渔网里了。

鸭妈妈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下了,感激的对巡警“嘎嘎”叫了两声就这样,这群憨态可掬的小鸭子又排起了队伍,重新上路了!

一群憨态可掬的小鸭子在鸭妈妈的带领下摇摇摆摆地漫步在温哥华的街头。有的昂起头望着一望无际的天空“嘎、嘎”地叫着,像在唱着一首欢乐的歌;有的在快乐地奔跑着,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像在跳一段欢快的踢踏舞;有的在整理自己的羽毛,说:“看,我多美丽!”像一位即将登台演出的演员。鸭妈妈不时地回过头来,自豪地看着自己的孩子们,一、二、三……数数共有几只,有没有掉队了。

正当鸭妈妈再一次转过身来数着她这些漫不经心过马路的孩子们时,却发现少了两只,原来,有两只小鸭子失足跌落在路旁的下水道里。鸭宝宝毛毛失声喊着:“妈妈,快救救我们啊。”咪咪吓得脸色发白尖叫着:“这里又脏又臭又呛人,我们快受不了啦。”鸭妈妈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就在这个危急的时刻,鸭妈妈沉着冷静,突然想起了舍己救人、有难必帮的巡警叔叔。它急速奔向巡警值班的岗亭,冲进岗亭“嘎嘎…嘎嘎…”直叫,向巡警求助。巡警们把鸭妈妈赶到岗亭外,可鸭妈妈急了,它扑打起那羽翼丰满的翅膀向巡警们发出了哀求的声音。巡警们瞪大眼睛似乎听懂了鸭妈妈要说的话,他们知道了鸭妈妈有急事需要求救,于是便紧跟着鸭妈妈来到了“出事地点”。

掉入下水道的两只鸭宝宝正在挣扎着,咪咪和毛毛一会儿沉入水底,一会儿浮出水面,一个劲儿地吐着泡泡,很显然,它们已经体力不济了。其他的鸭宝宝们围成一圈正在不停地鼓励、安慰着它们:“别着急,妈妈一定会有办法的。”“妈妈去找巡警叔叔帮忙,马上就会来救你们的,一定要坚持住。”

巡警们及时赶到了出事地点,只见已经有许多人围在下水道旁,他们不嫌脏不嫌臭试着用各种方法来救小鸭子。这时,刚好一位渔夫挑着鱼篓从路边走过,一位巡警看了看鱼篓,灵机一动,叫住渔夫。他将鱼篓借来,并找来一根绳子,系在鱼篓上,慢慢地放进了下水道。鸭妈妈仿佛看懂了什么,对着鸭宝宝喊道:“快游进鱼篓里,快,快。”于是两只鸭宝宝纷纷游了进去,巡警们将鱼篓轻轻地提起,两只鸭宝宝乖乖地坐在篓里,被救了出来。一位巡警端来一盆清澈的温水,小心翼翼地将鸭宝宝一只一只地放进水里,轻轻地为它们洗去身上的污渍。两只鸭宝宝在脸盆里洗了个澡后,加入了兄弟们的行列。鸭妈妈一一亲吻着巡警们的裤腿,并感激地向巡警们点头致谢。

一天中午,一群憨态可掬的小鸭子排着整齐的队伍屁颠屁颠地跟着鸭妈妈散步。 小鸭们嘎嘎兴奋地乱叫着,像是没见过大世面的乡巴佬,东张西望的看着路边的一草一木。突然前面有一个下水道的盖子没盖好,一只小鸭子失足掉了下去,其它鸭子也跟着小鸭子接二连三地跳了下去,像跳水比赛似的。鸭子们尖叫着,好像在说:“妈妈,妈妈快来救我!” 鸭妈妈扇动着翅膀,嘴里一个劲儿地喊:“嘎,嘎,嘎嘎!”像是在着急地呼唤自己儿女的名字。鸭妈妈拍动翅膀,不时探下头看看被困在下水道的儿女们。 温哥华街道是一条很繁华的街道,这里来来往往的汽车很多。今天,汽车都被鸭妈妈堵住了,巡警发现了前来疏理街道。 鸭妈妈见到巡警像是见到救星似的,一边猛拍翅膀,一边小跑着,嘴里还“嘎嘎嘎”地乱喊着。它跑到时巡警的跟前,用又扁又平的嘴巴咬住巡警的裤角,费力地拉着巡警往前走了几步,然后仰起头冲着一头雾水的巡警,“嘎嘎嘎”地乱喊一气。巡警的眼睛里显出茫然,他们不知道鸭子拉他干什么。 鸭妈妈拼命扇动翅膀,再次用嘴巴拉巡警的裤角。经过反复几次,巡警似乎知道鸭妈妈要带他去一个地方,于是便跟着鸭妈妈走了。 鸭妈妈带着巡警来到下水道路加,用翅膀指指下水道路,“嘎嘎嘎”地急叫着,像是告诉巡警们自己的儿女们在下水道路里。 巡警们好像明白了,伸头看了看下水道,一群可爱的小鸭子在里面困着呢。巡警们晃然大悟,立马弯下腰伸出手捞起将要被冲走的小鸭子,送回鸭妈妈的身边。 鸭妈妈见了,“嘎嘎嘎”地叫着,像是在唱一首不知名的歌,又像是在向巡警说:“谢谢,谢谢!”围在下水道旁的人们不由地鼓起掌来,他们不但为机智勇敢的鸭妈妈鼓掌,也为热于助人的巡警鼓掌。 鸭妈妈给浑身湿透了的小鸭子们整理好羽毛,就带领着小鸭子们大摇大摆地上路了。 此时温哥华街道路上的所有人不禁为鸭子们让出了一条路,还目送着鸭子们离去。温歌华街头又恢复了热闹的情景,但他们永远不会忘记刚才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