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足迹
素材 1478字 682人浏览 青春娱乐网

私人侦探团五郎有日子没休假了。几天前,他来到K岛的旅馆度假。
岛是有名的避寒别墅地。不巧,今年因受异常寒流的袭击,气温骤然下降,早晚异常寒冷,甚至到了零下。就在这寒冷的一天晌午过后,来了一个电话:
“团先生,不得了了!求您赶快到我别墅来一趟!”慌里慌张打来电话的是画家中原千枝子。她事前知道团侦探就住在当地的旅馆里。
“到底出了什么事?”
“有贼溜进我家了。这两天我外出旅行写生,刚才回到家一看,屋里被翻得乱七八糟的。”
“那,有什么东西被盗了吗?”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服饰品的宝石全是仿制品,照相机也是便宜货……可我是个单身呀,如果连内衣也都给盗走了,想起来心里真有些发寒啊。”
“好吧,我马上就去。”
对溜门撬锁这类事,照理是无需私人侦探去理会的,可与千枝子从大学时代起就一直是好友,她遭了难,是不能拒绝的。所以,团侦探马上开车赶去。
她的别墅坐落在环湖半周的杂木林中。这是一座砖瓦结构的古式别墅,从去年秋天起,她就一头扎进这儿的画室,画湖的四季风景。
团侦探到达时,她正焦急地等在门口。
“这儿,留有罪犯的脚印。”她边说边将团侦探领到东侧的院子里。时间已是太阳偏西了,院子被别墅的阴影遮住,地面非常潮湿,因此罪犯的脚印清晰可见。这是一个鞋底为锯齿花纹的高腰胶鞋的脚印。罪犯就是由此进来,打碎厨房的玻璃门溜进室内的。
“向警察报案了吗?”
“不,还没有。因为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被盗,所以才——”
“照理还是应向警察先报告一声,如果是溜门撬锁的惯犯,警方档案中也许会有记录的。我同这儿的警察署长是老相识,由我来同他说一声。”团侦探用画室里的电话向警方报了案,把以后的搜查就委托给当地警察去办了,然后便回旅馆去了。
就在当天晚上,警察署长给旅馆打来电话,告诉团侦探已找到了两名嫌疑犯。
“怎么?找到两个?”团侦探感到惊讶。
据署长说,一个叫黑木和也,昨天夜里11点钟,巡逻警察曾见他在现场附近徘徊。另一个叫小村明彦,今天上午11点30分前后,同样是在现场附近,附近别墅的管理员发现此人行迹可疑。
“这两个人被人看见时,都穿着高腰胶鞋吗?”团侦探问署长。
“不,具体的我还没有核实,但搜查过他们的住宅,并没有发现胶鞋。大概是怕被当做证据而处理掉了。”
“那么,到底以什么证据将他们……”
“虽然尚未发现被盗的物品,但两人都是专门在别墅溜门撬锁的惯盗,所以只要扣他们一个晚上审查一番,是罪犯的那一个就会受不了招供的。”署长充满自信,非常乐观。
“那么,最后我还想提个问题。黑木和也从今晨天不亮到中午过后这段时间有不在现场的证明吗?”
“黑木从深夜1点到中午过后这段时间确实有不在现场的证明。他在朋友家里打了一通宵的麻将,早晨8点左右同朋友一块儿上的班。”
“果真如此……”
“可是,团先生,在这以前有人看见他在现场附近出现过,所以他的不在现场的证明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可这两个人之中,哪个是真正的罪犯,就凭这些证据就足够了。昨天夜里是晴天,天气不是更冷吗,那么罪犯是……”团侦探果断说出了罪犯的名字,使电话另一端的署长大吃一惊。
那么,各位读者,团侦探指出的罪犯是黑木和也还是小村明彦呢?请说出理由。
结论:团侦探看到院子留下的罪犯胶鞋脚印清清楚楚,就知道谁是真正的罪犯了。因为那个院子很潮湿,所以像昨天夜里那样的低气温照理会结霜。所以如果罪犯是昨天夜里潜入室内作案的话,鞋印肯定会因霜柱而走样变得不清楚。与此相反,鞋印清楚得连花纹都清晰可见,这说明是天亮之后也就是霜融化之后作的案。这样,真正的罪犯就是今天上午11点半左右在现场徘徊的小村明彦。黑木和也因从深夜一点到中午过后有不在现场的证明,所以是清白的