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个孩子
六年级 其它 1129字 430人浏览 shirleyshen001

小学生写“撒谎作文”正引起越来越多人的注意。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互动百科网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人参加,其中是“80后是“70后的人承认自己在上学期间也曾经编过作文,只有的人明确表示没有,还有5。9%的人表示“不记得了”。清华大学肖鹰教授认为,作文教育最大问题是不把诚实、诚信作为社会教育的起点,而把作文变成一个技巧和工具。(5月11日《中国青年报》)

如若仔细观察,不难发现“撒谎作文”大多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以“我”为主体去描写善良、英勇、正义的场景或故事。举个例子,据《成都商报》报道,成都某小学四年级老师布置学生写一篇题为《危机时刻》的作文,结果班上40多个孩子,有30多个写的是自己如何智斗人贩或小偷,其中有26个同学承认是自己编造的。习作后,班上多半的孩子一时间成了智斗歹徒的小英雄。在这些“撒谎作文”的故事里,“我”成为英雄、成为救死扶伤的道德名士,但无论在现实生活,还是在写作中,这样的故事都是缺乏逻辑与真实感的。试问,是什么将中小学生推上道德英雄的舞台?这种被逼创造出来的“正义价值”又能否教育好学生?

韩寒说,中国人第一次被教会说谎是在作文中。这话不无道理,学生在应试作文中难以获得充分的自由空间,自由写作不仅得不到教育制度的认可,反而会被分数大棒打压。由此,在应试教育的大环境下,正处于成长期的孩子们被迫走上撒谎之路,为自己编造出不切实际的英雄形象,抑或假歌颂、假赞扬,来展示自己世界观、价值观的“正确”,以赢得更高的作文分数。这样荒谬的教育方式,对于孩子们是残酷的,而对于整个民族未尝不是一种悲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篇作文,老师总要求同样的套路,用什么修辞、引用什么名言、表达什么观点,甚至分几个段落都是规定好的,学生根本施展不开。久而久之,学生的思维便可能固化,并会感知改变这种思维模式会付出巨大的代价,而事实也证明,“不听话”的作文往往会在应试中撞得头破血流。每年各地公布的一些0分作文,时常引起民众的感叹与惋惜,一些具有极强思辨能力的文章,不少由于不符合应试作文的“潜规则”而“落马”,“斗胆”写作的考生也为真实、个性的表达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中小学生写作文,其实就是让学生学会用书面语言去表达、去交流、去寻求文化的美感,为何要将这种表达与交流的方式标准化、内容规定化,还要加上“价值正确”的道德大棒?标准化的写作,兴许能造出10万件好人好事,能提炼出无穷的人生哲理。但难以展现的是,作者是一个具有独立思考能力,有感情、会表达的现实存在的人。“撒谎作文”的背后,是中小学学生日益狭窄化的书面表达空间。也许,我们不可能奢求每个孩子的作文中都不藏掖谎言,但希望他们的表达权利能得到应有的尊重,他们的文字少受束缚。

绥林一中六年级:孙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