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旗帜
初二 散文 1290字 36人浏览 苏小言s00

1 “光辉的旗帜”征文

优良传统,代代相传

镇原中学 高一(1) 李昕怡

清明将至。

仍清楚地记得与曾祖父的最后一面。我木讷地盯着安详地躺在炕上的曾祖父。他已经睡着了,永远地睡着了。嘴角存留着一丝微笑,似乎在诉说着那份执着的恋党情。

一九四六年

几棵光着枝桠的老槐树在呼啸的寒风中摇摆着,麦田光秃秃的。过了农忙季节,山坳里顿时静了下来,崎岖的小路盘山而下。一个衣着宽大打满补丁的英俊少年独立于寒风中,闭目凝思。刚刚从叔叔与父亲的闲聊中无意间得知,乡上的游击队员这几天就住在邻村。这个消息使得他的心怦怦乱跳。对于游击队员的机智英勇他早有耳闻。况且从小到大,红军曾经过县里时与群众的“一家亲”一直被传颂——即使是在这闭塞的小山坳里。对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他开始厌倦。年轻的心似有一团炽火在燃烧,燃烧着他的热情。于是一个大胆的念头萌生了:去邻村参加游击队!

可还没过几天,消息灵通的叔叔又说游击队的负责人因叛徒告密,已经牺牲了,而剩下的为数不多的队员也已解散。他坐在旁边听着,心里不由一惊,燃起的热情被浇了盆冷水,但他没敢在父亲前显露出惊慌,沉思了片刻,似乎找到了主心骨,迷茫的眼神坚定了许多。

一九四九年

无边落木萧萧而下,几片枯叶在他的肩头盘旋,叮咚的流水声在空寂山谷中回荡。他抬头望着高远的天空,心里不住地想着:那面镶着五颗金星的红旗应该已在天安门城楼前飘扬吧!

他是趁着中午大家休息的时候才跑出来的。新中国都成立了,那他这个青年人为何还不能从无休无止的农活中解放出来去加入共产党呢?他困惑,却更多的无奈。“共产党”解放了他,却离他依旧遥远。而三年前萌生的小小的心愿,依然扎根于心底。他坚信,那颗蓄势待发的种子,终有一天会生根、发芽,直至长成参天大树。

一九五0年

2 又一个农忙季节刚过,已是年底时节,就在大家为准备新年而忙碌时,喜庆的气氛突然被打破——村里需要派一名志愿兵去抗美援朝。听罢,村民都炸开了锅似地嚷嚷道:不都解放了吗?还打啥仗?待村主任面带难色将事情的原委解释清楚后,所有人都沉默了,没有人愿意在这样的时候与家人“生离死别”。令人压抑的沉默后,他坚定地喊出“我愿意去”这铿锵有力的一声,其中的坚决,其中的傲气,久久回荡在村头。

对父亲的愤怒他无动于衷。在乡亲们敬佩中,他踏上了当兵的征程。没能做成解放军,当一名志愿者去保家卫国也算是实现了几年前的那个久藏心底的凤愿吧!

尽管最终只是留在部队待命,未能上得了前线,但他在部队始终都坚持刻苦地训练。每天,当第一缕曙光照耀大地的时候,他都要敬标准的军礼,注视着鲜艳夺目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以此来弥补那年在山坳深处留下的遗憾。

遗像上慈祥的微笑使我的心暖烘烘的。他对我的疼爱让我怀念,而他深深的恋党情结却更使我为之动容。兵役满后的他回到村里,依旧日复一日地劳作着。此后,他一直鼓励父亲努力学习,以更好地为党服务。事实证明他做对了,这也为他恋党情结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黄土一点点地掩盖了红棕色的棺木,悲伤和难过也一点点地随着黄土逝去,一个坚定的信念在我心底萌生:曾祖父一生最深的眷恋,将由我,继续传承,永无尽头。

指导教师:贾永儒

光辉的旗帜29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