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杏花开
初一 散文 712字 237人浏览 xuzhen123aa

杏花开了,又落了,落了又开了。就这样,年年都是这样。

老姥娘的故乡——杏花村。每到3月便笼罩在杏花香里,风吹来,杏花儿落了,送来芬芳扑鼻的杏花香儿,真像人间仙境一般。我2-4岁的童年,哪儿便是我时常光顾的地方。

5月,老姥娘家门前的梅黄杏熟了,老姥娘便唤来家住不远的舅姥爷,让他摘杏儿。舅姥爷把杏儿摘下来,老姥娘就走进屋里吧杏儿收起来。老姥娘是很疼我的,每当我去她家,她总能给我“变”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出许多好东西来,什么门前的杏儿啊,香蕉啊的,到了秋天就往我的怀里那石磨旁的梨子,罐头之类的。

我奶奶这一大家子都是“女强人”,老姥娘都八十多了,还拎着锄头给那杏树锄草。一次,我淘了个气,本想给老姥娘一个意外惊喜,可,听到了老姥娘对着老杏树说话:“老杏树啊,我多大你就多大,我那小曾外甥女是吃你的杏长大的,可我却是一个快要走的人了…··”霎时间泪水涌上心头,打湿了我的衣襟,我扑进老姥娘的怀抱,大哭起来。老姥娘在这山沟沟里住了大半辈子辈子,从来没有出过山,也不知道山外头是个啥?没有人经常陪她说话,他只能跟老杏树阐述自己的喜、怒、哀、乐。

年在那杏花开的季节,老姥娘生命垂危,几乎要奄奄一息。我因上学却没有陪她走过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就这样孤独而又遗憾的走了。临走时,她还用颤微的声音告诉奶奶:我走了,叫萃姣别伤心,让她好好学习,我活了这么一辈子,老来就图个清静,在这山沟沟里住了大半辈子,就最疼她,她小,有前途,将来从咱这大山里走出去,咱也别叫人看不起。说完两眼一闭,不声不响的走了,走时恰好从窗外飘来一阵“杏花雨”,落在老姥娘冰凉的遗体上。老姥娘走了,她的故居也上了锁。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只有那棵相伴了老姥娘一生的的老杏树,依然在那里,在那杏花盛开的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