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建刚《写读史》读后感
高一 读后感 1980字 203人浏览 明星全缴械

阅读之思--读写促发展

作者:何婉

拿到2月份的《人民教育》刊登了江苏省的管建刚老师的“我的写读史”,从中我们不难看出读写对于教师专业成长的巨大影响。

一、谁说半路出家不能成为高手

管老师很谦虚地说:“我一个半路出家的读书人”,因为父母都是农民,儿时的读物便只是几本破旧的连环画,上了初中也就是知道《每周广播电视报》,师范时被老师问道课外的读物是什么,管老师的回答是不看课外书,这令老师很惊讶如何考上的。

其实,我想真正出于书香门第,拥有良好阅读环境的人并不多,那些嗜书如命的人小时候阅读读物也是特别有限,随着成长和环境的渐渐变好才能拥有自己的一片自如的读书天地。

看过很多人写过的阅读史,包括像干国祥也说到小时候的阅读很空白,也是后来慢慢读出自己的味道。

很羡慕那些从小就博览群书的人,但是我们这一地,尤其是农村上来的人,小的时候大部分的时间是玩、干活,就连学习也是挤出时间的。

但我想任何时候的开始都不算晚!如果“读”真的是成为一种生命的必须!读像空气,你不呼吸就无法生存,前段时间看到袁方正校长写的一篇文章“何以解忧,唯有读书!”读书的人多,能读进骨子里的人,保持终生阅读习惯的人不多!

二、以“写" 促读,相得益彰!

管老师这样说到:

一年十二月,写着写着,肚子里的货不够用了,我便找书、找杂志,读散文、读小说,读得昏天暗地。读老舍,先生居然能将文字拿捏得随心所欲,提出自己想要的东西。读柏杨,他让我明白,写作这玩意,不用那么正襟危坐,完全可以闲散、老不正经。

现在想来,写作,最能焕发一个人的读书热情,写作能让人的阅读具有一种“专业感”,以至于我有这样一个观点:爱读书吗?写作去。

我想折射出这样一个观点,写,然后知不足,有了“写”,你才清楚自己哪里“不足”。管老师还说到自己的秘诀:你要“写”,“读”的背后,有个“写”的等待,再枯燥的书,也能读下去。

问题是,我们往往在孤陋寡闻的情况下,不敢写,觉得自己写的东邪干巴巴的。此时,不防先从“教育叙事”和“教学反思”开始,写着写着便有感觉,同时也能提高读的兴趣和热情,培养自己敏锐的思考力和独到的见解力!有了“读”的“写', 便有提高了一个层次,能挥洒自如,博引旁征!

因此,“读”与“写”,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三、读中有“文章”

看过很多人写过关于谈“读书', 有人主张读经典,感觉生命短暂,非经经典不读也,另外不是说“取法乎上仅得乎中”!

有人尝到“随意读”,读本来就是一种休闲与放松,在乎过程,目的性太强的读似乎很累! 有人还特地把教师的读书结构列举出来,比如要涉及心理学教育学的、专业学科知识、文学素养、人生观思想观等等。

无可厚非,每个人说的都有道理,一辈子很短暂,不可能读尽天下书,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道理犹如穿衣服,款款都很美,但只有适合你的那一款才是最美的。

所以读什么我觉得无需比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路历程,前段时间父亲就说自己已经

没有什么可看的书了,把自己喜欢的书反复拿来看就够了。钱理群说近代只需要读鲁迅、胡适就可以作思想的代表。周国平说过读有时候会干扰写,天才是不需要读的。

当然,这些大家的思想我们领悟不了,达不到这样的高度。从实际出发,我倒是觉得,教师的“读”不能太随意,有的时候不得不按照理论结构来走,不得不读一些枯燥的理论,为了让我们更好地读懂学生,更好地服务于课堂,杨绛在提到钱钟书的时候,说到“现在的钟书可以读点自己想读的。”

那么,让我们再来看看管老师是怎么读的:

工作后的阅读,绝大多数有指向、有目的、有功利。套用“二八定律”,二分自由散读,八分功利阅读。求学时代,可以漫无目的,可以遍地开花,工作之后,我们已经失去了漫无目的、自由散漫的机会,时间,不允许我们胡天乱地地瞎翻。

四、“读写”贵在坚持

教师的专业发展离不开读写,像雷夫所说“成功无捷径”!这是一条必经之路,这是一种“内化”,这才是思想上的拔节!

中小学精神家园的中心,回顾到底是中小学老师,所以教师读书也是一种责任!

如今,教师读书难主要体现在时间上,很多老师的上班时间被批改作业、专业后劲生所占据,上班中几乎没有时间拿来读书,回到家还要承担家庭角色。因此,中小学教师的身心疲惫让他们无法拥有一个良好的读书环境。

因此,能坚持下来就会成为少数,牺牲了很多才换来那宁静的一刻!

再来看看管老师是怎么做的:

15年里,我只看了三部电视剧,你要活得什么,就要拒绝什么。村小里所有的教育杂志,我看了个遍;看完了,去中心小学借,多数人借的,也都是小说、野史,只管建刚专拣“教育类”的,不是我喜欢“教育类”,而是我要写“教育类”的。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位教师的阅读史,也是这位教师的专业成长史。或许,每个人看到会有自己的看法,反正我被触动了!

最后以管老师的这句话来结束:

写写读读、读读写写之间,那不是我下辈子可以想见的生活,那是我下半辈子遇见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