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离别,却伤逝
初三 散文 523字 98人浏览 yzlhw

【引言】春晓复苏 翱翔 春暖待花开

放飞一只纸鸢,让它飘荡在天蓝色的彼岸,不去想它会飘荡在哪边,紧捏一根线,让它翱翔、翱翔再翱翔,很自由的,很洒脱的,很自我的,却总被束缚在一个圆圈之内。似乎还能听见耳边依然有美妙的乐章在复苏,我只能聆听,远远的看着,然后闭上眼,回味那消逝的余温,待它飞够了,自然要收线,等待便是纸鸢的宿命。于是春暖待花开。

【引言】半夏 柔情 炽热 风花与雪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半夏的烈焰,炽热的柏油马路隐隐约约倒影着海市蜃楼,却走不出那轰轰烈烈的海誓山盟。当体 液交织着柔情,我分不清什么是注定的,而什么又是无法抗拒的,但又什么叫做现实的距离,冥冥注定有些距离势必越拉越远,只会越陷越深,越来越痛。类似两条相交的直线,只会有一个交点,然后不再有相交的命运。于是风花与雪月至始至终注定只是昙花一现。

【引言】深秋 落叶 微凉 人比黄花瘦

十月迎接初秋的到来,当泛黄的落叶零星飘零而至,想一个人去旅行。独自泛舟在抚仙湖,孤立于瀛海岛,祈福在瀛海寺,却发现始终无法虔诚予释迦摩尼。于是,面朝大海,深秋微凉。也许纸鸢该收线了,因为天渐微凉,天蓝色的彼岸不再温暖,只为期待下一个春暖花开。当回头的瞬间,微笑是如此的灿烂,身,却又瞬间的泪雨滂沱。于是心见憔悴,人比黄花瘦。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